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相府嫡女

第三十三章 凤星的真像

【书名: 重生之相府嫡女 第三十三章 凤星的真像 作者:沉欢

重生之相府嫡女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超级角色球员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    “宫馨,我们之间是发生了些个不愉快的事情,可是轩儿终究是我唯一的儿子,我可能去害他吗?”纳兰烨华紧紧的皱着眉头,试图说服宫氏,他的眼睛不由的落在宫氏的脸上,这么久没见了,她并没与他想的那般,以为她会难过会伤心,却不想,她似乎过的更好了,没有在纳兰府那般的弱不禁风,那般的苍白,纳兰烨华有些个恼怒,可是,却发现,一想到他们以前的点点滴滴,头却疼的厉害!

    “纳兰烨华,你滚出去,儿子?哼,他是我一个人的,与你无关!”宫氏听到纳兰烨华竟然这般的大言不惭的说话,心中的怒气却升的厉害,他有什么资格说儿子是他的的,当初纳兰轩离开纳兰府的时候,他是在宫将军的帐中,当初他被纳兰烨华逼走的时候,是留在宫府的,如今,纳兰烨华有什么资格再跟他提起这些个事情来!

    “纳兰相爷!”纳兰静冷笑一声,手却是缓缓的为宫氏顺气,这宫氏以前身子不好,虽说现在好些了,可是这般的生气,纳兰静总是会担心!

    “这皇上前些日子为本郡主赐婚,想来相爷也有所耳闻了,本郡主与哥哥与纳兰静都没有任何的瓜葛,便是连皇上都应下来的事情,若不然,皇上不会在纳兰府的老太太打丧后,还下了这般的圣旨,纳兰相爷这话今儿说说便也就罢了,莫被旁人听见,平白的让人误会相爷对皇上不服呢!”纳兰静声音清清冷冷的,却是说的在理!

    “你!”纳兰烨华本就知道纳兰静是个伶俐的,如今他更是无法反驳,瞧见纳兰静那冷漠的脸颊,他差点忍不住骂出声了,可是,过去的终究便是过去了,人还是这些个人,可是,关系却不是以前的那般了!

    “滚出去,静儿,这种人没有必要再与他多言,来人,将他打出去!”宫氏拉下纳兰静的手,她以前总是觉得,她对纳兰烨华或许还有那么一丁点的情分,毕竟两人在一起那么久了,可是,当日子过去这么久,她才发现,以前在纳兰府就是她的噩梦,有时候她在梦中还会想起在纳兰府的点点滴滴,可是,无论梦到什么,好的坏的,她的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离开纳兰府,现在,她瞧见纳兰烨华,仿佛是瞧见了她的仇人,恨的厉害!

    “本相倒是要瞧瞧,谁敢!”纳兰烨华瞧着外头的家丁似乎要进来,脸一下子阴沉的吓人,他身后的人也紧张的护着他,纳兰轩恨的从旁边取出剑来,不过是一个左相罢了,伤了便伤了!

    “我敢,我倒是要瞧瞧,你还能将我如何?”纳兰轩想要出手,没想到宫氏却是更快,拿起手边的茶杯便朝着纳兰烨华扔了过去,纳兰静在旁边瞧着,也不做声,或许,纳兰轩对纳兰烨华动手,这京城里的会说什么,又或者皇帝会说什么,毕竟纳兰烨华的官位在那放着呢,可偏偏,宫氏去赶纳兰烨华,这京城里头,没有一个人能说什么!

    纳兰烨华一躲的虽快,可却还是让那茶水泼在了身上,虽说这茶上了一会儿了,并算不得烫人,可这夏日了,这人们穿的衣服又薄些,被这热茶泼身上,到底也觉得热的厉害!

    “你会后悔的!”纳兰烨华咬着也,也不知道他心里原因还是什么,他总是觉得这茶水仿佛要将他身上的皮给烫掉了一般!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这众人还不明白纳兰烨华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便听见冷荷焦急的声音,只见雨儿脸色白的厉害,身子软软的靠在椅子上,似乎是晕过去一般!

    “雨儿,雨儿,快去请大夫!”纳兰轩一惊,手中的长剑似乎有些个抓不稳,便是掉在了地上!而宫氏也顾不得恨纳兰烨华了,赶紧的让人将雨儿扶进里屋去!

    “是你,对不对?”纳兰轩突然冲了过去,紧紧的拽着纳兰烨华的衣服,眼似乎要喷出火来了一般,咬着牙,恨的厉害!

    “放手!”纳兰烨华说着,旁边的人便要伸手将纳兰轩拉开,可这毕竟是誉战将军府,他们还没有过来,便被人拦了去!

    “你最好放手,不然你会后悔的!”纳兰烨华面上没有什么变化,即便瞧着纳兰轩那红着的眼眶,声音却是带着淡淡的冷意,“她中的是一种西域的毒,即便你请来太医来也无济于事!”纳兰烨华拉下纳兰轩的手,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温度,“若你想让她好,就该做出一副求人的摸样来!”

    “你!”纳兰轩气的扬起手来,可始终打不下去,并不是因为纳兰烨华到底与他是血缘至亲,而是他在怕,怕真如纳兰烨华所说的那般,若是打了他不要紧,就怕雨儿是真的治不好了!

    “相爷暗中藏死囚,若是传出去,怕是对相爷的名声不好!”纳兰静轻轻的拉开纳兰轩,声音里带着一股子的沉稳,仿佛有一股子能平定人心的力量!

    “哼,该死的都死了,本相倒是不明白贵郡主的意思了!”纳兰烨华冷笑一声,纳兰静指的是念奴,他自然是明白的,再说,念奴本就是一直用假面示人,说白了,这世上根本没有念奴这个人,所以纳兰烨华也并不害怕,至于和贵人一事,瞧纳兰静的样子仿佛是知道了什么,不过,他倒是觉得纳兰静不敢将此事闹大,要知道,当初的和贵人可是宫氏救下的,闹大了,对宫氏也没有什么好处!

    “相爷说的倒也是,不过,相爷也瞧出来了,哥哥对嫂子的感情,可是清楚的很,若是嫂子出了什么事,即便是付出再惨痛的代价,我们也在所不惜!”纳兰静微微的眯着眼,明明是笑着说话,却让人感受到而来一丝的杀意!

    纳兰烨华皱着眉头,纳兰静话里头的意思可是明白的很,自己是利用纳兰轩与飘雨的感情,可是,正因为这种感情,若是雨儿出了什么意外,即便是将此事闹大,宫氏受牵连也在所不惜,可是,宫氏当初到底算的上是受人蒙蔽,可是,和贵人当初犯案,可是刑部有记录的,私救死囚,可是杀头的大罪!

    “哼,这飘氏如何,其实倒是要瞧纳兰将军的表现了,本相也不会个心狠之人,只要纳兰将军去宫府让宫将军也签下了联名状,本相自会把解药交出来!”纳兰烨华能为官这么多年,这心思又岂能那般的傻,纳兰静现在却也算是给他个台阶下,毕竟,她们是不愿意走上那一条路的!

    “好,哥哥便交给你了!”纳兰静点了点头,便对着纳兰轩应了声!

    “你这个不要脸面的,怎能说出这般的话来!”宫氏本是看着雨儿去,可到底不放心这边,怕闹出事来,刚回来便听到纳兰烨华竟然还要打宫府的主意,简直是可恨!

    “娘,既然相爷会交解药,一个名字罢了!”纳兰静赶紧的迎了过去,百官联名是大事,马虎不得,宫氏担心也是对的,可是,自己绝对会让他竹篮打水!

    “好,既然如此,本相便等纳兰将军的好消息的了,这飘氏暂且不会有生命威胁,等明日明日,本相一定会将解药奉上!”纳兰烨华瞧了纳兰静一眼,他虽然觉得纳兰静这般轻易的答应,似乎有些个阴谋,到底是年轻,为了救雨儿,她这般也算的上识时务!

    纳兰烨华说着便离开了,“静儿,这如何能答应!”纳兰轩瞧着他一走,赶紧的说了出来,这百官联名有多么重要,他心中自然明白,若是纳兰烨华的奸计得逞,怕是皇后与太子都会翻身啊!

    “不写又如何,他既然敢现在来纳兰府,想来别的官员也都同意了,少了两个名字,也瞧不出什么来!”纳兰静冷声的说了句,这终究是情势所逼,而且,纳兰烨华现在不给解药,怕是不愿意让纳兰轩明日早朝上说什么,他们现在似乎是势在必得了!

    纳兰轩叹了口气,到底纳兰静说的也对,心中虽有不愿,但还是按照纳兰静说的去做了!

    “唉,雨儿她!”宫氏摇着头,纳兰烨华用雨儿威胁她们,她们却不得不犯,只希望明日之后,纳兰烨华不会再出什么诡计!

    “嫂子不会有事的!”纳兰静冷了冷声,眼睛却是直直的盯着冷荷,“来人,将冷荷关进柴房,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她出来!”

    “小姐,奴婢犯了什么错,请大小姐明示!”冷荷一惊,脸上带着浓浓的不甘,现在雨儿昏迷不醒,跟前就只有她一个知心的,纳兰静这般是要做什么,她冷着脸,莫不是真如瑜瑾所说的一般,纳兰静其实心里头一直希望纳兰轩能跟那个丫头在一起,若非那丫头死了,哪能轮的到雨儿,纳兰静表面上对雨儿好,心里头还指不定怎么想的呢!

    “犯了什么错?主子说的话,你都有异议,这便是错,若非瞧着你是嫂子的人,今日决计不会饶了你去,等明日嫂子醒来,自然会让你心服口服!”纳兰静瞧着冷荷跪在下头,眼睛不屑的瞧了眼她,这雨儿虽然平日是聪明,可到底没有瞧见过这些个黑暗,她跟前的人,自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心思,经历过这么多事,也该让她们有些个成长,毕竟自己也是人,不可能每一次都能想的那么全面,每一次都能护着她们!

    “夫人救命,奴婢一直对少夫人忠心耿耿,求夫人明鉴!”冷荷这个丫头该怎么说呢,是个外冷内热的人,面上瞧着不爱说话,对谁也冷冷的,可心里头却是火热的很,如今纳兰静趁着雨儿昏迷,便要将她拖走,她倒是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受苦,她心里是记挂雨儿,生怕这些个人不用心伺候着!

    “静儿!”宫氏瞧着心一软,这冷荷丫头她倒是瞧着喜欢,平日里也不多说话,面上稳重的很,就像现在一般,即便纳兰静这般的冷厉,冷荷只是辩解,眼里含着泪意,却是始终不让它掉下来,瞧样子也是个倔强的!

    “娘,我这般到底也是为了嫂子,来人,将她拖下去!”纳兰静冷着脸,冷荷瞧着纳兰静似乎铁了心,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她对雨儿死忠心的,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不怕!

    当然,纳兰静也害怕这冷荷一走,下头的人不用心了,便嘱咐流翠在这里盯着!

    夜来临,再离开,终究盼到了天明,这杨国公早早的便进了大殿,不过,瞧着今日的人似乎少了些,他紧紧的皱了皱眉头,可到底觉得许是他因为今日来早的原因!

    太阳从天边升起,照耀着整个大地,这金銮殿中的人也来了一些,纳兰烨华依旧站在最前头,他怀着拿着那百官联名,可总觉得今日似乎有哪些个不一样,瞧着怎么少了这么多人,瞧着时辰,已经不早了啊!

    “皇上驾到!”他们没有想到原因,那公公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众人赶紧跪下来行礼!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公公滑动浮尘,与往日一般,说着同样的话,纳兰烨华微微的抬头,瞧着皇帝的面上似乎有些个不悦,可事情已经办妥,无论如何也要在今日提了出来!

    他清了清声音,“启禀皇上,臣有本启奏!”纳兰烨华弯着腰,让人瞧不出表情!

    “准!”皇帝摆了摆手,声音里头似乎多了几分的冷意,皇帝的身子微微坐的直挺挺的,仿佛一会儿个会宣布什么大事一般!

    “是,启禀皇上,昨夜天降凤星,京城百姓能一睹凤容,实乃大庸福分,可偏偏被乌云遮掩,预示着凤星受损,依微臣愚见,定然是让天警示,皇后贤德,求皇上恢复皇后之命!”纳兰烨华低着头,声音终却是沉稳中带着些许的卑谦,仿佛是对神明的敬畏!

    “哦?纳兰爱卿何事学了观天象,若是纳兰爱卿却有这本事,朕倒也可以让爱卿去那钦天监,好为国效力!”皇帝突然轻笑了一声,面上仿佛是与纳兰烨华在玩笑,可是,这君无戏言,他说的话,谁有敢当成是玩笑!

    “皇上,凤星显现,乃是上天给我大庸的示警,京城百姓皆可想到,皇后贤德众人皆知,可却被奸人所害,却是连上天也瞧不下去了,求皇上顺应天意!”杨国公到底是武将出声,言语间倒是多了几分的强势!

    “启禀皇上,此事也并非是个人愚见,这有百官联名尚书,求皇上明鉴!”纳兰烨华瞧着杨国公为他辩解,赶紧的将这百官联名呈了上去,这扬国公是个死板不懂变通的人,若是惹怒了皇帝,这百官联名,怕也不会阻挡皇帝的心思!

    那公公小心翼翼的将这百官上书呈了上去,皇帝皱着眉头,细细的瞧着,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前头的龙案,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倒是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个什么!

    良久,皇帝才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的瞧着众人,“好一个百官上书!”皇帝声音缓缓的,仿佛是在陈述什么事情一般,突然,将这折子扔了出去,这突然的变化,倒是让众人一愣,有些个反应不过来,不知道皇帝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百官上书,为何今日会有这么多官员不上朝,一个个都是一样的理由,说的什么身子不适,怎么都一起身子不适,难道又是什么瘟疫?”皇帝骤然抬了抬声音,这该上早朝的官员,若是无法前来,都会着人上折子奏明皇帝,而现在,这么多人都不来,理由全都一样,仿佛是约定好的一般!

    “皇上息怒!”众人赶紧的跪在地上,他们也察觉出今日的不对,可都没有细想!

    “朕瞧着不仅仅是瘟疫,还是个大瘟疫,这六部尚书一个都没来,便是武将也去了一半,朕着实的好奇,究竟是什么让他们不愿意过来,别告诉朕是身子不适!”皇帝冷冷一笑,心中仿佛已经命了,这些个官员,定然是为了这百官联名之事,有些个人即便是写了自己的名字,心中到底受到良心的谴责,不愿意过来,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不上朝!

    怎么会,纳兰烨华额头上不由的冒着些个冷汗出来,这些个官员,有的是杨国公出面,有的是自己,还有自己的门生,别的自己不敢说,可纳兰轩与宫骜,即便是为了雨儿,也不能不来,而且,这么多官员,要是一一拜访,也得到半夜去,而且,没有也没有人敢这么做,这些个官员,表面上谁也瞧不出他是哪一派的,若是有人出面联系这些官员,一旦事情暴露,可是明着与自己与杨府为敌啊!

    “昨儿个静妃擅闯养心殿,朕刚下了旨意,要将她送离,这凤星倒是显现的即是,好的很,好的好啊!”皇帝眼睛不由的瞪的大大的,脸上的怒意却是丝毫没有掩饰!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这剩下的官员也不敢说别的说,这皇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定然是静妃出了事,杨府的人得了消息,才闹出这么个事儿来,而且,这百官联名,分明还有这么多不情不愿的,这更是看出杨府威逼利诱,这个时候,在大殿的大臣,都在后悔,要是知道会出这么个事,他们也不寻个理由,不来了,现在倒好,怕是都被皇帝怀疑上了!

    “息怒,朕倒是想息怒,你们让朕怎么息怒?”皇帝猛的一拍前面的龙案,面上的怒意却是更浓了,这每一次宫里头发生什么事,宫外的人都很快就知道,现在太子被禁足,还能将消息这么快传出去,可见太子与静妃的势力有多大,皇帝想想怒气便生的厉害,他倒是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有一天,自己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皇上,凤星显现,实在是天意,谁人也不敢冒犯上天啊!”杨国公一听这皇帝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送离一事,可见他已然是铁了心,现在便是只能靠这凤星一事说事了,他不由的白了纳兰烨华一眼,这么点事,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了,真真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当的左相!

    “启禀皇上,九门提督求见!”皇帝本想开口训斥杨国公,听着这公公禀报,赶紧的让崔元进来,这昨夜发生了凤星显现一事,皇帝自然也瞧见了,连夜便下了命令,让九门提督彻查此事,现在九门提督过来,就表示,事情已然查的清楚!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崔元一身风尘的走了进来,面上似乎有些个疲惫,这在旁人面前,他现在是皇帝的新宠,谁都给三分面子,可是,只有他知道,这个位置并不好坐!

    “说!”皇帝声音似乎有些个平息,他往后坐了坐,就只说了一个字!

    “是,启禀皇上,昨夜凤星显现,乃是有人装神弄鬼,昨夜微臣连夜彻查此事,便循着这凤星显现的方向,查去,却瞧得在东南的方向,这有农家的麦场,空旷的很,幸好昨夜露大,微臣才查到此事!”崔元眼睛扫过众人的面上,又继续说道!

    “在那麦场让有烧过的灰烬,可在夜里那火堆却是瞧的清楚,微臣着人细瞧,才发现这地上原是有夜光粉,还有一些个没有烧干净的竹架,微臣在这灰烬中,却也发现了这个!”崔元说着,便让人呈了上来,那是一条没有烧干净的凤尾,尾巴上的色彩已经有些个灰暗了,上头还沾了些个灰烬!

    瞧见了这个,众人仿佛明了了,这哪里有什么凤星,分明就是有人故弄玄虚,用一个假风筝,混淆众听!

    “微臣也查了一些个铺子,在城南的一家小铺子里头,那掌柜的也说,前些个日子,有人从他那个地方定了些个长的丝条,与宣旨,而在城北的一个小铺,也有人承认,有人拿了些个上好的夜明珠,让他们磨成粉,而这些个东西,他们都说,皆送到杨府!”崔元的声音冷冷的,却是让杨国公变了脸色,这些个东西,若是在平常,也不过是个不显眼的,而且还不在同一家铺子定做,谁又能联系起来呢!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相府嫡女相邻的书:地藏心经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