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插翅难飞

正文 第63章

【书名: 插翅难飞 正文 第63章 作者:阿陶陶

插翅难飞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传奇再现乱臣永恒国度我不成仙真武神王元气少年黑科技垄断公司明末工程师逍遥侯修真四万年无敌剑域未来聊天群    陶陶有话说:

    对不起,这是防盗章!!!!正文8点左右更换!!!!

    被盗文网的秒盗搞得不想写文另外,我不想让他们偷我的大结局~~~~

    买了这章的朋友8点左右再来看好吗?正文字数会多过这个字数!!

    “对不起,吓到你们了吧”。

    初云从沉睡中苏醒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陆进带着歉意的呢喃。

    她眨了几下眼,迷糊的视线终于变得清晰起来。

    视线对着的简陋铁皮房的屋顶上有几处小洞,清晨微蒙的光线正从小洞中透入。

    在她身旁,昊昊小小的身子乖巧地缩在毯子下,正睡得香甜无比。

    一整晚只在沙发上小憩了一会的陆进见她睡醒,起身走向前,半跪在铁床边轻握着她的柔软小手,低声跟她道歉。

    昨晚回来时,她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脸色让他向来冷硬的心几乎揪成了一团。

    这次山寨被敌军突袭,虽然敌人只冲到了半山处就已被全部消灭,但这一趟折腾,她和孩子肯定受了不少罪。

    初云转过头,望向陆进。

    他已经梳洗过,身上虽还带着一股淡淡的硝烟气息,但没有血腥味。

    真好,他全身上下都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

    初云仔仔细细的看了他周身一圈确认他没有受伤后,娇美小脸上浮起了柔柔笑意,然后她伸出手,摸上陆进有些沉默的脸。

    “我和昊昊都很好,你别担心”,初云温柔回答。

    没有指责,没有埋怨,没有委屈。

    盈盈大眼里,全是见到他的喜悦神情。

    陆进不再说话,只俯头将自己埋进她柔软发间,深深的呼吸着只属于她的芬芳气息。

    他用力的吸着,鼻尖滑过她的发丝,滑过她的耳垂,滑过她的脸颊,最后轻轻碰触上她的娇俏鼻尖,然后百般疼惜地轻吻上她微粉的唇瓣。

    来回舔抚,恋恋不舍。

    初云低喘,不由自主的揽上他的颈,闻着他身上好闻的阳刚气味,轻触着他的炙热体温,听着他在她耳边发出的沉重鼻息,承受着他在她唇中深入的吮噬纠缠。

    吻越来越深,唇舌纠缠越来越黏密,绵密又婉转的亲吻让初云心跳如擂,浑身发软,柔媚水眸紧紧闭上,微颤的长睫漾出了无比柔弱娇怜的气息,让人见了就忍不住想压住她狠狠的折腾一场!

    俯在她身上的陆进猛地撑起了手臂,硬生生将自己拉离她柔软香甜的唇瓣。

    他的额头抵住她的,鼻间不住的粗重喘息着,一双黑眸沉沉盯着她,然后他捏紧了撑在床沿的手掌,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自制力才压下了下腹翻腾的**。

    “宝贝儿,我真想把你嚼碎了吞到肚子里”,陆进喘着气低沉开口,俊魅双眼里全是遮掩不住的浓重欲-望。

    近一个月没有碰她了,要不是床上还有个睡得香甜的小家伙,他早就把她按在身下为所欲为了。

    初云雪白脸颊飞起两道红晕,柔软胸脯不住的起伏着,好一会,她才慢慢地睁开水蒙大眼,带着丝羞怯的望向陆进。

    “陆进”她轻咬红唇,想开口告诉他一件虽然还不是很确定,但极有可能的事。

    “砰砰——”,门外突地传来敲门声,打断了她想说的话。

    陆进用手背轻轻碰了一下她的脸颊似在安抚她有什么话待会再说,然后起身走向门口,打开门听着门外士兵的紧急报告。

    士兵的报告让他倏地挑高了眉,

    “停战?和谈”他眯眼确认消息,然后玩味的翘起了嘴角。

    士兵很快离开,陆进返回到床边,双手扶住已起身坐在床沿的初云的肩上,低低开口,

    “我现在要赶去前线,等会我让人送你们回酒店那边”。

    初云不敢打扰他办事,只能轻咬红唇,乖巧点头。

    还是——先不要告诉他吧?免得他做事都不安心。

    陆进很快安排了人将初云几人送到了原来那个酒店附近的一处不起眼的小别墅内,自己则赶去了战场跟尤拉碰头商量怎么处li上头的这个命令。

    数次的和谈都没有成功,谁也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只是对方的又一次花枪。

    为防万一,还是要继续做好准备,以便随时开战。

    ——————————————————————————————————————————

    中方谈判小组的秘密会晤,让政府军停下了对独立军的进一步攻势。

    事实上,虽然这一次政府军收编独立军的决心巨大,不断地从各地调兵遣将甚至动用了海军陆战队、装甲部队和空军,但是战局却一直不理想。

    作战能力强悍,熟悉山区地形的独立军始终坚守着主要地带不退缩,一些关键阵地被多次反复争夺。

    士兵伤亡数字的不断加大,加上之前主战派几名高官的死亡,主战派已呼声渐弱,政府军内部开始了明显的分歧,

    前线胶着的战事在中方的低调施压下被暂时停止,双方部队沿着前沿阵地在各自的警戒线内布防,但已没有再交火。

    这让周边国家都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场战争只是缅甸的内战,但若是再打下去,将会带来整个东南亚地区的动荡不安,这是包括东盟、中国和印度在内的绝大多数国家都不愿意看到的。

    于是,停战两日后,在外界势力的干预下,交战双方又放下了枪杆,坐回了友好的谈判桌上,开始了新一轮的停战谈判。

    中方暗中促成了此次和谈,谈判在双方势力分界线上的一间宾馆中进行,中方外交部和国防部官员见证双方代表和谈但并不参与。

    在漫长又沉闷的谈判期间,周景耀隐蔽的打听着他急切想知道的消息。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他所jiē触到的独立军高级官员竟都不清楚初云的情况。

    他只知道了,那个叫陆进的男人在军中威望极高,但近几年他都是长期在大山里的基地中训练军队或是带军打仗,军情-事务是直接和最高领导人报告,普通官员一年都难得见上他一面。

    当然,冲着那个杀神的名号,众人也不是那么有胆量和他打交道。

    只有一次,下了谈判桌后的某个高级官员在和周景耀交流谈判过程时,无意中透露出了一点线索。

    据他所说,前一段时间,陆进名下的酒店里入住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

    “听说美得不得了,但没人敢去打听”,那个官员苦笑着低声跟周景耀说。

    “谁敢去打听?护得跟老虎嘴里的牙,听说”官员左右看了看,凑近周景耀耳边低低开口,

    “听说林司令的大小姐得罪了那女人,差点被——”,他伸出两只手指比在自己太阳穴边,做了一个枪毙的手势。

    闻言,周景耀眼角抽搐了一下,心也跟着重重沉了下去。

    随后那官员笑眯眯地跟周景耀殷勤几句后离开,周景耀却似有些脱力般坐回了宽大沙发内。

    那人把初云护得这么密实,应该也是有几分喜爱她的吧?

    也是,那么美好女孩,是个男人都会想去占有,自然会藏得严严实实的不允许别人觊觎。

    周景耀深深吐气,伸手用力抹了一把脸。

    他向来俊朗的脸上,浮起一丝晦暗难明的神色。

    生平第一次,他尝到了一种名为妒忌的酸涩滋味,几乎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想起了多年前第一次见到初云的画面,想起了瘦弱娇小的女孩知道他是警察后滚滚而落的盈盈泪珠,逃离别墅时车子上女孩淡漠跟他对视的眼神,多年后重逢时女孩温婉柔美的微笑,还有她被带走的那天半空中她随风飞扬的长发。

    她是他第一次费尽心思想要去得到的女孩,初见时她身上的香甜气味这么多年来一直萦绕在他鼻端,她的那张照片也被他珍藏在了自己的卧室里。

    但是现在,他喜欢的女孩却被牢牢禁锢在另一个男人手中。

    而那个男人,也曾让他尝到了生平第一次的挫败。

    真是,不甘心啊

    ——————————————————————————————————————————

    在中方暗中施加的压力下,政府军没有再提出要求对方缴械的条件,政府军希望先签署停火协议,而独立军希望先得到可靠的承诺,再签署停火协议。

    数日的争吵谈判后,双方你退我进地确认了边界线,和谈开始迈向未来的经济和政治如何自治的方向,消息传出后,境内几乎是四方欢腾,许多逃出的难民开始陆续返回满目苍夷的家园,期待着真正的和平到来的那一天。

    住进小别墅后,初云确认自己又怀了孕,但陆进却连着忙了好多天,一直都没有回别墅。

    和谈取得重大进展后,双方军队开始有序撤离,但这场战争伤亡了太多战士,后续抚恤金,伤残补偿金还有军队里大大小小的事务都需要去处li,陆进只能抽空打了几个电话给初云,安抚她再等他几天,等他处li完公事以后就赶回去好好陪她。

    于是初云便先将这个甜蜜的小秘密放在了心底,只等着陆进回来的时候再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在知道两边和谈已有了巨大进展后,初云更是放下了心中大石,连孕吐的反应都好了许多,身体没有了不适,加上心情的放松,初云整个人都温柔静谧了下来,小萱不明所以,只觉得现在初云姐姐眼角眉梢都漾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娇美,竟是比以前更加美丽。

    所有的人都在期待,期待着战争的结束,期待着和平的到来。

    而这一天,已近在眼前。

    林宅

    “丑死了”穿衣镜前换上了一身辣妹装扮的林蓓蓓左照右照,怎么看都觉得镜子里的自己很不顺眼。

    她之前被岩当剃掉的眉毛已经长好,不过无奈之下剃成光头的头顶才刚长出了一层发渣,现在只能包上一块艳丽头巾做遮挡,没有了一头乌黑的长发,她怎么打扮都觉得不对味,要不是这次几个好朋友竭力的邀请,她肯定是要等头发长出来了才愿意出门。

    镜子里的女孩青春靓丽,身材姣好,但不知怎的,林蓓蓓却看着看着就沮丧了起来。

    再怎么漂亮,也及不上那个女孩的一半,所以阿进才会这么狠心的叫人惩罚她吧?

    以前她再怎么捣蛋阿进都没生过气,可这一次,他竟让岩当这么对她。

    从那天起到现在,她甚至连阿进的面都见不上。

    他真的,太狠心了。

    想起那天晚上阿进揽着那个女孩的温柔深情,林蓓蓓漂亮的大眼一阵酸涩,差点就掉下泪来。

    她从来没有见过阿进那样的神情。

    好像为了那个女孩,他愿意去摘天上的星星,去做所有不可能的事。

    她好像,真的没什么机会了。

    林蓓蓓望着镜子里那个神情悲伤的女孩,倔强的吸着气压下了眼底的泪光。

    不要去想就不会伤心,今天她要好好跟朋友去开心一场,什么都不想。

    身后桌子上的手机铃声叮叮响起,林蓓蓓深吸一口气,转身接起电话,跟朋友确认了聚会地点后她把手机扔进了小包里,抽了张纸巾按了按眼角的水花,然后打开门朝着三楼父亲的书房处走去。

    被禁足了这么久,父亲应该能让她出门了吧?

    上了楼梯后林蓓蓓直杀父亲书房,走到门口她照着平时那样准备直接推门而入。

    但她刚把门推开了一丝缝隙,就听到了父亲嘴里吐出的名字——

    “条件陆进不”

    听到了陆进的名字,林蓓蓓条件反射立时顿住了开门的手。

    然后她好奇的将门缝推大了一些好听得更加清楚。

    但是,越听下去,她的脸色就越难看,到最后,竟变成了一片惨白。

    作者有话要说:有种越写越舍不得的感觉。

    大概是太喜欢大家每天的留言鼓励了,哈哈哈!l3l4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插翅难飞相邻的书:大唐神道暗房火影重生之我是李洛克品香录霸道校草拽校花异世之功夫之王毁天灭地天珠变英雄无敌之超级英雄超凡神医朱雀记巫妖王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