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索欢无度,强占腹黑总裁

正文 173 叫一声妈妈

【书名: 索欢无度,强占腹黑总裁 正文 173 叫一声妈妈 作者:寻君

索欢无度,强占腹黑总裁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随身英雄杀神级大魔头续南明帝临武侠一刀劈开生死路韩娱之演技大师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韩娱之掌控星光重生之校园特种兵龙王传说全职法师横炼宗师    “还有,我怀孕期间,很多东西都不能吃,过会儿,我给你本书,你看着做参考,千万别买错了菜,我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这条命都不够赔的。8”

    佩妮低着头,“放心吧,夫人。”

    杜芮看向明显愣了一下的夏妈妈,而后嘻嘻笑道,“妈妈,吃荷包蛋吧,看看佩妮煎的好不好?”

    佩妮又愣了一下。

    夏妈妈咬了一口,而后道,“佩妮佩妮好棒。”

    佩妮尴尬的看向夏妈妈,“夏妈妈,夫人骗你呢,这荷包蛋是夫人煎的。”

    “……”夏妈妈看向杜芮笑着的脸。

    “谁煎的不重要,妈妈你爱吃,才最重要。”

    夏妈妈低下头吃着荷包蛋。

    杜芮将温热的牛奶递到夏妈妈面前,“妈妈,喝点牛奶,有营养。”

    夏妈妈端着牛奶杯,她记得上次直接将牛奶杯砸到她头上的场景,然而手刚抬起,杜芮就转过头,微微笑着看向她,“妈妈,我们们已经不是陌生人了,这牛奶杯,不该再往芮芮头上砸了。”

    “……”夏妈妈顺其自然的将牛奶杯递到自己嘴边,乖乖喝着牛奶。

    吃完早饭。

    佩妮出门买菜,家里就只有杜芮和夏妈妈两人。

    她们靠在沙发上。17419962

    杜芮挽着夏妈妈的手臂,指着少儿频道的主持人笑道,“妈妈,你看,这男人长的多好笑啊!”

    夏妈妈靠在沙发上,半点表情都没有,目光继续呆滞。

    “妈妈?”

    “你让开。”

    夏妈妈冷冷的说道。

    杜芮立刻听话的松手了。

    “你是谁啊?”夏妈妈转过头就朝着杜芮吼。

    杜芮眨了眨眼睛,而后道,“你猜。”

    “你是坏人!你是小偷!你是强盗!”夏妈妈指着杜芮的鼻子就吼。

    杜芮摇了摇头,“我要是坏人,妈妈,你现在肯定不能安安稳稳的看电视,你看,那丫头多可爱。”

    夏妈妈顺着她的手指指向电视。

    不再闹腾,就这么消停了下来。

    杜芮靠在沙发上,微微侧头,看着身边的妇人,其实……杜芮心下是害怕的……

    这种感觉……很可怕。

    但是再可怕,她也要面对。

    “芮芮,我要吃山楂!”

    “……”杜芮轻笑,“我拿给你吃。”

    夏妈妈点头。

    杜芮去冰箱里拿出一盒酸山楂,她还记得这是得知她怀孕后,夏梓修让佩妮从超市买回来,她还没到拼命想吃酸的时候,所以山楂就一直放在冰箱里。

    但她现在知道,山楂,多吃了,也一样会出问题。

    杜芮走回原位,将盒子打开,将山楂递到她嘴边,夏妈妈张嘴就吃了一个,而后学着杜芮的样子,戳了个山楂递到杜芮嘴边。

    杜芮张口吞下。

    “好吃吗?”

    夏妈妈点头,而后继续看着电视。

    杜芮转身就将山楂吐掉,她知道吃多了才会出问题,但她就是要一点都不入嘴。

    中午和晚上的饭菜也是,以为她都不知道,一些胆大的食物,佩妮也不敢贸然准备,但是,杜芮知道佩妮必然还准备一些比较偏的东西,所以她都不敢多吃。

    或者吃完就会想办法去厕所吐掉。

    靠在洗手间上,抽水马桶的声音很响,她靠在门上,她知道这样不是个办法,但是她是没办法,她脑细胞就这些,再聪明的,她已经想不出来了。有都期短多。

    从洗手间走出来,“佩妮,怀孕了是不是比较容易消化不良,为什么肚子总是隐隐作疼?”

    佩妮走到她面前,装模作样的探了探她的脑袋,而后道,“夫人,晚上早点休息吧。”

    “我是生病了吗?”

    “可能有点伤风。”

    “要不要去医院,毕竟我怀孕……”

    “放心,没事的,不用去医院。8”

    杜芮点了点头,“妈妈,就麻烦你照顾了,我去休息。”

    佩妮点头。

    杜芮回到自己房间,她摸着自己肚子,这样不吃,也不是办法。

    她打了个电话给夏梓修。

    “梓修……我没胃口……恩,恩,你瞎说,不是我挑食,是孩子挑食……恩……好!……我等你回来……别又让我饿醒了……好,路上小心。”

    挂掉电话,她坐在床边,她看着面前素色的墙壁,她觉得自己应该要想个办法离开这里,去城堡住也好,去自己妈妈那住也好,她现在不奢求其他,只希望还有八个月的时间,能把这孩子生下来。

    夏梓修赶回来,手上拎着五星级饭店准备的孕妇晚餐,杜芮听到开门声,打开门,冲着夏梓修小声喊,“快点拿过来。”

    “……”夏梓修走进房间,脱下外套,摸着她的小脸,“怎么没胃口?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怀孕不就这样,一会儿有胃口,一会儿没的。”杜芮说着便打开夏梓修打包回来的晚餐,顿时心满yi足,一边吃着,一边叮嘱夏梓修,“可别让妈妈知道了,不然她肯定也要过来抢。”

    夏梓修无语的看着她。

    “你吃过了没?”

    夏梓修点头,“你先吃,我去看一下妈。”

    “恩,好。”

    夏梓修轻轻敲了敲门,而后走进夏妈妈房间,佩妮正坐在床边哄夏妈妈睡觉。

    “这么早就睡了?”夏梓修轻声问。

    夏妈妈睁开眼睛,见到夏梓修,笑出声,“儿子……”

    夏梓修走到她身边,抱了抱自家妈妈,看了眼佩妮,“你回自己房间吧。”

    佩妮点了点头,“好的,夏先生。”

    夏梓修靠在床头,坐在佩妮的位置,哄着自家妈妈。就像是在哄着一个宝宝一样。

    “妈……芮儿说,一定要把你的病给治好,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

    夏妈妈闭着眼睛。

    “你刚病那会儿,我就差和你一起病了,现在算来,多少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好,我信心都快没了。但是好在,您老的精神不错……”

    夏梓修习惯性的和夏妈妈说着话,虽然不知道她能听多少。

    “我不知道等你清醒之后,但就算你骂我,我也只能受着,谁让你是我妈呢……芮儿说,孩子的名字要让你取,你答应了是不是?她兴奋着呢……芮儿在你身边陪着你,你是不是没那么寂寞?她比我孝顺多了……”

    “有时候不懂事,有时候又很贴心,有时候很幼稚,有时候又很成熟,我相信你会喜欢她的……”夏梓修一脸幸福,一脸的满足,尽管这幸福满足中带着微妙的不安,“等她生下孩子,我一定要好好补偿她,你也有孙子抱了,会不会高兴?妈……好起来吧,这样,我和芮儿也不会这么不安。”

    在夏妈妈眼皮子底下幸福,对夏梓修和杜芮来说,就像是一种罪孽……

    夏梓修很清楚,自己放得下的,他母亲却不一定。

    夏妈妈一直沉默着,沉默到夏梓修以为她已经睡着了,走出房间,替她开着一盏小灯,而后关上房门。1b5j8。

    夏梓修见卧室里,杜芮吃的差不多,捧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躺在床上,一脸的满足。

    他走过来,“让我抱抱,我儿子胖了没?”

    杜芮白了他一眼。

    夏梓修固执的搂过她的腰,而后掂了掂,“胖了!”

    杜芮笑出声,扯着他的脸颊,“梓修,你好幼稚。”

    “我还有点事情要忙,你看会儿书就先睡。”

    “恩。”杜芮拿起床头柜上放着的孕妇宝典。

    夏梓修走进书房,打开电脑,电脑对面是井谦,井谦正在城堡的拷问室里,一个大肚子女人被绑在椅子上,

    “她说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路槿桓的。”井谦说道,“这女人是这么说的。”

    夏梓修透过电脑屏幕,看着对面的女人,她坐在椅子上,肚子已经高高的隆起。

    “几个月了?”

    “七个月。”

    夏梓修淡淡道,“小姐,看来关于寒岭的事情,你是一点都不想说了?”

    “你也看到了,我早就离开寒岭了,我能知道什么?我唯一知道的基地,已经被你们毁了。”

    夏梓修点了点头,“井谦,给她准备一张床,看来她是要长住这里了。”

    “好。”

    “记得,一日三餐都要喂饱。这孩子,我们们得要。”

    电脑关上后,夏梓修靠在椅子上,这女人说的话是真的吗?路槿桓又会知道自己有个孩子吗?

    他那样的人,知道自己有个孩子,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想从杜建辉手里将夏母安安全全接回来,好像是不可能的了,这杜建辉根本不是想爬副市长的位置,他就是想亲手送他入狱。

    是啊,他夏梓修几乎抢走了他的一切,他当然恨自己入骨,可是让夏梓修感到无法原谅的是,这个男人从始至终都不觉得十年前自己做错了,他依旧理直气壮,依旧意气风发,他是警察局局长,他就一定要摆出那份威严,继续装着他内心虚假的正义。

    让路槿桓将杜母接回来,同样也是不明智的……

    他不能让杜母落入路槿桓手里,半点都不行。

    所以最快最容易的方式,就是他一人潜入杜建辉的所在,将夏母“偷”回来。

    夏梓修靠在皮椅上,伸了伸懒腰,重新套上衣服,没法等了。

    “你又去哪?”

    “我还有点事情没处li完,不用等我了,你自己睡。”

    “……”杜芮应了声。

    夏梓修出门,开着车子到达杜建辉的别墅,他车子刚停下,便看到路槿桓开着车子从他身边擦过,而后车座里,杜母靠着。

    夏梓修心下一惊,立刻掉头,而后紧跟在后。

    路槿桓的车里,杜母就坐在路槿桓身边。

    “是梓修的人?”杜母问道。

    路槿桓轻笑,而后看向杜母,眉眼一弯,“伯母,我是梓修的敌人。”

    “……”杜母先是一愣,而后笑出声,“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和长辈开玩笑。”

    路槿桓看了眼和颜悦色的杜母,“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和您开玩笑么?”

    杜母看着路槿桓清俊的面容,“可是我怎么看,你都更像是梓修的朋友。”

    “……”

    “伯母一把年纪了,很会看人的。”杜母脸上挂着一丝苦笑,“可能是因为年轻的时候不太会看人。”

    “是指杜局长在您和他的权利地位面前选择了那些不怎么讨人喜欢的东西这件事?”

    杜母叹了口气,“不管怎样,现在都无所谓了。我只要女儿过得好,我都无所谓。”

    路槿桓轻嗤一声。

    杜母看着路槿桓,也不由得好笑出声,“你这孩子还挺叛逆的。”

    “……”

    杜母伸手轻轻碰上他的眉宇间,“眉宇宽阔,应该是个很有气度的人。”

    气度……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路槿桓抿着唇,不语,是这妇人过于迟钝,还是他看上去真的没那么……坏……

    “不想说,那我就不问。”杜伯母说着,而后笑道,“那你今年多大了,有没有对象?要不要阿姨帮你寻个好人家?”

    “哪家的女儿愿意嫁给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路槿桓依旧冷嗤,话里全是嘲讽,看向杜母,“您的女儿如何?”

    杜母微愣,而后又笑了,“你这孩子,是不是认识我家芮芮?”

    “……”

    “难不成,还喜欢我家芮芮?”

    “喜欢?”路槿桓轻笑,“你女儿身上哪点值得我喜欢?”

    杜母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路槿桓,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她都一个人住,家里没有丈夫,也没有孩子,变得寂寞了,看到路槿桓,竟有种莫名的心疼,莫名的……母性情怀,就像之前在孤儿院里看到的那些孤儿一般。

    “孩子……你父母呢?”

    杜母惊觉自己失言,但还是问出了口。

    “无父无母。”路槿桓双手环胸,毫不在意的说道,他看向杜母,“现在,不是有很多女孩,挑丈夫的标准,都最好搭上个无父无母吗?我条件还不错吧。”

    “……”杜母没想到他真的是个孤儿……他看上去毫不介意,但是杜母这个年龄的女人,别的都没有,就是母爱情怀泛滥。

    她伸手就松开路槿桓环在胸口的双手,而后握住他的大手,“孩子,我不介意你叫我一声妈妈。”

    “……”路槿桓震鄂的看着手心,妇人的手并不暖和,甚至带着些微凉,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和比自己年龄大这么多的人相处,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相处……

    他杀过很多人,包括像杜母这样年纪的女人,他手下没有留过情,当然,他并不是指杜母有多特别,但是路槿桓想,这辈子,能对他说出这句话的人……

    竟然还能存在……

    呵呵……

    他猛地抽回自己的手,“这些话留着给你那些需要母亲关怀的孤儿院小朋友吧!”

    杜母看着空掉的手心,她轻笑,“我在想,如果我也有个儿子,会不会也像你这样叛逆……还年轻的时候,我老公一直希望我能再生一个儿子,但是我坚持,只要芮芮一个就够了,好像直觉告诉自己,有了这个女儿,就什么都不缺了。”

    路槿桓看着前座外的后视镜,夏梓修的车子紧追在后面。

    “就是因为当初你没有听你老公的话,所以现在没了女儿,就审美都没了。”

    路槿桓冷声道。

    杜母眸子低下,“但如果还有下辈子,我还是要芮芮做我的女儿。孩子,你一定见过我家芮芮吧……”

    “没见过。”路槿桓冷冷道。

    杜母轻笑,“你和芮芮一样,说假话的时候,表情都很不自然。”

    “……”

    “你这老太婆,废话不是一般的多。”路槿桓下着结论。

    “人老了,就这样。”杜母说道,“等你当了父母,等你老了,也都会这样。”

    路槿桓依旧看着后视镜,心下烦躁的紧。

    杜母看着他良久,而后道,“孩子,你可真能忍。”

    “什么?”路槿桓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什么?

    杜母叹了口气,拉过他的手臂,直接将大衣袖子往上撂,看着手臂上一道近十厘米左右的口子,里面的衬衫都被染成了血红。

    路槿桓不自在的抽回手臂。

    杜母拿过一旁的纸巾,“伸过来,这种时候倔强什么?倔强,血就不留了?”

    “……”

    硬扯过他的手臂,杜母看着这伤口,这是刚才他一个人闯进别墅,被杜建辉设置的机关给伤到的口子。

    她看得很清楚,他只是皱了下眉,而后便若无其事的用大衣袖子遮好,背着她就直接挑下二楼,不知道这腿……有没有受伤……

    路槿桓硬是扯回了自己手臂,面色冷硬不已,伸出左手,靠在她后颈出一记力度恰好的手刀。

    杜母晕了过去。

    “停车。”路槿桓冷漠道。

    夏梓修一路上紧追不舍,最后路槿桓的车子停在大桥上,他扶着杜母下车,让杜母靠在桥头。重新坐上车子,就离开,没有再停留半分。

    夏梓修停下车子,打开车门,就跑到杜母面前,忙扶起坐在地上的杜母,看着路槿桓开走的车子。心下一时复杂不已。

    ps:亲们,剩下的十一点前更完,小君加大马力中,太晚了,亲们就明天一起看看哈~~

    !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索欢无度,强占腹黑总裁相邻的书:艳说韩非重生盘古神佑末日异世无相逍遥牧唐希灵帝国诸神十二乐章轮回巅峰重生之绝世星辰终极战士X一龙时代重置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