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插翅难飞

正文 第64章

【书名: 插翅难飞 正文 第64章 作者:阿陶陶

插翅难飞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绝世邪神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    64

    请看这里:

    还是防盗章,我现在正在赶字码结局因为字数较多,正文大概在10点左右换内容。

    大家买了v的同学10点来看吧!!

    可是他真的不能带上她。

    因为这次他是去柬埔寨购买军火。

    整个亚太地区,柬埔寨是最重要的非法武器来源地,因为缺乏一个有力的政府,军火走私已经成为该国最有暴利可图的行业。

    1992年到1993年间,联合国柬埔寨过渡当局从20世纪80年代参战的各派手中-共收缴了32万件轻武器和8000多万发弹药,而这些,只是越南、中国、泰国、美国和前苏联输送到柬埔寨的大量军火中的一小部分而已,现在,柬埔寨的武器交易市场上依旧可以买到大量的各式各样的武器。

    几年来,陆进和尤拉途经泰国水陆两条运输路线走私了大批军火入缅,要么留下自用,要么再转手倒卖,如今在他们的手上,已经营着一张紧密的泰缅军火生yi网。

    这次这批货包括了上百只新型突击步枪,几十挺通用机枪,杀伤性手雷,火箭弹还有成千上万发步枪的子弹。

    和谈成功了,这些东西转手就是十五倍以上的惊人利润,和谈不成功,这些东西也可以加强军队的战斗力。

    这是一次需要跨越三国边境的秘密运输,而因为这一条线路太过隐蔽,他需要亲自走一趟。

    可是初云并不知道这些,她只知道,如果陆进依然要在这片贫瘠而血腥的土地上生存战斗,那她和孩子就不可避免的会jiē触到他周围黑暗的那一面。

    她厌恶战争,恐惧血腥。

    这里跟她所生长的那个世界完全不相同,就连美丽鲜花,也藏着危险的毒液。

    但是昊昊喜欢这里。

    父子天性,血脉遗传。

    这个孩子的体内流着和陆进一样好战的血液,强悍又野性。

    而她,更是早已在他的手心里插翅难飞。

    陆进说,总有一天,乱局都会结束,人们的生活会回到常轨,不会再有冒险,飘泊和冲突。

    既然这是他的信仰,那,就让她更清楚的去了解他的一切吧。

    陆进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的固执头疼起来,偏偏还打不得骂不得。

    第三天,尤拉从外面返回山寨,知道这个事情后他坐在陆进对面大笑了许久,直到一柄泛着森冷寒光的匕首倏地擦过他耳际没入他椅子后面的墙壁,他才收起了吊儿郎当的表情,坐正了身子表情严肃的开口,

    “你带她去吧,就当去蜜月一下”,他朝陆进挤挤眼睛,

    “不是还要办那个事?正好你们回来可以办了,我会给你安排好一切”。

    陆进皱眉看他,等着他下面的话。

    “你就去露个面,剩下的事交给你调-教出来的那头小狼崽”,提到岩当时,尤拉眼睛微微眯了一下,语气有些咬牙切齿。

    “货一到手就让岩当押送回国,我会在边境接应他”,

    “他跟了你这么多年,那条线也不是没走过,不会有什么问题”,

    “至于你,只需要跟接头人那边碰个面就行,然后就带着小弟妹甜蜜去吧”。尤拉双手一摊,结束建议,看,多圆满。

    陆进挑眉,长指轻点木椅扶手。

    这倒也是个办法,货不在他手上,危险系数大大降低,他和岩当分开走,也可以转移有心人士关注的视线,让岩当那边可以更隐蔽的完成任务,顺便带着初云游玩一趟,回来的时候还可以把他心念念的那件事办了,一举三得。

    只是——

    昊昊怎么办?让他自己留在这里,他能习惯吗?

    昊昊自从进入过那个武器仓库后,简直就是如鱼得水。而当晚,关完紧闭后的岩当赶回了山寨,见昊昊喜欢研究枪械,他给昊昊展示了一柄自己改装过后性能更加稳定的ak,引起了昊昊极大的兴趣,第二天,小家伙就拆开了一堆的旧步枪和手枪,准备自己diy拼装出一个新的“玩具”,沉迷得都快忘记黏妈妈了。

    出发前一晚,初云小心的跟昊昊商量自己要和陆进出去几天的事。

    靠在初云怀里穿着睡衣睡裤的小家伙先是呆愣了一下,然后低着小脑袋就不说话了,直到初云反复的解释自己会很快回来,他才抬起头,张着黑黑的大眼望向妈妈,

    “你们会回来吗?”他轻轻的问,

    “妈妈会很快回来,因为你在这里”,初云强压下胸口抽痛,微笑着开口。

    昊昊的不安全感需要慢慢消除,所以她出去几天再回来,也可以慢慢加强孩子对爸爸妈妈的信任。

    “你们会很快回来吗?”昊昊继续追问。

    “会,因为我们们最珍贵的宝贝在这里”。初云握着小家伙的小手,轻轻摇晃了一下,

    “最珍贵的宝贝?”昊昊依旧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就是你啊”,初云把怀中的小身子揽紧,在他柔软的发旋处亲吻了一下,

    “你是我们们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宝贝啊”她微笑着回答。

    妈妈温柔似水的声音和香软的怀抱很快安抚下了小家伙的惶然,他有些害羞的埋下了头,在初云怀里放心的点了点头,然后发出一声小小的回答,

    “嗯”。

    确认爸爸妈妈只是出去几天很快就回来后,小家伙很快放下心来,在初云温暖的怀抱中沉沉睡去。

    小心的给孩子盖上小棉被关上壁灯后,初云踮着脚尖退出了昊昊的房间。

    当她关上房门准备回卧房时,突然听到了屋外走廊上传来一声震怒的暴喝声,而且这声音,分明是尤拉的,很快又是一阵拉扯声,期间还夹杂着小萱细微的呜咽声。

    发生什么事了?

    惊讶无比的初云快速的穿过客厅,拉开大门准备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别去了,不关你的事”,一只大手从初云身后拦住了她,从卧房里走出的陆进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摇头伸手抱住了初云。

    初云愕然的回头望望他,又转头看向走廊那头。

    木质长廊上,被尤拉一拳一脚揍倒在走廊一侧木板上的岩当正弯着腰,伸手擦掉嘴角流出的血渍,而向来神情懒散的尤拉此刻一脸极其邪煞的怒容,一手转动着硕大铁拳,一掌紧紧箝住小萱纤细的上臂,眼神冰冷无比,有如逮到老婆红杏出墙的愤怒老公。

    被他紧紧捏住手臂的小萱不敢呼痛,只伸着一只小手惶惶地捂着唇,嘴里发出细微的呜咽声,神情惶然。

    这,这是怎么回事?

    初云张大了嘴,傻眼无比。

    “小丫头刚跟着尤拉的时候他开玩笑说以后送给岩当做媳妇,这几年岩当没少整他”陆进俯在初云耳边大概的跟她解释眼前的混乱场景。

    “尤拉自己的蠢事自己解决,我们们别管了”,陆进瞥了一眼走廊上的一团乱麻,决定打死不去趟这滩混水。

    他伸手“砰”的一声关掉房门,一把将还没回过神的初云抱起——

    “宝贝,你那天好热情,今天再来一次好不好?”他一边大步走向卧房,一边低头含住女孩的小耳垂气息灼热的在她耳边呢喃。

    这么好的夜色,抱着又娇又软的初云奋发向上才是最重要的事,

    至于尤拉?管他去死。

    ——————————————————————————————————————————

    柬埔寨首都金边

    金边位于湄公河、洞里萨河及巴萨河的交汇处,是柬埔寨最大的城市,既是全国政治、经济及文化中心,也是它的交通中心。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城市。

    街道是整齐宽敞的林荫大道,沿洞里萨河的河边大道景色迷人,市内到处可见优雅漂亮的法式别墅,市内有很多古迹和风景名胜,随处可见精致的寺庙建筑,看得人目眩神迷。

    陆进没有带她住进酒店,而是住在了租回来的民居里面。

    木料和竹子修建在牢固的高木桩上,建成了通风凉快的民宅,房子掩隐在椰子树和香蕉树丛中,浓密的爬藤攀满了墙壁和凉台,静谧又美好。

    初云原以为这一路会是小心翼翼的隐蔽出行,结果陆进却带着她大大方方的像是旅游般在金边闲逛游玩,他让她穿上宽松得看不出腰身的牛仔裤和从头罩到屁股的长衫,盘紧头发的头上还得戴着一个大大的帽子,而他自己,还是当年初见时的那种打扮,一条破旧牛仔裤和一件地摊上买的廉价t恤还有一顶运动帽。

    两人看上去就像一对攒够了钱出来旅游的年轻小情侣。

    他们去看金边王宫,那金碧辉煌,高耸入云的屋顶让初云惊叹不已。

    他们去看王宫里面华丽的银塔寺,在里面,初云看到了5000余块镂花银砖铺砌而成的地面,大大小小全由黄金铸成的金佛,还有里面柬埔寨的国宝,一个半米高、用整块翡翠雕成的晶莹剔透绿玉佛。

    城中的乌那隆寺,塔普伦庙,塔山佛塔每一处都留下他们的足迹,而每到一处佛寺,初云都会虔诚无比的跪拜祈祷,拜到后面,陆进摇头笑她傻气,说在这里当官的拜佛,做生yi的拜佛,军人拜佛,杀手拜佛,现在她也来拜,佛主肯定会忙不过来,初云听了便急急伸手掩住他的嘴不让他亵渎神佛,却被他攥住白玉纤手在庄严的佛塔前吻个不休

    夜晚,陆进牵着她的手去广场夜市吃小吃。

    路边的小吃摊每走几步路就是一家,各种新鲜的“食材”让人目瞪口呆,配上胡椒盐及紫苏叶的还没长羽毛的鸭仔蛋吃的时候仍能见到小鸭的骨骼与羽毛,一箩箩炸得金黄脆裂的蟋蟀、黑蜘蛛就这样摆在摊面上,还有一种很像炸鸡皮的东西,初云凑近了看才认出原来是是人人喊打的肥大蟑螂,而四周不时能见到年轻漂亮的女孩们一边说笑一边啃着手中烤甲虫逛街的场景,恐怖的虫虫大餐让初云没走几家就死命地拖着陆进赶紧离开了小食街往广场上跑去,陆进两手插着口袋,一边哈哈笑着一边懒懒地被她拖着走。

    广场上人山人海,偌大的广场中央横七竖八地摆着各种小摊位,人们席地而坐,地摊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初云新奇的四处望着,陆进带着她走到一间专卖手工艺品的商店,一路跟着两人的几个便装士兵零零散散的站在了商店外面,有意无意挡住了外界的视线,初云坐下来开始细细挑选小东西,陆进则跟肤色黝黑身材干瘦的店主用当地话闲谈聊天,期间还进到店铺最里面呆了几分钟,等初云选好了东西准备付钱时,陆进那边也已达成了交易。

    回到民宅后,一进入柬埔寨就不见人影的岩当突地出现在了屋里,浓眉俊目的脸上还带着几处没消褪的青紫。

    听完陆进的吩咐后,走出房间的岩当腼腆的跟初云打了个招呼,然后直接就从二楼平台翻了下去,很快又消失在了黑暗中。

    “你不是说来这里买东西的吗?”看到神神秘秘的岩当,初云才发现自己似乎还是没搞明白陆进出来这一趟是干嘛的,不由得神色迷惑的轻问走到她身边的陆进。

    “嗯?买,明天去买,买完我们们就回去了”,陆进挑眉一笑,该买的都买完了,明天给儿子挑礼物去。

    “呃?就这样?”初云愕然看他,出来这一趟,就是在这里玩了几天?

    她还以为他要去办很多事。

    “事情已经办完了,明天就回去,我都跟你说了没什么事”,陆进摇头轻笑,伸手把她从沙发上拉起。

    “这两天开心吗?”他搂着初云细细的小腰,在她耳边低声问她,

    “嗯,”初云点头,抿嘴微笑,这几天是她这么久以来最开心的时光了。

    “开心就好,以后我们们带昊昊一起来”,陆进低头在她嘴角印下一吻,然后贴着她耳际开口,

    “我好累,你来帮我擦背”他将面红耳赤想反抗的初云硬是拽拉进了窄小的浴间

    刚好能站下两个人的狭窄空间里,热水哗哗地喷洒在地上,浴室里很快就热气迷漫起来,顶上的小小抽风卖力的工作着,但它根本抽不掉里面的**气息。

    娇小女孩被抵在冰凉的瓷砖墙面上,两条细白小腿被迫夹在男人蜜色的腰间,一双大手捧住她的挺翘小臀不住揉捏,男性刚阳的**悍然绷挺,暴动地不断侵入着柔嫩秘处。

    “宝贝,喜欢吗?嗯?”男人恶意的在她身体里挤弄,

    才没有,她难受得都快死了!初云发出一声低泣。

    “你喜欢,你看,它在欢迎我揉它”,陆进沙哑呢哝,一边用手指暴躁的折磨她胸前红蕊一边在她耳边不断低语,

    “初云,要我吗?”他在欲-火狂烈的最巅峰残忍地停下他的欺凌,逼问已陷入迷乱的女孩。

    “要”空虚与失落铺天盖地朝着初云袭来,

    “陆进!”她哭喊着哀求他,

    “喜欢我吗?初云?”他的哄诱已濒临崩溃的边缘,自己都已忍受不住,

    “喜欢——!”女孩在他胸口甘心点头,哽咽出声,小手紧抓在他臂膀处颤颤乞求,

    陆进放开自己,全然进击!强猛地冲刺,享受胜利的滋味。

    他就是要她开口,就是要她乖乖搂着他的颈子,就是要她主动挺身欢迎他的进犯。

    他已经沉沦,她也必须跟他一起沉沦。

    不论天堂或地狱,她只能和他在一起。

    女孩被他的激越节奏冲击得两眼昏花,只能伸着拳头不住捶打他结实的手臂,被他蹂躏得红肿发烫的小嘴里不住发出含糊娇吟,当男人加大力道猛力深入被他笼罩在怀里的娇软身子时,她哀泣一声,死死用细白牙齿咬住了唇边的坚硬肌肉,眼角渗出不知是难受还是愉悦的泪水,和着被水汽染上湿气的发丝睫毛不住向下滚落着水珠,一起滴落到了地上奔腾的水流中

    整整一晚陆进都在折腾着初云。

    他凶狠地攻击她,毫不留情,但他的猛烈进犯却伤害不了她,反而使她成长得更可怕。

    她在他怀里呻-吟,哭泣,放声娇唤着他的名字,让他爱不释手。

    幽暗中,小小屋内深处只有低沉的粗喘,以及闷在吻中的娇吟。

    激情过后,他们亲吻,喘息,迷离。

    最后,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安然休憩。

    这个拥抱是如此的温存。

    因为这一刻,他们之间没有了身分的差距,没有了父母的阻隔,没有了一切世俗烦扰的干阂。

    只有爱。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插翅难飞相邻的书:宦海无涯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