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公主千岁

06为谁倾城,白了头

【书名: 重生之公主千岁 06为谁倾城,白了头 作者:叶阳岚

重生之公主千岁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儒道至圣不死神凰兵甲三国重生之2006神藏大主宰桃花眼黑暗王者碎星物语备中的伊达独眼龙无敌天下    章节名:06为谁倾城,白了头

    一片竹林,两袖清风。

    楚奕和秦菁携手于那一新一旧两座坟墓之前立了许久,直至烈日西沉,楚奕才稍稍用力握住她的手,轻声道:“走吧!再晚天就要黑了,路上难走,我们出谷就不方便了。”

    “好!”秦菁闻言,方才收拾了散乱的思绪回头,对他微微露出一个笑容。

    楚奕抬手理顺她耳畔被风吹乱的碎发,又垂眸轻抚了下她隆起的腹部,然后才回了她一个笑容,扶着她的手沿着林间小径往竹林外头走去。

    星星点点的阳光洒落下来,打在两人走过的路面上,光影斑驳,像是什么人曾经遗落一地的辉煌人生,那么璀璨夺目,但是余留在这深深竹林之间的一切却都归于平静祥和。

    这里终究还是成了那如玉般柔和俊美的少年的最后归宿。

    一处幽静的山谷,一处清雅的竹林。

    只是欣慰,终究他还是守在了那个他曾许诺唯一“爱”过的女子身边,陪着她一起远离世间繁华,过上了最为自由洒脱的日子。

    “这样的结果,其实我曾想过千次万次,但是这一刻真的见到,终究还是觉得如繁华美梦的尽头,一切都飘忽的那样不真实。”秦菁垂眸看着脚下的路,语气寂寥。

    许久不见莫如风,其实她早就想到了等着她的或许、也应当就是这样的结局,可是

    在内心深处也总有一线执念,是怀着希望和憧憬的,想着

    或许有一日还会重逢。

    “舅舅说他不叫人告诉我们,便是不想让我们见到他最后的时刻,这样我们就可以把他最完美的样子永远的存留于记忆里。”楚奕唇角露出一个笑容,宽慰的握牢她的指尖,“他这一生,所持的执念太深,为了母亲和我做了太多太多,却唯独没有把最真实的他自己留下,或许唯有回到母亲身边,才能让他真的把这一生所背负的枷锁和责任放下。只愿下一世,莫要生在帝王家,他与母亲,才可以不用再走上这样艰辛的一条路。”

    初见时候的莫如风,干净、平和,恍若坠入凡尘的谪仙一般,叫人惊为天人,哪怕是后来人情世故再怎么转变,他都始终持那一张淡泊而宁静的面孔。

    那真的不是一个拥有七情六欲的凡人所能保持的风骨,其实哪怕是于秦菁而言,与他一起经历了许多,但是真的回忆起来,有关那少年的一切一切都如梦似幻,飘渺的那般不真实。

    他真的存在过吗?那个美貌倾城、举止优雅的白衣少年,曾经于灯火阑珊处那般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但是转身的时候

    却连一个背影都叫她看到!

    “不用安慰我,我都明白。”秦菁笑笑。

    至少现在闭上眼,她会记得人生初见那一幕的美好。

    夜色微凉,灯影摇曳,宽袍缓带的绝美少年,绽一抹清雅宁静的笑颜,永远驻留在祈宁城里的街景中,经年不变,直至亘古永恒。

    两人携了手,渐行渐远,待到背影在山路的尽头模糊成两个隐约的黑点,身后的竹林里才又有轻缓而平静的脚步声响起,却是两个面容清俊的素袍男子一前一后从他们之前走过的小径上款步而来,最后立于路口俯视脚下连绵一片,一望无际的白色小花。

    “如风,有一句话我已经与你说了许多次了,在你母亲心里,你和阿奕不分彼此,都是一样的。”看着楚奕和秦菁的背影消失在山脚下,叶阳晖方才开口说道,“即使你无意于皇权富贵,或许,总该叫陛下知道你的存在,他终究也是你的亲生父亲。”

    “舅舅,上天也许给了我一双可以翻覆天下的手,但却没有给我一副足可以可以驾驭它的身体。无关阿奕,也和荣安公主没有关系,这就是它安排给我的命运。既然一切已成定局,我又何必去给旁人徒增困扰?让阿奕和荣安因为我的事情而心存愧疚,本就已经不应该。陛下他英雄迟暮,难得现在阿奕能够替他担下这天下江山的担子,又何必叫他在一得一失之间再遗憾一次。当初为了母亲,他已经伤的太重,我想这也不是母亲愿意看到的。”莫如风淡淡说道,神情和语气还都一如往昔般平和宁静。

    温润如玉的模样。

    容颜如旧。

    只是

    发已沧桑。

    素白如雪,衬的他的肤色更是近乎透明的苍白。

    “用了这服药,虽然暂时保住了我的性命,可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下一次的尽头会在哪里。”莫如风道,语气里面无喜无悲,尽是平和,“与其让他们都跟着一起随时陷在恐慌和忧虑里,莫不如就让他们相信我已经离开,这样他们就不用再回头,可以只去走前面的路。”

    他的心悸之症是从娘胎里带出来,是不治之症。那一次拼尽全力替楚奕解毒之后,他的身子便如强弩之末,彻底跨了下来。

    后来那一阵因为楚奕回归,西楚国中的整个朝局重新洗牌混乱成一片,他便跟随叶阳晖一起回到了翔阳静养。

    其间虽然想出了法子,用药震住了旧疾,但却因为其中几味药的效力相克,终叫他一夜白头,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如今生命的尽头在哪里于他而言已经并不重要,知道楚奕和秦菁安好,即使是走他也终于可以释怀,可以问心无愧的去和母亲团聚了。

    “你像你母亲!”叶阳晖叹息一声,目光深远的看着眼前男子温润如初的眉眼。

    莫如风闻言,侧目过来,与他相视一笑。

    多年的相依为命,他们舅甥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然十分深厚,那是一种超乎血缘和爱恨牵绊的亦亲亦友的感情。

    而显然,更多的时候,叶阳晖是通过这双眼睛在看另一个人

    那一个带着他走出人生低谷,给他机会教导他如何堂堂正正做一个人的女子。

    虽然莫如风会觉得秦菁在行事风格上像极了已故的叶阳敏,但却只有叶阳晖最清楚,其实无论是从性格还是处事手段上

    只有眼前这个素颜白发的少年与曾经的叶阳敏才是真的如出一辙。

    “其实你当时可以不杀颜汐的,颜玮那个人有勇无谋好冲动,要策动他还有别的法子。”叶阳晖说道,深深的看了莫如风一眼就径自往旁边走了两步,面对远处夕阳西下的山头静默的站立。

    “你这样的逼迫自己,只是为了楚河汉界,在荣安公主面前划出一道泾渭分明的分界点。你了解她的性子,知道她的底线,颜汐一死,你在她面前的一切就都要一切退回原位,从零开始。”他说,“如风,其实在你心里对那些尘世繁华也曾有过留恋的是吧?否则以你的性子,又何必如此决绝而不留余地的去做那些事?”

    莫如风的一生,无爱无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叶阳敏和楚奕,而却唯独在和秦菁相关的事情上,作为局外人的叶阳晖看出了一线端倪

    哪怕只是因为她神似叶阳敏,而叫这个素来淡漠的外甥心里生出了别样的情愫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莫如风自然明白他字里行间的意思,闻言却是迎着他的目光坦然一笑道:“舅舅你错了,我这一生,所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不后悔。不是为了阿奕,而是我知道我应该去走一条怎样的路。走一条,与我,与旁人都好的路。”

    他身体的原因已经注定了他与任何人的交集都只能止于萍水相逢,无论是作为他生身父亲的楚明帝,还是作为狠心抛弃并意图杀害他的生母叶阳珊,更或者是楚奕和秦菁,他不需要与任何人之间有所牵绊,不需要记恨谁,也不需要从谁的那里索取什么,只要这样安稳平静的走自己的路,哪怕是曾经置身繁华,也终有一日,会归于自己的轨迹之上,一步一步回到这尘世之外,回到他日夜思念的母亲的身边,替她过完她曾最为渴望的那段人生。

    “所以我才说,你和你母亲在骨子里真的很像。”叶阳晖无奈的一声叹息,神色凝重的重新扭头看向他。

    莫如风一愣,诧异的回头递给他一个询问的眼神。

    “有些话于她心间埋藏一生,至死都不曾对人讲,可我知道,她那一生走来,虽然无憾无悔,终究还是对一人抱愧的。”叶阳晖说道,缓缓的一声叹息。

    曾经,所有人都以为她和莫翟未能结成夫妻,而成就了她那一生憾恨的理由,而到头来最为了解她的叶阳晖却是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很显然,叶阳敏若是会对什么人抱愧,那人便不可能是莫翟。

    “舅舅说的,是楚皇陛下吗?”莫如风微微抽了口气,试着问道。

    叶阳晖闭上眼,不置可否,像是陷进了一些久远的回忆里,良久之后才慢慢的睁开眼,自嘲的笑了笑道,“在那件事情里,几乎所有的知情人都以为她是深爱莫翟,进而才会在他身后郁郁一生而终的,可是却不曾有人知道,她这一生都与你现在的心态雷同,无情无爱,从来不曾爱过任何人。”

    “可是那为什么”莫如风不可置信的皱眉。

    如果不是深爱,如果不是悲恸,她又何至于在莫翟死后被瞬间击溃,再也没能完全的站立起来?

    “在武烈侯府的尔虞我诈中长大,阿姐一生唯一的愿望就的从那个牢笼里挣脱出来,可是这世间哪有真的净土?她拒绝了陛下,从一开始就泾渭分明的划出了一条界线,带着我远走。后来遇到与她际遇相同,同是厌倦了豪门大户之间明争暗斗的莫家公子,原以为是找到了容心之所,不曾想中途又是横生枝节。”叶阳晖道,每一个字都似是感喟良多,“当年他们成婚之际,叶阳氏的确是买通了莫家人,在莫翟饮用的药汤里下了药,就是因为这件事,还曾有人怀疑过,这件事会是陛下授意做下的。而事实上,莫翟的死因却是与之无关的。莫家号称岭南首富、是当之无愧的豪门大户,他们府宅之内的明争暗斗又岂会比武烈侯府少?莫翟身子不好的根本,原就是年少时被他的嫡母莫夫人毒害所致,当年阿姐千般防备,没有叫叶阳氏的人得手,却不曾想,两人疏忽之下终是没能躲过莫夫人随后跟进的一道催命符。”

    这件事,便是叶阳珊自己都不知道,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万无一失,是她一手击垮了叶阳敏,叫她一败涂地。

    殊不知,莫翟的真实死因却是与她无关的。

    “其实那个时候阿姐和莫翟就已经商量好了,也在翔阳这里找到了这片山谷,原是准备成婚之后两人隐居于此,过平凡宁静的生活。可那莫夫人心胸狭窄,终是恐留后患,再次下了毒手。莫翟的死,相当于将阿姐执着多年为自己铺就的前路彻底摧毁,大受打击之下,她方才醒悟,即使她不想争,不想斗,也终究是无法完全的置身事外。”叶阳晖说道,每每想到那日在喜堂之上叶阳敏和莫翟双双吐血的情形都是不寒而栗。

    那条路,是那女子耗尽毕生心力争取来的,却只在终要成就圆满的那一瞬灰飞烟灭。

    自那一日起,她的所有信念就被全数击溃,再没能从这肮脏龌龊的世道之间摆脱出来。

    “那么母亲后来入宫是”莫如风是头次听到那些往事的真相,震惊之余心里更是千头万绪。

    “她要灭了莫家!”叶阳晖说道,一字一顿,那神情恍若就是当年那女子于绝望之间声声泣血的悲诉,“可是莫家贵为岭南第一大户,苦心经营了上百年,也是根深蒂固的大族,要凭她一己之力不是做不到,却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那时候她的精神和身子都已经跨了,唯有选一条捷径。”

    所以因着当初楚明帝对她的承诺,他再来寻她的时候,她便昧着良心转身,入了他的宫廷,借他的手。

    诚如楚明帝所言,这天下疆域百姓民生,全然由他掌握,以叶阳敏的心机手段,想要借他的手将莫家的百年家业毁于一旦,不过翻手之间的事情。

    而那一次,便是她此生唯一一次不择手段的利用了一个人的感情。

    原以为是钱货两讫的交易罢了,但是后来才偶然获悉,原来楚明帝对她入宫的意图从一早便是洞若观火。

    他是甘心被她利用,甘心被用作她报复莫家的手段,被她拿捏于鼓掌之间的。

    而她自己,不过是枉做小人罢了。

    “陛下那样心高气傲的一个人,能为她做到如此,无疑是将他自己的尊严骄傲都置于尘埃之间。”叶阳晖道,终究不过一声叹息,“可是阿姐始终没有爱过他,而在知晓了一切的真相之后,更无法再心安理得的留在他身边。”

    “舅舅说,母亲终是因为不爱,才假死遁世离开了陛下身边的吗?”莫如风问道,说着也不等叶阳晖回答就又径自摇头,“我恰恰觉得,她是因为终于懂得了何为情爱,所以才无法坦然的留下。如若她对陛下始终都是无情,走便走了,又何故要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了阿奕又带走了我?我记得你曾对我说过,母亲那时候的身子已经相当虚弱,根本不适合孕育孩子,她却还是一意孤行,强行受孕,生下了阿奕。再者说了,如果始终不爱,那么漠然以待便是,横竖不过是自欺欺人,如若不爱,母亲她又何苦颠沛流离再次弃开那安稳的日子不过又回到这里?舅舅,所谓情之为物,并不是我们眼前所能看到的这样,一切的一切都分明清晰,有些事,若不是亲身经历,谁也参详不透。”

    叶阳晖怔了一怔。

    他的前半生都是伴着叶阳敏海角天涯,后面又和莫如风相依为命,不曾对一个女子动过情,反而是对这其中种种无措也茫然的很。

    他只知道叶阳敏困于此处半生,终究也没能将心里埋葬多年的阴霾驱散了走出去,却一直以为她是秉承着最初的理想而执着至此,却从未想过,她这一声寂寞,会不会是也是因了对某一个人的无法忘情。

    但是无论如何,她的一生都是无怨无悔走着自己选择的路,只要有这份担当,便也就够了!

    “罢了,人都去了,我们还在这里议论这些过往作甚?”沉默半晌,叶阳晖便是朗朗一笑,抬手拍了下莫如风的肩膀,“一会儿天该黑了,回去吧!”

    “好!”莫如风点头,微微一笑。

    晚风徐徐而来,吹着漫山遍野的恍若置身一片卷着白色浪花的海洋之中。

    这些小花,是韭菜花。

    所谓菁者,被誉为华丽异常最纯粹美好的东西,却是极少有人知道,这些漫山遍野极不起眼的小花也被称之为

    菁!

    无怨!无愧!无悔!

    他这一生虽不见波澜壮阔,但已经足够!

    **

    秦菁和楚奕回京,已经是半月之后。

    舟车劳顿,安顿好了秦菁,楚奕就先行一步去了御书房会见大臣,处理几件紧急公务。

    秦菁靠在软榻上闭目养神,楚融趴在旁边,小脸贴在她隆起的肚子上专心致志的听着什么。

    “小公主在听什么?”晴云从外面端了一盘提子进来,见她那般专心致志的神情便是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父皇说母后肚子里的弟弟已经会动了。”楚融说道,皱着小眉头翻身坐起来,从托盘里提起一大串莹润剔透的提子往裙摆上一兜,然后就大颗大颗的往嘴里塞,仿佛泄愤一般不悦的小声咕哝道,“哪里有动?父皇骗人!”

    “娘娘肚子里的小太子没准还睡着呢,公主要听他的动静,怎么也得等他睡足了,高兴了才好。”晴云笑道,把托盘里剩下的提子放到旁边的小桌上。

    楚融将信将疑,一边往嘴里塞着提子一边又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秦菁的肚子,却是不屑的别过去道,“弟弟一定是个懒鬼!睡了几个时辰了也不见他动一下!”

    几个丫头闻言,都是忍俊不禁。

    “公主还在娘娘肚子里的时候,可是比小太子睡的还多呢。”晴云打趣道。

    楚融就是有这样一个好处,对于她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情,从来不去强辩。

    闻言只就拿眼角的余光偷偷扫了眼秦菁的肚子,继而就又摆出一副不屑的神情低头继续吃提子。

    见她安静下来,晴云这才对秦菁道,“西域快马递送回京的马奶提子,太上皇说小公主喜欢这个,就让全部送过来了。”

    “父皇也是,就这么宠着她!”秦菁弯了弯唇角。

    楚明帝看上去那样冷漠的一个人,真的相处起来却并不是不近人情的,尤其是对楚融,更是纵容宠爱到了极点。

    这一点让秦菁最觉欣慰。

    秦菁抬手摸了摸楚融头顶柔软的发丝,复又捡起手边的一本游记继续翻看。

    现在的西楚,四海升平,后宫之内也是一片祥和。

    楚奕宠她疼她,所以即便是离开了大秦,远嫁到了这里也觉不出颠沛流离,反而时时刻刻心里都是温暖而充实的。

    “娘娘看一会就歇着吧,当心伤了眼睛。”晴云提醒道。

    “嗯,我知道,你们都忙你们的去吧!”秦菁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

    晴云和苏雨两个搬了绣墩过来,坐在旁边一边聊天一边做针线,给秦菁肚里的孩子绣衣服鞋帽,灵歌的女红不好,就在旁边负责修剪几盆花卉盆栽,主仆几人有说有笑,气氛温馨而宁静。

    楚融吃了大半串提子,就叫苏沐带她了练功房继续研究她的弓弩。

    整个下午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眼见着夕阳西沉,灵歌扫了地上散落的枯枝落叶,道,“时候差不多了,奴婢去吩咐御膳房传膳,顺道去御书房看看皇上那里忙完了没有。”

    “吩咐膳房留几样他爱吃的菜就行,御书房那里就暂时不要去扰他了,我们离京有半个月了,朝廷那边压了许多的折子等着他处理呢。”秦菁说道,放下手里的书本,起身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

    “是,奴婢知道了。”灵歌应道,快步出了门。

    秦菁往殿外看着院里的花草调节视野,突然想起了什么就又收回目光对苏雨问道,“旋舞这两日还是一直往八皇子府跑吗?”

    “是啊!”苏雨点头,“每日一大早就去了,有时候要等到二重宫门下钥了才回,而且”

    她说着便是犹豫了顿了一下,待到秦菁看过去才补充道,“有几次半夜,奴婢睡的半醒不醒的,总觉的她是不是蒙着被子在哭呢,但也或者是我听错了?”

    秦菁想了想,眉宇之间也慢慢的凝结一抹忧虑之色,对晴云问道,“八皇子的伤势如何了?太医可说有长进没有?”

    “身上最致命的是胸口的剑伤,伤口慢慢愈合,说是没什么妨碍了。可是殿下当时替旋舞和小公主挡剑的时候,情急之下直接用手拦了那些刺客的剑锋,手上脉络受到损伤,太医说却是没有办法恢复如初的。”晴云回道,神色惋惜的叹一口气,“奴婢日前遇到给八殿下治伤的太医,太医说殿下的右手废了,虽然勉强保住了手臂,但日后连提笔都难,更莫要说是捉刀习武了。”

    那个总是言笑晏晏,对谁都一团和气的八殿下,那么好的一个人,却生是遭了这样的无妄之灾。

    晴云说着,和苏雨两个都不觉的红了眼眶。

    秦菁沉默了一刻,没说什么。

    恰在这时,刚好旋舞低垂着脑袋快步从门外进来。

    “奴婢参见娘娘!”旋舞闷声道,声音里似乎是带了浓厚的鼻音。

    秦菁皱了皱眉头,晴云和苏雨两个也察觉了她的异样,急忙走过去才发现她的眼圈红红的,明显是刚刚哭过。

    “怎么了这是?”晴云问道,抽了帕子要去给她擦拭眼角泪痕,不曾想她不问还好,这一问旋舞的眼泪才真是决了堤,一下子扑到她怀里抱着她嚎啕大哭起来。

    旋舞的性子,虽然时而会有些小情绪,但本质上却是个十分开朗乐观的姑娘。

    她这一哭,不仅仅是晴云和苏雨,就连秦菁也跟着吓了一大跳。

    “你这是怎么了?”晴云手足无措的任由她抱着,想劝又找不到由头开口,只能暂且打岔道,“娘娘怀着孕呢,你有话说话,别吓着娘娘。”

    “我”旋舞这才哽咽着放开她,抽搭了好一会儿,眼泪还是不住的往下落,根本就止也止不住。

    “你不是去了八殿下那里吗?怎么?可是他给你气受了?”深吸一口气,秦菁只能主动开口问道。

    “娘娘!”旋舞闻言,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膝行到秦菁面前,拽着她的一角裙摆,泪水连连道,“他是为了救我才伤成那样的,殿下的手废了,他说他恨我,再不让我去他那里,再也不想见到我了。娘娘,我也不想的,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他伤成了那个样子,我只是想要在他身边服侍他照顾他而已,可是他说他恨透了我,再不想见到我了。娘娘,我知道都是我不好,如果可以,我宁愿把自己的手换给他,是我毁了他,都是我的错!”

    旋舞哭的肝肠寸断,伏在秦菁膝上,不一会儿就将秦菁的裙裾打湿了大片。

    秦菁抬手抚上她的脊背,任由她哭的累了才无奈的开口道,“哭够了就歇一歇吧,什么恨不恨毁不毁的,都多大的人了,也不长长脑子。”

    “是八殿下说的,他一定是恨死我了,从他醒过来就开始对我吹胡子瞪眼的,今天更是叫人直接把我从他的府邸轰了出来。”旋舞委屈道,说着就又哽咽起来。

    往日里嘻嘻哈哈,那么好脾气的一个人,真要发作起来,格外的叫人心惊胆战。

    一想起楚临对她冷冰冰恶语相向的模样,旋舞心里一则心疼,一则委屈,眼泪又开始吧嗒吧嗒的掉。

    “他要真是为了这事儿会恨上你,当初何必替你去挡刀挡剑的。”秦菁抖着自己裙子上的水渍,再见她的眼泪便是有些心有余悸。

    “那是因为殿下他当时没有想到自己会伤的那么重!”旋舞脱口说道,梗着脖子一脸的悲戚之色,“我去问过太医了,太医说殿下的右手完全废了,以后他执笔习武都只能靠左手了,他那么好的一个人,又是金尊玉贵的皇子,一定受不了这样的委屈和打击,会恨上我也是正常的。”

    说话间就又抱着秦菁另外一边的膝盖大哭起来。

    这边她哭的正起劲,秦菁若是强行将她推开了又似乎显得不近人情,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忽而听得殿外有低缓的笑声道,“你就饶了你家娘娘那身可怜的衣裳吧,若是还哭不够,朕的膝盖借你抱一抱?”

    楚奕含笑走进来,却是摆出一副贞洁烈女般为难的神情扯了下自己龙袍的下摆,表示牺牲很大。

    虽然知道他没什么脾气,但终究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楚奕的身份是不同了的。

    旋舞立刻止了哭声,转身见礼,再见他脸上调侃的表情终于破涕而笑,扁着嘴道,“陛下又拿奴婢逗乐子!”

    “哪有?朕是真的心疼你们娘娘的这身衣服。”楚奕笑道,走过来挨着秦菁在软榻上坐下。

    旋舞看一眼秦菁惨不忍睹的膝盖,抽搭了一声就心虚的垂下头去。

    “行了,你就别逗她了,就这么一刻钟的功夫,哭的我整间寝殿都要被水淹了。”秦菁嗔了楚奕一眼,伸手过去替他把衣袍整平,然后才半真半假道,“以前不觉得,这会儿倒是领教了,不想你家老八却是个厉害的,三言两语竟是把我这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欺负成这样,我是没辙了,你这个为人兄长的给我们一个公道吧!”

    “娘娘!”旋舞闻言,急的一跺脚,小声辩解道,“八殿下没有欺负奴婢,您别冤枉人!”

    楚奕为君,楚临是臣,虽然没什么了不得大事,但楚奕对于秦菁的话向来都是言听计从的,万一他真要去找了楚临的麻烦,岂不是自己害了他?

    “你瞧瞧,是你这丫头自己的胳膊肘往外拐呢。”楚奕这日心情大好,继而又再调侃道。

    旋舞的口才哪里是他的对手,顿时就面红耳赤的住了嘴。

    这个丫头最是个有心的,秦菁是怕楚奕再说多了会又惹出旋舞的眼泪,就在榻下踢了他一脚。

    “这样吧,朕给你出个主意。”楚奕会意过来,立刻敛了神色,沉吟片刻道,“既然是老八小心眼的翻旧账,你就把欠他的一并都还了他好了。”

    楚临口口声声嚷着旋舞害他废了一只手,楚奕这话虽然是句玩笑话,却难保旋舞这丫头不会当真。

    “哎”秦菁心下一紧,刚要说什么,下一刻楚奕却是突然话锋一转,对旋舞问道,“朕记得老八府上在他书房外头正对着的有个荷花池是吧?”

    所有人都不明白他何以有此一问,旋舞茫然的眨眨眼,点头道,“嗯!”

    “你现在就去他那里,告诉他一命抵一命,然后当着他的面跳进那池子里。”楚奕说道,抿唇估算了一下,“那池水应该是不浅的,老八是遭了无妄之灾,心里不痛快,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若是叫他看着你这个罪魁祸首殒命谢罪,朕可以跟你保证,他那气立刻就会消了的。”

    有童年的阴影在前,旋舞最是个怕水的,闻言先是狠狠的愣了一下。

    但终究也是个小姑娘的心性,哪里容她想得通楚奕的话中之意,心里堵着一口气,略一权衡真就转身往外跑去。

    “哎”苏雨惊慌失措的一跺脚就要去追,却是被晴云一把拽住,冲她挤眉弄眼的神秘道,“叫她去吧!”

    苏雨懵懵懂懂的,终是没能明白这些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晴云也不解释,拽着她就往外走,“走吧,我们过去看看晚膳好了没有!”

    两人一走,寝殿里就只剩秦菁和楚奕两个。

    楚奕唇角带着丝笑容,手指轻轻抚在她的肚皮上,神色温柔缱绻的轻声叹道,“当初未能看着融丫头出世,总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女,其中缺憾,怕是永远也弥补不清了。”

    “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我们都不曾怪过你,等融丫头日后长大也一定会明白的。”秦菁抬手捂住他的嘴,不悦道。

    “好,你不让我说,那我日后不说也就是了!”楚奕拉过她的手,让她枕着自己的大腿躺下去,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抚摸她脸颊滑腻的肌肤,神色平静而满足。

    几个丫头去传膳,还得要过一会儿才能回来。

    百无聊赖之下,秦菁就再又仰头去看楚奕的脸,道,“八殿下和旋舞的事你要如何处理?”

    “不过就是郎有情妾有意,需要有人推波助澜的加一把火罢了。”楚奕玩味一笑,眸子明亮灿若星子般夺目,“早前父皇在位的时候老八就屡次撺掇我,想要我替他从你这里讨了那个丫头去。可是他还不曾娶正妃,在西楚皇室的祖制上更没有先纳妾的先例,而且以旋舞的出身也不够资格做他的侧妃,我也怕你觉得委屈了她,所以就一直按着没提。”

    “八殿下的性子好,旋舞看着也是对他有意,若是成全了他们倒也是不错的。”秦菁说道,“依着八殿下那般脾气,这会儿大约是觉得自己身有残疾会耽误了旋舞,所以才这般决绝的说了那些狠话出来要将她迫开。你让旋舞去闹一闹也好,至少让他们当面把彼此心里的疙瘩解开。”

    “可是以旋舞的出身,无论如何她都是不能被册立为皇子妃的,至多”楚奕说着,还是面有难色的递给秦菁一个询问的眼神,“我只能想办法给她一个侧妃的身份。”

    不是他有门第之见,而是满朝的老臣不会容许一个出身卑贱的婢子一步登天,混淆皇室血统。

    有些事他可以争取,而有些事,却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的。

    “我明白!想来旋舞自己也不会介意的。”秦菁握住他的手,微微一笑,安慰道,“如果八殿下真的有心,他以后不立正妃的话,结果也是差不多的。旋舞也去了有一会儿了,回头等他们闹到宫里,你就给一个顺水人情,明升暗降,先把八殿下派出去走一趟皇差,让他在外面历练两年,等到后面风声过了再将他们宣召回朝,到时候时过境迁,这事儿也就可以尘埃落定了!”

    “我也正是这样打算的!今年夏季多雨,江南道上报说是河堤需要大规模的整修,这个工程量巨大,多则五年,少则三载,刚好可以叫老八带着旋舞出京避避风头。”

    “嗯!”秦菁一笑,忽然想起了什么就正色问道,“不是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吗?你怎么这个时候就回来了?”

    “哦。刚刚天牢的守卫送了消息过去,我就抽空回来跟你说一声。”楚奕说道。

    秦菁怔愣片刻,旋即便是了然。

    楚奕只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是已经心里有数,于是也不绕弯子,淡淡说道:“说是死于噩梦惊悸!应当是昨儿个夜里头就没的,不过守卫没注意,这会儿才发现。”

    因为叶阳氏是莫如风的生母,纵使她有千般不是,既然莫如风没有亲自动手,他们也不好越俎代庖。

    可是就让她那么舒舒服服的安度余生,又是秦菁做不到的。

    所以她将她关入密室,并且在去探望她的时候故意似是而非的透漏给她知道莫如风已经不在人世的消息。

    叶阳氏也终究是夜路走多了,她这一生害人无数,却唯独是要对自己的这个亲生儿子耿耿于怀,没日没夜的被噩梦所扰,直至最后精神崩溃而亡!

    对她来说,已经算是最悲悯和体面的结局了!

    可哪怕是叫她在凄惶和恐惧中日日煎熬致死,也终究是抵消不了她在世间欠下的债务,她欠莫如风的债!

    “这样也好,过去的就都让他过去吧,以后我们也无需为这些人和事困扰了。”秦菁说道,缓缓牵动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那些过往应该留在身后了,他们的日子都在前头。

    岁月静好,这一生终究还是如愿以偿的圆满至此,夫复何求?

    公主的所有番外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让宝贝们等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写了很久了,因为要顾着连载文的更新,所有很慢很慢,我就没有一点一点的发,这里是六章,一共六万字,一起发上来了。里面包括叶阳敏和楚明帝之间的往事,和卢妃还有楠竹养父白家人结缘始末,莫如风的结局,还有最后旋舞和楚临之间故事的简单交代,基本上宝贝们之前有留言要求的,都做了交代,再次感谢这一路走来姑娘们对《公主》的支持,爱你们(3)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书末章
重生之公主千岁相邻的书:大帝传重建文明战争本能与君暧昧灵系魔法师神眼少年机甲狙击手晶卡风暴极道龙尊流氓小兵独占星光卡片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