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木槿花西月锦绣

313、番外 明日香(3)

【书名: 木槿花西月锦绣 313、番外 明日香(3) 作者:海飘雪

木槿花西月锦绣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劫天运女总裁的贴身保镖珠联璧合盖世仙尊时光旅行者龙王传说末日轮盘极品狂少读档九八至尊仙朝超品透视大主宰    俞长安惊觉, 以前自己总是在孟颖和二老面前自惭形秽, 觉得孟颖是个太过幸福的公主,不想……她竟是这般可怜,原来, 如今的她只剩下他和许星美可以依靠。

    “这样对所有人都有好处的,对孟颖姐姐也是。”原紫函往他的手里塞了一支华贵的aurora钢笔, 上面镶满细碎而耀眼的钻石,可长安只觉得硌手, 原紫函的香气钻进他的鼻中, 他只觉得恶心。

    原紫函满含同情道:“就算孟颖姐姐醒过来,你还是一分钱也拿不到,而且她现在一定很苦, 你这是在帮她。”

    望着那张安乐死同意书, 钢笔却凝在手里,俞长安不由自主地越攥越紧, 甚至慢慢发了抖。

    真的是对所有人好吗?是啊, 反正孟颖已经醒不过来了,连华山医院的院长、岳丈大人的老战友也对他叹着气说过,像孟颖这样的案例,醒过来的几率几乎是零。

    可是这些人费这么大周折,虎视眈眈, 只为了挖出孟颖的心脏?

    他听说过,有很多植物人醒来的例子,可是如果醒过来, 依孟颖的脾气是不会原谅他的,他就一分钱也收不到。也许能收到一些离婚财产,可是中原集团那帮孙子是不会放过他的,他又会像以前一样是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

    如果是以前,他也许还能拥有奋斗的本钱和勇气,可是现在他已经被岁月和酒色夺去了朝气。的确,这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他不想再受到势利的冷眼了。

    可是、可是,她是他的结发妻子啊!孟颖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除了他们一直没要得上孩子这事外,孟颖一直都是一个好妻子好媳妇,哪怕有时面对婆婆的刁难,也都微笑待之。家乡来人,她总是好好招待,尽量满足老乡的要求,也从来没让人空着手回去,这让他一直很有面子,也从心底感到感激和得意。他不能这样要了一个好女人的性命。

    他的心奇迹般地平静下来,轻轻放下那支华丽的笔,对原紫函说道:“对不起,丽小姐,我下不了这个手,至少目前我真的下不了手,你们要是想整死我,那就来吧。”

    “你难道真的愿意过回穷光蛋的生活吗?”原宗凯站在落地窗帘旁边,雾中的夕阳在他身后洒下一片阴影,他的笑容很淡很淡,“你的两个表弟要结婚了,你母亲正想让你包下这两个表弟的结婚费用,好让她风光一下。”

    “那帮孙子也该学着好好出去找份工作,别老啃我了,”俞长安解开领结,心想,还是光着膀子舒坦,“老子还没老呢。”

    原紫函冷冷道:“你的小红怀孕了,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儿子吗?如果你一个子儿也没有了,你真以为她会为你留这个种吗?”

    “丽小姐,谢谢你的提醒啊,”俞长安再次不客气地瞄了一眼原紫函的波涛汹涌,昂头笑了,“四条腿的蛤蟆找不到,可两条腿的女人有的是。再说了,谁知道这老娘儿们怀的是不是老子的种呢。”

    原紫函被这样的粗言秽语彻底噎住了,原宗凯的俊脸也阴沉了下来。

    俞长安站了起来,向外走去,决定宣布公司破产,先把工人的钱还上,然后再还中原集团那对狗男女的。其实他一直私底下留了一笔钱,本来是想等小红给他生一个大胖小子奖励给她的。既然这娘儿们这么虚荣现实,他决定把这笔钱的三分之二给妈妈养老,三分之一留下来收养那个叫明颜颜的女孩子。也不知道这女孩子本名叫什么,这下得改叫余颜颜了,明颜颜其实也行,反正别想让她叫许颜颜就成了。

    以后就靠孟颖他爹的五千元过日子吧,好歹他和孟颖有套房子,愚园路那套小楼一直在放租,也有不错的收入,不在公司财产之列。公司没了,做不了万人之上的大老板,但至少能过上温饱的生活,他可以去找一份轻松的工作,再混个三四千元啥的,他粗粗算了一下,原来每个月好歹也有小一万元的收入,在魔都可以过上小康的生活。

    这五年来,他第一次发自内心地想念孟颖,想急切地飞回魔都看看她。以前她老嫌他未老发福,提前“三高”,可他老觉得孟颖是在拿他的肉臂桶腰和许星美的猿臂蜂腰相比。也许他是该抽点时间去减个肥,旅个游,拍个黄瓜,去学个双人舞。

    其实他心中一直有个秘密。他看到过孟颖和许星美跳探戈,美轮美奂,两人的眼神、舞步配合得天衣无缝,凡是看过他俩跳舞的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他曾经在心中又羡又妒,从此萌生了学跳舞的念头,而且还是那种性感的爵士,只是他的啤酒肚一直让他很自卑。

    他就这样心情愉悦地想着,走进那个豪华观光电梯,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和干净。可是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很久,平稳运行的观光电梯从61楼降到10楼时,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开始直直地往下坠。

    那时,迷雾已散尽,整个西安城通明的灯火在他眼前快速地掠过,他拼命地按求助键,但是没有用。好歹他是搞建筑的,失去重心前,他尽量抓住扶手,微弯腿,可等到电梯停下的时候,他还是听到自己身上骨头断裂的声音。

    血腥的液体从俞长安的五官里流出来,俞长安满怀恐惧地醒了过来。当电梯门打开时,几个白衣人影鱼贯地涌进来,他拼命想伸出手来向这些白衣天使呼救,却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手在哪里。

    那几个人穿着一种白色的工作服,戴着一种类似于半副面具的透明口罩。头前一个看到他还活着,眼前闪过一丝惊讶,然后他被抬上担架,给他接上氧气,在他手臂上快速地扎了一针。俞长安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血竟然渐渐止住了。

    然而,痛感快速传来,俞长安发现他们并没有送他进急救车,而是快速地抬着他转进另一个电梯。俞长安甚至能够感觉到电梯在继续往下坠。

    俞长安意识过来,他们不是救助他的医务人员。他们这是要把他带到哪里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电梯门再开,俞长安在颠簸中惊醒。白衣人抬着他在一片幽暗的岩壁甬道中走了一会儿。眼前慢慢有紫光闪动,眼前是一个高大古老的铜修罗巨像,那个修罗像的俊面痛苦扭曲,双目无瞳,只是不停地流着一种神秘的紫色地下水,背后插着各种各样的武器,仿佛是一个跪着的耶稣受难像。

    俞长安迷迷糊糊地想着,为什么这个修罗像有点像许星美?有个白衣人凑上前去,将眼睛凑到铜像的眼前,进行类似dna扫描,一旁的侧门便应声而开,一片光明闪过,俞长安几乎不能睁开眼睛。

    他们来到一个极其宽阔的地方,两边全是一个个明亮的房间,每个房间里装满了昂贵而明亮的实验仪器,有人影在不停地走动,穿着和抬担架的一样的白色工作衣,戴着半面口罩,遮住下半面脸庞,正在进行紧张的实验。

    走到尽头,却看到一个巨大的天王巨像,身边跪着数个紫瞳修罗的石像,那天王面目栩栩如生,跟那个原宗凯有几分相像。这里究竟是哪里?难道他快要死了,这一切都是临死前看到的幻象吗?

    有人来到他的担架边上,从上方怜悯地看了他一会儿,叹气道:“余先生,真的很遗憾你没有签下那份同意书,这又是何苦呢?”俞长安抬眼,果然是原宗凯正对他冷酷地笑着。“王八羔子,你敢……动我……”

    俞长安想爬起来揍他一顿,可是微一挪动,便是钻心的疼痛,然后口中流出更多的鲜血,而旁边那些白衣人只是冷淡地站着。另一边又现出原紫函的身影,她惊呼道:“你的命可真硬,10楼摔下来竟然还活着。”

    俞长安陡然心惊。他摔在负二楼,他们又带他下了很久,这里又是哪里呢?他们想杀人灭口,造成意外事故,把电梯停回负一层就好了,为什么要停在这里?

    原宗凯笑了笑,“你也许听说过著名国际医药机构,sunlightgene,日光基因。其实中原集团是日光基因的直接控股人,这里就是日光企业的秘密研究基地,因为有很大一部分课题承担了国家科研重点项目,所以这个秘密基地是国家军委授权的,其实这里很久以前是我们原家老祖宗的地下行宫。”

    这时有个白衣人进来,看到俞长安时吃了一惊,但立刻又为他打了一针。俞长安看了她左耳上的六只银耳钉,一下子想了起来,“司马闻英。”司马闻英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不耐烦地对原宗凯道:“我要的是孟颖的心脏,你弄这个人回来做什么?他的心脏不适配,”司马闻英冷冷道:“我上次就检验过了,首先血型就不对。”

    “那你看着办吧,我觉得好歹是个活心。”原宗凯亲昵地揽过司马闻英的腰,凑过去,在她的耳朵上咬了一下,略带甜腻道:“早点过来。”司马闻英脸微微一红,烟熏妆的眼媚然地望向原宗凯,凑上红唇使劲地舌吻一番,然后猛然推开了原宗凯,让手下把俞长安推走。

    俞长安一下子抓住她的手,“你们要对孟颖做什么?”

    原宗凯摸着被咬的嘴唇,对俞长安好心情地笑了,“你马上就会见到她的。”

    原紫函还是娇艳地微笑着,看着司马闻英的眼神冷了下来。

    “你先见一见我们的父亲吧。”原宗凯忧郁地说道,“他真的很需要孟女士的心脏。”

    俞长安被带到另一间密室。他躺在冰冷的不锈钢病床上奄奄一息,他认为自己一定快要死了,所以出现了幻觉。

    方才那个天人巨像活了过来,一个巨大的竖着的玻璃培养柜里,那天人泡在培养水中,浑身插满管子,他的脸俊美如天神,长发像飘逸的鲜花一样,在水中自由地漫开。

    忽然他对他睁开了血红的眼,俊美的脸对他咧开了一丝圣洁的微笑,让他感到仿佛上帝在向他招手。

    俞长安混乱地想着自己马上要去的地方,又悲哀最终自己救不了孟颖,可是一扭头,却见司马闻英正在把各种各样的管子插入他的身体。

    “别害怕,”一直冷酷的司马闻英忽然对他狞笑了起来,“你正好可以体验一下你老婆现在的感受。反正你是她唯一的监护人,你一死,她所有的财产归华山医院,华山医院的院长会马上退休,新院长上任,孟颖很快会被送过来的。”

    他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血开始抽离他的身体,极慢极慢地流入细长的管子,然后流入那培养柜里的天人体内。

    那人忽然开始对他说着话,或者说他在向他的脑海中传递着信息,“你身上有她的味道。”

    忽然,柜中的人猛然奋力张开手臂,那个营养柜一下子碎裂开来,那个天人踏着无数的玻璃碎片,来到俞长安的眼前。

    所有的人惊呼起来:“父亲要进行原始进食了。”

    司马闻英刚想拔出腰间的武器,却被那天人狠狠甩了出去,直摔得脑浆崩裂,整个人都变了形,可见那人力气之大。

    白衣人纷纷逃了出去,同时按了报警按钮,于是出口被钢板死死地封锁起来。

    那个天人凑近俞长安,血红的眼紧紧盯着长安,满怀慈悲地说道:“快告诉我,她在哪里?”

    俞长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天人把长得有些诡异苍白的手插入他的胸膛,挖出他的心脏,然后放到嘴里大嚼起来。

    很久很久以前,俞长安第一次见到孟颖,他为了相亲难得一身西装革履,打扮得像个时代精英。

    他在星巴克里坐得笔直地等她,心里正鄙夷着这里的咖啡又贵又苦,这时孟颖来了。

    那时她刚从国外回来,扎着个大辫子,穿了一身洁白的t恤,左肩背了只鼓鼓的小包,站在门口东张西望。

    只消一眼,俞长安就认定她就是相亲对象,可是孟颖却径直地穿过他,走向他后面座位上的一位帅哥。

    当时他有点受伤,站起来准备结账要走,她正好尴尬地向那个帅哥道完歉,大幅度地转身,左肩背的那只宿命的小挎包正巧打到他的脑门上。

    她的力气可真大,他竟然被彻底地打倒在地。

    后来他才知道那小挎包里放着她给许星美买的生日礼物,一套精装版《金瓶梅》。

    果然,**的力量是永远不可估量的!

    看着小姑娘惊慌地跑过来,在他上方担忧地看着他,“喂,这位先生,你、你……没事吧。”

    那年他正在读夜校,拼命背英文单词,想找份好工作,光宗耀祖,所以双目的度数很深,才配的“啤酒瓶底”,明明全摔破了,可是他却能清晰地看见她。

    她替他捡空空的眼镜框,充满歉意道:“那个……眼镜碎了,我、我赔。”

    她对他甜美地讪笑了一下,那样朝气,那样纯洁,那样美好。

    最后的时刻里,俞长安在空空如也的心里长叹了一下,心中真心希望小红能把肚子里的富贵给生下来,不管是男是女。

    第二天,《新民晚报》头版头条上刊登了:华山医院董事会积极响应政府的改革号召,决定提前让原来的院长退休,由不满四十岁的留英博士李昌勇接任,并且高薪聘用留美医学天才司马闻英作为脑外科主治大夫,报纸上印着司马闻英同院领导握手的大照片。

    相传这位传奇的医疗才女,特立独行,耳朵上喜欢戴着一堆骷髅钻石钉,而她入院接手的第一个科研项目是植物人治疗。

    八月十六,许星美沉着一张俊脸,匆忙来到华山医院,发现一身笔挺的俞长安正低头签署了病人放弃书,递给左耳坠了七个骷髅钻石钉的漂亮女人。

    许星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拳。

    俞长安却恍似未觉,冷笑着站起来,“我可不想像你一样犯傻,反正她也醒不过来,她本来就打算捐献器官了,把她给司马大夫,也许还能有活路,指不定能帮助其他病人,创造医学史上的奇迹。”

    许星美双目微眯,怒喝道:“禽兽。”

    说着又对俞长安挥出一拳,俞长安的鼻子立刻流了血。

    他正要再出手,一旁的司马闻英却快速地挡在俞长安面前,轻轻一推许星美,把许星美成功地推倒在地。

    许星美的背部重重地撞在门框上,只觉气血翻涌,喉头腥甜。

    这时,cindy及时赶到,扶起许星美,怒喝道:“你们再敢碰他,我就报警。”

    “许公子息怒,我们已经同你父亲打过招呼了,他同意亲自接你回去,今天上午从清迈出发了,现在应该已经下飞机了。”司马闻英看了一眼床上的孟颖,冷酷地笑道:“我劝许公子不要再管原家的事了,你也管不起。”

    许星美靠着cindy慢慢站起来,扶着撞到的肩部,对俞长安沉声喝道:“脏东西,把领扣还我。”

    俞长安正站起来,拉直了身上的名贵西装,眼神疑惑起来,恨声道:“什么领扣?”

    许星美的瞳孔慢慢开始收缩,浮现出一丝恐惧来,转瞬即逝。

    cindy正要开口,许星美却拉住了她,对她微摇头。

    司马闻英微笑道:“明天孟女士就要进科研室,明天上午是告别会,还是请许公子明天再来吧。”

    “好吧,你们赢了,”许星美平静下来,红着眼睛死死盯着白床单下沉睡的孟颖,“算你狠。”

    cindy扶着许星美转身慢慢走出华山医院,一路上用纸巾为许星美轻拭着口中不停溢出的血迹。

    “下手这么重,这帮畜生……”cindy愤愤道,“这个俞长安,狼心狗肺,我要是法官,判他个宫刑,再关在重庆渣滓洞天天十大酷刑,让他生不如死,不是人他!”

    一直在沉思的许星美停了下来,冷冷道:“他的确不是人了。”

    cindy一开始以为他也同她一样在骂俞长安,可是以她对他的了解,他好像没有在说笑,不知怎么的,身上的汗毛渐渐一根一根竖起来。

    许星美深深吸了一口气,似是做了一个决定,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原先生吗?我是许星美,您不是一直想知道您的宝贝弟弟为什么那么喜欢大陆?还有他在大陆的总部位置,我想我知道了。现在我的信标应该还在他总部的垃圾站里,反正是无意间收集到了那里的信息……我想您的弟妹们正在进行非常危险的游戏……是的……谁都知道原老先生一直很喜欢原宗凯……我只是希望能帮助您……当然,相对的,如今的我也需要您的帮助。”

    他的星眸绞着孟颖所在房间的窗户,慢慢挂断电话,“他人在美国,今天晚上就搭飞机过来,希望赶得上。”cindy担心道:“原家老三是出了名的狡猾狠毒,从不让人占便宜,你觉得他会帮助我们吗?”

    许星美对她长叹一声,没有回答,只是扭头望向天际。

    残阳如血,霞云似火,蒸腾得人间一片通红,直如血腥的修罗场一般。

    而明天的脚步,正不疾不徐地向他们走来,不可逆转。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书末章
木槿花西月锦绣相邻的书:穿越时空的蝴蝶异能炼金士末日影杀者刺刀1937超能全才武家栋梁召唤三国萌将贵女种田记巨龙战纪特工全球超级家仆踏秦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