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宦妃天下

正文 九爷番外之上 噩梦

【书名: 宦妃天下 正文 九爷番外之上 噩梦 作者:青青的悠然

宦妃天下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主角猎杀者下堂妇斗战主宰火影之究极下忍一念永恒华娱盖世仙尊执掌龙宫无敌剑域妖孽兵王老街择天记    他静静地坐在那里,微微侧着修长身子,阖着眸子,夕阳落在他黑凤翎一般的睫羽上,泛出幽凉的色泽,薄而弧度精致的唇微微抿着,朱丹色染在他唇上,在他苍白的肌肤映衬下,有一种极蒙昧而凄艳的艳色。

    如缎般的黑发盘旋着落在地上,带着一种子夜流光一般的华丽深沉的光泽。

    有些人不必动声形色,只是坐那里,便是一道景,一幅不可触碰的画。

    只因,触碰的人——必死。

    连公公远远地看着那静静坐在椅子上的人,心中轻叹了一口气,随后款步上前,恭敬地躬身:“千岁爷,时辰到了,果然不出您所料,那一位放出了信息,飞羽鬼卫已经全体往上京折回,只是差了那一位的命令,只是如今这信鸽,已经被咱们的人拦下。”

    百里青缓缓地睁开眸子,那一瞬间,连公公几乎以为自己看见无边无际的诡魅幽狱,他下意识地低下头,不去看那双没有一丝光泽和人气的漆黑眼瞳,只怕下一刻便会被吸附了魂魄,永世不得超生。

    那么多年了,他始终还是不敢直视主子的眼。

    “人呢?”百里青淡淡地开口。

    连公公小心翼翼地道:“回千岁爷,陛下已经被软禁,那一位按照了您的吩咐,下了狱。”

    百里青垂下眸子,没有人看得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他只是半阖着眸子,连公公静静地在一边垂着手,仿佛丝毫不觉得累。

    一刻钟之后,他起了身,款步向外而去,连公公愣了愣,随后立刻跟上。

    房内伺候的小太监们皆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

    黑暗的、潮湿的司礼监诏狱,从来都弥漫着血腥而腐糜的味道,伴随着隐隐约约的痛苦呻吟,也许还有无数死去而不得超生的魂魄凄厉却听不见的尖利惨叫。

    混合成一种叫做绝望的味道。

    西凉茉静静地坐在唯一一处还算干净的牢房里,她对自己的这个牢房还算是满意的,因为至少可以看见窗外的月光,白如练,冷如霜。

    她伸出手,看着月光落在自己的指尖上,将她的指尖印照出一种近乎透明的白来。

    她看着自己的手,轻叹了一声。

    “怎么,不喜欢这里?”

    幽凉的声音忽然在她身后响起,西凉茉身形一顿,随后转过身来,对着牢外那修长的身影,那么悄无声息的出现,宛如来自地狱的魔影,站在那里的一瞬间,所有的魑魅魍魉皆不敢靠近,只怕被魔影吞噬,魂飞魄散。

    西凉茉淡淡一笑:“比起华丽的宫楼,锦绣床榻,谁都不会喜欢这里的,千岁爷总要给我一点适应的时间。”

    门被打开,他款步走了进来,整个牢房仿佛在一瞬间就充满了压迫感,或者说让西凉茉瞬间有一种仿佛只要那人站在那里,便四处皆是华美宫室的错觉。

    百里去幽暗无边的眸子看着坐在床上的女子,她一身素白,去了髻脱簪,没有了平日一身华美端丽的皇后装束,精致妆容,面前的女子看起来更显得像一个幽雅少女,而不像一个已经年近三十的女子。

    “娘娘可后悔?”百里青忽然微微弯起唇角。

    西凉茉靠着墙,手放在膝盖上支着脸,有些懒洋洋地转过脸看着窗外的明月道:“千岁爷,想听什么,想听我很是后悔,当初不曾接受您的召唤,不曾走您给的路,选择了承乾,所以如今落到这个地步,所以无比的后悔吗?”

    这个男人站在那里,便有一种让人无法喘息的感觉,他身上那种过分黑暗的气息,总能让人很不舒服。

    哪怕是她这样穿越重生而来,前生手上也没少染脏血的女子,在这个人的面前,也总觉得对方充满诡谲的压迫感。

    “但是很遗憾,成王败寇,当初既然已经走了这条路,便也一头走到黑了,如今,后悔也没用,那何必后悔。”西凉茉轻笑,眉宇淡然。

    她和他斗了十几年,这么多年下来,仿佛早已经习惯了彼此的存在,哪怕是斗得最惨烈和血腥的时候,她也可以在对方面前坐下,和这位随时可以取她性命的千岁爷执棋手谈。

    “皇后娘娘,总是一个让本座惊讶的女子,从十几年前开始就是。”百里青的声音忽然仿佛就在耳边响起。

    西凉茉一愣,下意识地转过脸去,径自对上那一张几乎近在咫尺的精致到妖异的面容,对上那双冰冷幽广到仿佛会吸食人心的眼。

    不知何时,九千岁已经逼到她的面前。

    她呼吸一窒,随后下意识地往后一退,背脊碰上冰冷的墙壁。

    “你……。”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的女子,幽幽地一笑:“怎么了,娘娘?”

    西凉茉垂下眸子淡淡地道:“无事,只是虽然早知千岁爷容姿倾国倾城,往日里未曾这般靠近,如今身为阶下囚,方觉世人诚不欺我。”

    他忽然伸出手,西凉茉微微颦眉,下意识地避开他的手。

    百里青忽然弯起唇角,轻笑:“娘娘,您在害怕么?”

    西凉茉没有说话,因为对方冰凉的指尖已经停在她的额上,然后缓缓地掠过她的额头,再到鼻尖、最后落在她的唇上。

    “娘娘,原本,你我不必走到今日的地步的。”百里青声音幽凉如起伏的海潮。

    西凉茉心中一悸,随后抬起眸子看着他,忽然轻笑了起来:“千岁爷,不,师傅,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当年您对我母亲的恨,一直延续到了我的身上,我求过您的,可我得到的是您给我的刀子,您说过若我不想死,便举刀对你,直到有一日能杀了你,您忘了么。”

    他是她的敌人,却有意无意地给了她喘息和壮大的机会,让她有机会,一步步地走到今日的地位。

    如今,却来说她和他之间不必走到这个地步么?

    看着面前女子淡漠的神色,百里青眸色幽幽地沉了下去。

    是的,机会是他给她的,权势的刀柄也是他给她的,甚至嫁给司承乾,他也是冷眼旁观地看着的。

    看着面前的女子,一步步从少女披荆斩棘走到如今母仪天下,为的就是看她是否会如她那个自私又愚蠢的母亲一样毁了她自己。

    他曾经乐见其成。

    但是她总是出乎意料,一次次的绝境逢春,一次次地从死局走入活路。

    然后和他渐行渐远。

    然后为司承乾怀上孩子,然后……

    “然后,从你让人下药打了我的孩子之后,你觉得我们除了走到今日的你死我活,还有什么别的余地么?”西凉茉讥诮地勾起唇角。

    百里青看着她在提到那个孩子的时候,眼底里闪过近乎称之为恨的光芒,他心中忽然有些不太舒服,他眸色冷了冷:“你爱上他了?本座说过,女人爱上男人的时候,便注定了她不能成大器,这也是你为何坐在这里的缘故。”

    西凉茉看着他,忽然轻笑起来,笑声空冷:“十五年了,千岁爷,您还不明白么,从我成为司承乾的侧妃,与其他人共享一个夫君那一刻开始,我就不会爱上任何人。”

    她在重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对自己起誓过,若非能得一心人,便熄了这男欢女爱,柔情蜜意的心,按照自己前世就有的天赋,在权势这条这条路上一路前行,一路踏上权势的最顶峰,让任何人都不能再践踏她的魂和她的心。

    便是败了,亦无所悔。

    她从不是什么好人,却也会为自己的命运负责。

    只是她原从不曾想过会怀上一个孩子,但是有了,就是她唯一想要真心呵护的存在,却被面前之人毁了,从此,她便再也不曾唤过面着这人一声师傅。

    百里青看着面前的淡漠女子,眸光幽暗不明,指尖缓缓地掠过她的脸颊:“娘娘,十五年来,你真从未在任何一个动过心么?”

    她是他最完美的作品,如何允许她怀上他人的孽种。

    想要看着那个柔弱的少女能成长为什么样的食人花,享受着她一步步成长中来带腥风血雨的乐趣,想要被他一手浇灌出来的妖花吞噬,却又无法容忍别人得到她的那种矛盾的心情,真是教人无所适从啊。

    西凉茉神思有一瞬间的恍惚,动心么……

    仿佛许多年前,在被人拥抱着传授功力的那一刻,看着对方苍白美丽到妖异的面容,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

    许多年前的……迷茫。

    她淡漠地闭上眼:“千岁爷,您到底想要说什么呢,如今我人已经在你手里,陛下也被你软禁,您要杀了我,就算飞羽鬼卫万里来援,也是无用。”

    看着面前的女子不答他的问话,他轻叹了一声,神色带了一丝淡淡的幽焰:“娘娘,若今日是本座沦为阶下囚,您可会留本座一条命。”

    西凉茉看着他,笑了笑:“您要听真话,假话。”

    百里青挑眉:“真话。”

    西凉茉点点头,轻描淡写地道:“不会。”

    百里青闻言,轻笑了起来:“真是直接到让本座伤心呢。”

    情理之中。

    西凉茉看着他,忽然轻声道:“千岁也,您呢,您可会留我一条命?”

    他杀伐果决,她此生和他斗了那么多年,才发现彼此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最相像的人,甚至可以说知己。

    百里青看这她,眸光幽幽,不曾作声,指尖覆上她的手背,淡淡地叹息了一声:“会。”

    西凉茉闻言,抬眼看着他冰冷幽凉的眸光,忽然笑了笑,容色温然清丽:“千岁爷可否让我靠着歇一会。”

    百里青看这她,不知在想什么,随后点点头,西凉茉靠在他肩头,轻笑:“谢谢,师傅,咱们斗了十五年,不想时光竟如此快,真是有些乏了。”

    十五年。

    她,真的挺累了。

    人世也已走了一遭,够了。

    百里青静静地坐着,看这窗外的月光,月光冰凉落在身边人儿的脸上,让她的脸颊看起来有一种近乎透明的白,越发显得苍白荏苒。

    如果,当初……

    他留下了她,是否今日便不必兵戈相向。

    只是,此生已老,何曾有过如果。

    他抚着身边女子安静睡着的脸颊,闭上眼,掩去眼底的疲倦。

    连公公走了进来,看这那画面,如此静美,目光落在西凉茉身上顿了顿,忽然一惊,迟疑了许久,还是轻声道:“千岁爷。”

    “嗯。”百里青淡淡地应了一声。

    “皇后娘娘已经仙去。”连公公的轻叹了一声,那是烈性女子,早已在入狱之前就已经服下绝命的药。

    百里青一愣,梭然低头,才见肩上人儿安静如水,沉睡的容颜如婴儿般纯洁,他梭然一抖,忽然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清晰破裂的声音,宛如大厦将倾,玉山已碎,再不复重来。

    寒刀入骨,竟是痛不可言。

    “西凉茉……!”

    ……

    “啊……阿九,你作甚!”

    女子低低的痛呼在他耳边响起,百里青陡然睁开眸子,瞬间看到面前女子美丽的面容上带着一脸微愕地看着自己,她的手里还拿着两本折子。

    “丫头……你……。”百里青颦眉地看着面前的女子,有些怔然,随后目光掠过周围华美的宫室,认出这是在涑玉宫。

    西凉茉看着面前紫衣大美人脸色微发白,额上带汗的模样,有些心怜地取了帕子为他擦汗:“阿九,你捏疼我了,可是做了噩梦么?”

    百里青方才注意到他的手腕正死死地扣住她的手腕,几乎掐得她手腕瞬间青了几枚手印。

    他有些恍惚,随后眸光渐渐幽沉了下来,看着窗外明月,又看着身边佳人,随后淡淡地道:“嗯。”

    西凉茉从来没见过他这般恍惚的模样,调侃道:“什么噩梦能让咱们武帝陛下这般害怕?”

    这人可从来不曾有过现在这副样子呢,魂不守舍的,若是让魅一等人看见只怕要吓死了。

    百里青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忽然伸手将西凉茉揽在怀里,许久,方才喑哑着嗓音,却并不曾回答,只道:“只愿你我安好,此梦,永不复来。”

    那是不可去想象的痛,到现在他依旧心有余悸。

    西凉茉一愣,温柔地把脸靠在他怀里,揽住他的腰,也不再追问,只轻声应道:“嗯。”

    只愿你我安好。

    噩梦永不复来。

    ------题外话------

    这是九爷番外的上篇,一直都想写一个短的番外,写一个若是他和她不曾在一起的话,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

    所以有了这个短篇,略心痛,不过还好,只是噩梦。

    啊,对了新文的男主是九爷和茉莉的后人的后人,女主和男主身份都有点意思,假凤虚凰~希望大家喜欢,到时候点击进宦妃的页面作者专栏的新书那里,帮忙收藏一下《惑国毒妃》~名字神马的就暂时不要纠结了,在编辑妞儿的意见下改过了,不影响内容,我会给一个很特别的男主给大家。

    某悠出品的男主,都是变态……呃……不,都是精品!

    记得收藏哈~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宦妃天下相邻的书:网游之模拟城市黑暗帝国星辰变红烧大唐超邪魅总裁好无赖光明之翼惹上一窝美妖男修真横行大泼猴极品装备制造师日出厓山大唐女医生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