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索欢无度,强占腹黑总裁

正文 【娇妻胸猛】072 花贱人,给我搞搞清楚!

【书名: 索欢无度,强占腹黑总裁 正文 【娇妻胸猛】072 花贱人,给我搞搞清楚! 作者:寻君

索欢无度,强占腹黑总裁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名门闺战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    夏梓修微微侧首,“嘉怡是殷洛的搭档,她最清楚殷洛这几年的事情……”

    “epi……epiphyllum……昙花……暗夜开花……花夜……”

    施容一时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夏梓修尽管也震惊,但终究是身经百战,“仅凭这点并不能断定她和epi的关系。所以,恐怕我得再回一次意大利。”

    施容看着夏梓修,“做什么,我去意大利,你别去了,阿洛这边,你留下来,我怕……”

    夏梓修听到施容说怕,不由觉得好笑,“你怕?”

    施容抿着唇,良久,她点头,虽然,之前,她怀疑她,但是很快,她的怀疑就被花夜给消除了,不仅如此,她甚至还劝说殷洛也对花夜放下戒心……

    然而事实上呢……如果花夜真的和epi有剪不断的联系,可见,她是个可怕到什么地步的女人。

    她是在拿命和他们赌,如果连命都不要了,光是这一点,殷洛就赌不起,换做以前没什么,可是有了家庭,有了丁佳琪的他呢……

    赌的资本都没有。

    双方不断交火,很有可能到最后来个玉石俱.焚。

    施容想着当时花夜所受的重伤,就感到后怕……什么样的人能对自己下手那么狠……

    “怕什么?”夏梓修依旧挂着浅笑,“怕花夜会把你吃了?”

    施容睨了他一眼,“我要怎么和佳琪说?我应付不来……”

    “先别告诉她,尽量瞒住她,瞒到我回来。”夏梓修神色严肃起来,他伸手拍了拍施容的肩膀,“赤门是我们们三个人一手创下的,任何人都有可能背叛我,但我坚信,你和阿洛不会。”

    施容再次狠狠瞪了夏梓修一眼,“你就嘴上说得好听。”

    夏梓修扯开嘴角,“一定要瞒住,还有你,千万不要靠近别墅,听阿洛的。”

    殷洛最后的话在夏梓修听来,除了警告他们有危险还是警告他们有危险……

    良久,施容才点头。

    夏梓修伸了神懒腰,“还有落落,帮忙照顾着点,这几天我回去的少,又在闹脾气了。”

    想到落落,施容又是一阵叹气,“阿芮再不回来,我看你怎么办!”

    “……”夏梓修顿时心生无奈,越来越觉得只有一个男人在家,果然没有办法,顾周全孩子,头一年还好,第二年,只觉得身心疲惫……

    加上最近忙的紧,放在落落身上的时间越来越少。

    “好了,我知道了。”施容不再奚落他,见他套上风衣外套,拿出手机,便往门外走,不由问道,“你干嘛?”

    “去意大利。”

    “现在?”丁佳琪看着屋外已然漆黑的天空,“明天再去吧。”

    “花夜如果只是和epi有关系,还不打紧,如果她是epi的头……那我们们真的是一分钟都耽搁不了。”夏梓修的神情严肃。

    花夜肯花这么长的时间,花这么大的代价,走到殷洛身边,必定是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和最精密的心思。

    如果不照着她的剧本走下去,后果谁都料不到。

    然而,即便是想到了这一层,夏梓修心里还是有疑惑。

    以殷洛的手段,即便花夜再怎么威胁,也应该不至于手足无措,对付不了才是……

    这其中还有些什么?

    夏梓修带着疑问走出公寓,再次前往意大利,找出花夜的真实身份。

    施容有些虚软的靠在窗边,此刻想起来,刚才在别墅里的打斗,如果不是殷洛强制拉开花夜的举动……

    她会如何?会被花夜杀了吗?

    花夜敢杀她吗?

    施容拿不定。

    她分明看的出,殷洛在隐藏着些什么,打斗中,殷洛的脸色为什么那样不好?竟和丁佳琪口中所说的症状有些相似……

    难道是花夜给殷洛下了药?

    不对,如果是单纯的下了药,殷洛的第一反应应该是想方设法将信息传递给她才对……

    到底是怎么回事?

    言情小说吧首发,请支持正版阅读

    兰苑内,丁佳琪和司马空红在客厅里在学一些基本的防身术,但是一个钟头后,司马空红就很郑重的摇了摇头。

    “佳琪,格斗方面,你的悟性真的是差到了一种极点。”

    丁佳琪汗颜,学到现在,她大概也能感觉的出来自己的悟性实在是有够差。

    “当别人站在你的正前方,扣住你的双手,你应该用你的膝盖去顶对方的要害。”司马空红认真的解释道,“无论男女,下身都是要害。”

    丁佳琪听是听得认真,头也点的很笃定,不一会儿,云诺来了。

    “又在练?昨晚练的还不够?”云诺轻笑。

    丁佳琪见云诺了,有些惊讶,“你怎么来了?”

    云诺抓了抓脑袋,“我来见大红。”

    “……”丁佳琪皱眉,“那阿洛呢?”

    云诺可以这样来回跑,是不是证明,他们的事情已经处li的差不多了?

    “他……还在忙。”

    云诺面对着丁佳琪的大眼,总有种自己在犯罪的感觉,现在丁佳琪并不知道殷洛的情况,他们要做的是先瞒住她……

    “忙?”丁佳琪仔细咀嚼着这个字的深意,而后又问道,“可是两个小时前,我才和他通过电话,他说不怎么忙了……还说晚上会过来……”

    “你和阿洛通了电话?”云诺显然很震惊。

    “我和阿洛通电话很奇怪吗?”

    云诺惊觉自己失言,表现的有点过……忙道,“没,没有很奇怪……我忘了,阿洛是和我说过晚上会过来。”

    丁佳琪一张脸冷了下来,静默的看向云诺,“我没和他通过电话。”

    “……”一句话让云诺和司马空红心头一紧,她在试探云诺……是察觉出什么了吗?

    见云诺神情有些呆滞,立刻紧追不舍,“你们在瞒我什么?”

    “啊?怎么会,没有。”云诺忙说道,“阿洛哥是真的在忙,他空下来肯定会来兰苑接你。”

    丁佳琪细细的看着云诺,而后再看向司马空红,总之一双大眼睛来来回回的转个不停。

    “我给他打个电话……”丁佳琪说着就要转身上楼,就在这时,施容走了进来,好巧不巧。

    “佳琪。”

    丁佳琪顿住步子,见施容也来了,心头更是郁结,“你怎么也来了?”

    “我来转告你一声,梓修给殷洛下了个紧急任务,他已经出国了,估计要一个礼拜才能回来,任务比较重要,而且有一定危险度,阿洛让我给你带话,让你暂时不要和他联系。”

    丁佳琪眉头微皱,“他什么时候走的?”

    “今天早上……”施容说道,“一大早就走了。”

    “难怪我给他打电话,没人接。”丁佳琪其实心下一直悬着,因为从昨晚开始,就没能和殷洛取得联系,她猜他有可能在执行一些重要的任务,所以也不敢堂皇的不停的打过去。

    站在一边的云诺和司马空红长舒了一口气,只觉得施容这一来,来的实在是太巧了。

    丁佳琪拉过施容,径自往楼上卧室走,坐在床边,她问她,“阿容,怎么样?”

    “阿洛的状况吗?”施容自然知道丁佳琪要问什么。

    “恩。”

    “我检查过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可能真的是这些日子太疲惫导致的。”施容其实也很在意,但是要压住丁佳琪的好奇心,她只能这么说。

    丁佳琪这会儿才放下心来,“没有问题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施容看着丁佳琪,良久,她问道,“其实花夜如果一直留在殷洛身边,你也会不安吧……”

    “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却是是不安。”丁佳琪老实道,“今天从早上开始,到现在,心里一直发慌……阿容,我是不是病了?”

    施容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轻笑,“健康的很。”

    丁佳琪往床上一倒,仿佛下一秒就要睡了,“那阿容你呢?没有任务吗?”

    “有,但现在有点空,你不是担心殷洛的情况,我想先过来告诉你,会好一点。”

    “谢谢。”丁佳琪认真道。

    “对了,佳琪你以前是天娱传媒的记者对吧?”

    “恩啊。”

    “现在天娱已经被红日吞并了,改名为天阳传媒。等事情结束,你要不要继续当记者?”

    丁佳琪睁开眼睛,“给殷洛生个孩子再说。”

    说着,她便抚着自己的肚子,而后又问向施容,完全把施容当成了百科全书般,“我和阿洛也结婚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我的肚子就是没有反应?”

    施容无语,结婚到现在也没多长时间吧……再说了,怀孕这种事情,哪有那么容易。

    丁佳琪无奈的叹了口气,竟学起了之前殷洛的语气,“宝宝,宝宝,你快点出现吧……”

    施容唇角挂着浅笑,但是这笑容挂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见丁佳琪有些疲惫,似是要入睡,施容便安静的走了出去。

    楼下云诺和司马空红坐在客厅里,叫来施容。

    “还好你来了……”云诺依旧是心有余悸。

    不然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从现在开始,你闭嘴,别有事没事往兰苑跑,梓修那边并不轻松。”施容冷声道。

    云诺低头,无奈。

    司马空红看向施容,“老大有说过什么时候回来吗?”

    “还不知道。”施容抚了抚自己的脑袋,她看上去也很疲惫。

    “花夜还真的是……彻底的变了个人……”

    司马空红叹了声,一大早接到施容的电话,将大概情况告诉她之后,司马空红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之后,心下却是一阵一阵悸怕。

    “我有任务给你,大红。”

    “什么任务?”

    “看紧了丁佳琪,但是不能盯的太紧,她相当敏锐,不管是说话还是行动,你们都要小心再小心,一旦让她发现,我们们根本没有办法解释。”

    将epi的事情向她灌输?可她的立场和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办法看到自己的男人怀里抱着另外一个女人。

    更何况,她要的解释,他们自己都没有拿到手。

    司马空红和云诺相当赞同的点了点头,似乎是已经认识到了丁佳琪的敏锐,可怕之处。

    然而……

    就在他们以为今天已经瞒过去了,丁佳琪却又做出了出乎他们意料的举动。

    呆在卧室里躺在床上的丁佳琪根本没有睡着,她直觉施容亲自过来,是为了一些其他的目的。

    而殷洛出任务这件事情……

    她拿起手机,静默的又拨出殷洛的手机,一声两声……和昨天一样,似乎是没有人接,就在她即将挂掉的时候,电话被接起了。

    “佳琪么?”是花夜的声音。

    丁佳琪一颗心瞬间被勾了起来,“阿夜,阿洛呢?”

    “恩……”花夜的声音听上去支支吾吾的,“……佳琪……阿容没有和你说嘛……”

    丁佳琪勾起嘴角,心稍稍放下些,“哦,说了,他出任务了……我只是想……”

    “出任务?”那边的花夜一脸惊讶。

    让这边稍稍放下心的丁佳琪,再次警惕起来。

    “不是出任务吗?”

    “佳琪……看来阿容没有和你说……恩……可能是怕你……”那边的花夜就知道施容没有胆子告诉丁佳琪。

    这样的话……就更好了!

    “什么?”

    “我告诉你的话,你不要生气……”花夜的声音软了下来,听得丁佳琪很是不舒服。

    丁佳琪的眉头皱起,“究竟是什么事情,快点说。”

    “阿洛他已经退出赤门了……”

    “……”丁佳琪脑袋“轰”的一声就炸开了,退出赤门了?!

    “他已经和我……在一起了……”花夜的声音听上去怯怯的,一点也不符合她一贯的作风。

    他已经和花夜在一起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丁佳琪听不明白。

    “昨天阿容来了,她撞见了我和阿洛……”

    “……”

    话不用多说,丁佳琪已经能猜到几分,这样的话,今天云诺和司马空红诡异的神气,她便懂了,而施容特地过来一趟的意味,她也懂了。

    “撞见了什么?”但是依旧不死心,她还在继续问。

    “就是……在一起……”

    丁佳琪闭了闭眼睛,“花夜。”

    “佳琪……你先别生气……我知道你现在知道不可理喻,但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

    “你们现在在哪?”丁佳琪问道。

    “在别墅……”花夜的声音依旧是怯怯的,她小心翼翼的说道,事实上,唇角已经勾起了大大的笑容,几乎就快延伸至耳朵。

    “阿洛呢?把电话给他。我有话要问他。”

    “他在洗澡……”花夜说道,“恩……佳琪……你……”

    “等我过来。”丁佳琪挂掉了电话,她现在的脑子一片空白,这两天的事情,让她的脑子异常的混乱,每件事情都想不到头,也想不到尾……

    她只能无奈的求助于别人,求助于阿容,求助于云诺,求助于大红……

    可事实上,殷洛是她的丈夫,她却要从别人那里知道他的情况。

    她觉得这段婚姻开始慢慢出乎她的意料,开始慢慢朝着一个和预想不太一样的轨道发展。

    看来,总是从别人那里得到消息,好像不行。

    不亲自站到殷洛面前,不亲自确认,估计接下来,她要吃不下饭,谁不着觉了……

    殷洛是个严谨的人,夏梓修,施容,云诺,司马空红,他们都是,丁佳琪很确信,但是这两天,他们却是状况百出……

    说实话,也不知道是她自己过于敏感,亦或真的是现在的情形和她所想的完全两个发展。

    总之,丁佳琪坐不住了。

    然而,她没有贸然的就往外跑,她没打算让施容和司马空红知道,她很确信,这两个女人,会拦住她。

    所以丁佳琪最后选择的是直接从屋内悄悄走进地下停车库,从兰苑的后门开走了车子。

    车子一路狂飙,丁佳琪的手紧紧握在方向盘上,她穿着件简单的t恤衫,配着牛仔裤,很简单的装备。

    飙到别墅的时候,丁佳琪明显察觉到别墅的不对劲,自从知道自家屋顶上住着人之后,她每每回来总是会往屋顶上瞄上两眼,但是今天,屋顶上没有人。

    停好车子,推开门,就往别墅内走去,殷洛就靠在客厅沙发上,花夜依旧是枕着他的大腿,侧躺着。

    见丁佳琪走进来,殷洛显然是震愕的,他猛地看向花夜,“你干了什么?”

    花夜一脸无辜,“是佳琪自己要来的。”

    殷洛紧紧抿着唇,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已经那样警告过夏梓修,夏梓修肯定能领会他的意思,绝对不会让丁佳琪靠近这里才是!

    丁佳琪看着他们,眼里全是不可置信,那一刹那,她的心狠狠的痛了一把。

    “阿洛,你在干什么?”丁佳琪问他,声音里全是她的不解和质疑。

    殷洛起身,走到她面前,“谁让你过来的!快点回去!”

    面对殷洛的大吼,丁佳琪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我问你,你在干什么!”

    殷洛闭了闭眼睛,声音又冷了几分,“我让你回去,你到了没?”

    “回哪?!”丁佳琪双手将他猛地一推,“我是你老婆,我们们的婚房是这里,我家是这里!你让我回哪?!”

    殷洛见她情绪激动,心下不忍,然而身后是花夜……

    “回兰苑。”

    “我不回去!”丁佳琪看着他,再次伸手推开他,直接大步走到花夜面前,不慍不恼,“把东西收拾收拾,滚出这里。”

    “佳琪……”花夜一张脸顿时就塌了下来,一脸委屈,“你别怪我……”

    “滚出去,我就不怪你。”丁佳琪现在眼前还是她靠在殷洛大腿上的样子。

    “可是……我滚出去,也要阿洛同意才是啊……”花夜淡淡道。

    “他不同意,那也要滚出去!”丁佳琪说着,就一把拽过花夜的手,她受不了,受不了!根本受不了!

    见丁佳琪碰到了花夜,殷洛心头猛地一颤,一把将丁佳琪拽了回来,“放开她!”

    丁佳琪错愕不已的看着自己的手腕,因殷洛用力过猛,而红了一圈。

    “你是在和谁说?”丁佳琪红着眼睛抬起头看向殷洛。

    殷洛见她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放开花夜。”

    “……”丁佳琪眨了眨眼睛,“殷洛,我昨天早上才从这里出去,只是一个晚上而已……”

    “以后,你都不用进来了,回兰苑去,怎么来的,怎么回去。”殷洛说的冷淡至极。

    丁佳琪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她拼了命的想从他眸中看出些端倪,但却没有,谁让他天生就长了一张冰山脸呢……

    一冷起来,即便是她,也什么情绪都看不到了。

    “为什么……恩?”她看着他,“我不懂……这太突然了……”

    殷洛何尝不知道,这太突然了?可即便是他,也没有准备的时间,又哪有空给她准备的时间呢……

    “佳琪,你乖点,回兰苑好不好?”

    “不然……佳琪也住在这里好了,我不吃醋就是。”

    丁佳琪闭了闭眼睛,“花践人!你给我搞搞清楚!我才是这里的正牌夫人!”

    “那又如何,阿洛又不会赶我走……”

    丁佳琪再次深吸一口气,看向殷洛,“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我不许你把我推开!”

    “回兰苑!”

    还是这样的话。

    丁佳琪上前一步,伸手便环住殷洛的腰,而后笃定道,“我知道一定是花践人对你做了什么!她是不是给你下毒了,还是威胁了你什么?你告诉我,老实告诉我,我求你了,我真的受不了……”

    她摇着头,“你究竟要把我推开几次才甘心?”

    殷洛的心蓦的抽紧,为了她这句含泪带着呜咽的话。

    要把她推开几次才甘心?

    第一次,是知道自己杀手的身份配不上她,无论心下有多少悸动,也只把她当做陌生人。

    第二次,双目失明,知道自己再也没办法像个正常人一样护她一世安好,离开她。

    第三次……

    他又要推开她吗?

    “我不爱你了,这是原因。”殷洛看着她,“你说过,如果有一天我不爱你了,告诉你,你会自己离开。”

    !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索欢无度,强占腹黑总裁相邻的书:剑仙也风流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