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流水迢迢

正文 154 尾声

【书名: 流水迢迢 正文 154 尾声 作者:箫楼

流水迢迢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幻游猎人终极教官求道武侠世界恶魔囚笼剑道通神神话版三国绽放四次元道具逆青春乱清极品透视情深不寿    第一百五十四章尾声

    华朝永德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晴冷。

    月落,山海谷,天月峰,笼罩在茫茫冬雾之中。

    月落藩王木风已长成了一个眉目英朗的少年。这日他早早起床,想着将昨日圣教主师父所授剑招练熟,等会好让师父有个惊喜,但他又恐练得不好,被师父责骂,便摒退仆从,悄悄潜到天月峰半山腰处的树林中。

    他摄定心神,牢记剑诀,精气神合一,剑气撕破浓浓晨雾,越卷越烈。林中落叶随剑气而舞,他的身形渐渐隐于晨雾和落叶之中,待体内真气盈盈而荡,他一声大喝,长剑脱手而出,嗡嗡没入树干之中。

    木风走近细看,不由大喜,等会,师父一定会夸自己的。

    就是这位师父,在阿爸惨遭毒手后扶持自己,在阿母病亡之后将自己收为徒弟,悉心授艺,视如亲生儿子。他又与都相一起励精图治,令月落蒸蒸日上,国泰民安。在少年藩王木风心中,师父便如天神一般,只要能令他笑上一笑,让自己做什么都愿意。

    可是,师父自从不再戴那银色面具,以俊朗面目出现在族人面前之后,却总是有些郁郁寡欢,也许,是政事太辛劳了吧?都相也是,这几年,都相鬓边的白发多了许多,他与师父一文一武,合作无间,殚精竭虑,才令月落日渐强盛起来。

    木风正陷入回忆中,忽听到数人极轻的脚步声。他顿感好奇,这冬日的清晨,谁会上这天月峰呢?

    他轻步走至林边,悄悄探头,便欲张口而呼,但见师父与都相面容带着几分悲戚,而平无伤更是步履蹒跚,还在不停擦拭着眼泪,大感好奇,便将呼声咽了回去,远远地缀在了后面。

    孤星峰,星月洞。

    当萧离从怀中取出刻着“萧无瑕之灵位”的木牌,放至祭坛上,平叔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伤痛与思念之情,伏地痛哭,老泪纵横。

    萧离与苏俊也是心痛难当,五年过去,当初噩耗传来的剧痛仍是这般清晰,苏俊拜伏于地,萧离仰头而泣。

    山风由洞外刮来,仿如万千幽灵呜咽哭泣。萧离从篮中取出水酒祭品,平叔颤抖着手将水酒洒于灵前,哽咽道:“无瑕,你若在天有灵,就回来看看平叔吧。你回来看看月落,现在,咱们族人再也不受欺凌了。无瑕,若没有你——”

    萧离竭力平定心神,在灵前跪下,望着灵位上“萧无瑕”三字,低声道:“无瑕,月落立藩,政局稳定,国力也日渐强盛,裴琰也一一兑现诺言。咱们月落第一批士子已参加了今年的春秋两闱,五师弟择优录取了一批有才之士,今年全族粮谷多有剩余,族人也十分齐心,王爷更是文武双全,你若看到他,会很喜欢的。

    “无瑕,崔公子又有信传来,你的儿子,已经四岁多了,他长得很像你,也很聪明,我们很想见见他,可是我们也不知道小慈在哪里,你若在天有灵,就保佑他们母子平安幸福吧。”

    “师父,都相,你们在拜谁?”少年清朗的声音传来,三人齐齐跳起。萧离与苏俊急忙上前挡住入洞的木风,行礼道:“没什么,在拜祭星月之神。”

    木风瞥见平无伤将灵位迅速收入怀中,朗声道:“平无伤。”

    木风日渐有君王的气度,平无伤只得过来行礼:“王爷。”

    “给我看看。”木风伸手,话语中有着不容抵抗的威严。平无伤与萧离互望一眼,木风更感好奇,猛然上前,右拳击向平无伤。

    平无伤不敢还招,只得向后急纵,木风再是两拳,平无伤躲闪间,木牌掉落于地。平无伤不及弯腰,木风已面色一变,喃喃道:“萧无瑕之灵位?!”

    他转头望向苏俊,满面不解之色。苏俊心中难过,垂下头,鼻中酸楚,落下泪来。萧离知已不可隐瞒,长叹一声,道:“王爷。”

    木风平静地望向萧离:“都相大人,请给本王一个解释。”

    孤星峰顶,寒风呼啸,木风只觉双足麻木,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不敢去面对那个残酷的事实。

    原来,月落今日的这一切,全是那个污名满天下的人用他的生命换来的;原来,那个被族人尊呼为“凤凰”的男子,早就已经在烈火中涅磐了——

    他仰望苍穹,那双熠熠闪辉的眸子仿似就在眼前,他长嘶一声,拔出腰间长剑,如震雷闪电,激起遍地雪花。他越舞越快,一时似星落原野,一时似鹰击长空,舞动间,他一声怒喝,身形硬生生定住,长剑横过额前,一绺黑发掉落,殷红的血迹自额际渗落。

    “都相大人。”他望着登仙桥下的万丈深壑,沉声道:“本王今日想请你作个见证。”

    “王爷请说。”萧离躬身施礼。

    木风抬头,遥望东南,声音沉缓而有力:“本王以血对着月落之神发誓,终本王一生,一定要振兴月落,与华桓两国一争长短。要为我族‘凤凰之神’萧无瑕雪耻洗冤,让他之英烈事迹终有一日为万民传颂!”

    冬日朝阳,自厚重的云层后喷薄而出,似乎在见证着,月落少年藩王木风于此刻发出的豪言壮语。

    这日,华朝内阁首辅、忠孝王裴琰也随明帝陛下前往皇陵祭拜先皇。只是,当他在成陵外深深磕头,眼前浮现的却是那俊美无双的笑容,耳边还是他将自己踢离方城前的那句话。

    “少君,咱们来世,再做朋友吧——”

    若有来世,三郎,咱们长醉笑一场,年少趁轻狂,纵情江湖、恣意山水,也许,那样才是真正的朋友。

    当他离开皇陵,极目远望,皇陵山峦上的青松在寒风中起伏,宛如那年那日,熊熊燃烧的烈焰。

    裴琰无法抹去眼前那一团烈焰,回到王府,仍旧先进了西园。西园内,陈设依旧,他在藤萝架下的躺椅中躺下,摇摇荡荡,思绪飘摇。

    曾经在这里出现过的人都不在了。安澄死了,因为他犯的错误死了;三郎也死了,死前却救了他这个最大的对手;小慈走了,留在西园的,只有那件银雪珍珠裘;子明也走了,在这天下间某一处,时刻督促着他兑现昔日的诺言。

    这西园是如此的冷清,但他却只想日日待在这西园,只有在这处,他才可以卸下一日的疲惫,才能隐约听到她纯净的笑声。

    可是,西园再好,他也不能久留。他终日要面对的,是与政敌的惨烈决斗,是与对手的惊心较量。即便是他的亲人,那一张张笑脸的后面,也多是算计与提防。

    也许,他命中注定,要继续在这权利场搏杀,要站在寂寞的最高峰,俯视芸芸众生、四海江湖。注定要错过那些最珍贵的东西,要错过一生之爱。

    这是命,也是他心甘情愿选择的道路,他只能在某一刻,发出一声叹息。但之后,他的心,还是会指引着他继续在这条路上不停地奔跑——

    南诏山,这一日却是晴光普照。由于地处西南,即使到了冬季,也仍未见如北疆的寒风呼啸、遍地白雪。

    南诏山山峦绵延,钟灵毓秀,生长着多种灵花异草,分别是治疗各种疾病的首选之药,也是华朝和岳藩的药贩们收药的首选之地。

    这一日的下午,南诏山五仙岭集镇上,收药之人逐渐散去,采药的山农们也背着空空的竹篓各自回家。

    由五仙岭集市东侧的一条山路往北而行,可去往南诏山最高峰-彩云峰。彩云峰常年笼罩在云雾之中,少有人烟,这条山路便也崎岖难行,有的路段甚至长满杂草。

    江慈将儿子萧遥放在竹篓中,在山路上轻快走着,待攀至一处山坳,她取下头顶带着面纱的竹帽,长长地透了口气。

    四岁半的遥儿已会讨好阿妈,他坐在竹篓中,伸出粉嫩圆嘟的双手,替江慈捶着肩头。江慈笑道:“遥儿今天很乖,没有乱跑,阿妈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萧遥想了想,笑道:“阿妈,我要吃桃花糕。”

    江慈嗔道:“现在哪有‘桃花糕’,得等明年桃花开的时候才有。”

    “为什么现在没有桃花?”萧遥的声音很娇嫩,如春天的桃花一般娇嫩。

    “因为现在是冬天,桃花,只有在春天才会盛开。”

    “为什么它只在春天盛开?”

    “因为——”

    她心中一痛,站于山路边,遥望北方。无瑕,你爱看桃花盛开,这彩云峰年年桃花盛开如云霞,你在天上,可曾看见?

    萧遥侧头看着阿妈的泪水滑过面颊,伸出小手。江慈醒觉,笑道:“遥儿,你若是在明年桃花开之前,将《三字经》和《千字文》给背熟了,阿妈就天天蒸桃花糕给你吃。”

    天黑之前,母子二人终于回到了彩云峰半山腰的家,木屋屋顶,炊烟袅袅而起。江慈大喜,萧遥也在竹篓中跳着大呼:“阿爸!”

    江慈将他放下,拍了一下他的屁股,嗔道:“教你多少遍了,叫舅舅!”

    崔亮笑着从厨房走出,将扑过去的萧遥一把抱起,不多时,一大一小,便笑闹着从檐下转到了堂屋之中。

    江慈将竹篓放好,看着二人嬉笑,又见崔亮自行囊中取出许多小玩意,不由笑道:“还不快谢谢舅舅?”

    萧遥趴在桌边,专注地看着崔亮手中的线偶人,随口道:“谢谢阿爸。”

    江慈哭笑不得。萧遥三岁那年随她去山下集市,见别的小孩都有阿爸,回来后便闷闷不乐,她只得告诉他“阿爸去了很遥远的地方,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能回来”。谁知那年,游历天下的崔亮重回彩云峰看望她和萧遥,萧遥便认定这位很久很久没回来过的人就是自己的阿爸。无论江慈怎么说,他后来只要一见崔亮,便会唤他阿爸。

    这夜,萧遥很兴奋,缠着崔亮玩到戌时才沉沉睡去。江慈替他盖好被子出来,见崔亮在牌位前插香施礼,默默地走了过去。

    崔亮直起身,望着牌位,叹道:“萧兄,月落一切都好,你在天有灵,当可瞑目。”

    江慈裣衿还礼,崔亮将她扶起,似是有些犹豫,终道:“小慈。”

    “嗯。”

    “月落的都相,很想见遥儿一面。”

    江慈微笑着摇了摇头:“崔大哥,你当日替遥儿取名,所为何意?”

    崔亮大笑,道:“是,我倒忘了,他这一生,还是过得逍遥自在为好,切莫――”

    江慈转头望向牌位,低低道:“无瑕在天之灵,也定会这样想。”

    崔亮叹了口气,江慈已笑道:“崔大哥,你这半年,又走了哪些地方?”

    “到平幽二州走了一趟,唉,还真是走得有些累了。”

    “累了就歇歇。”江慈斟上茶来,笑道:“干脆今年冬天就在这里过年吧,天寒地冻的,也别再到处走了,等明年开春,你再出去游历不迟。”

    崔亮端着茶杯,蒸腾的茶香沁人心脾,是啊,走得这么累,今年冬天就歇一歇吧,或者,也该安定下来了——

    他抬起头,望着静静坐于烛火下绣着小孩肚兜的江慈,听着屋外隐约的风声,飘泊的心在这一刹那悄然沉静下来,他轻声唤道:“小慈。”

    “嗯。”江慈抬头微笑。

    “以后,我每年在这里过年,可好?”

    (全文终)2k阅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书末章
流水迢迢相邻的书:悍将囚情妈咪血宝狂歌欲海医心诛仙重生之齐人之福抗战之责重生之拾遗补憾随身带个宝竹箩不可思议的末日掌控生命抗日之兵魂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