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庶女妖娆

正文 第181章 真相

【书名: 庶女妖娆 正文 第181章 真相 作者:我吃元宝

庶女妖娆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龙符追美高手韩娱之掌控星光绝世皇帝妖孽兵王青城道长大逆之门武侠世界大冒险在日本渔村的日子超时空垃圾站仙路至尊情深不寿    罗侧妃将自己关在屋里,谁也不许进来。打开最里面的箱子拿出那个小瓷瓶,手都在发抖。回头看了眼,屋门关的严严实实的,没有人在外面。罗侧妃闭上眼,沉住气,再次睁开眼睛后,手已经控制住了颤抖。

    打开瓷瓶瓶盖,那里面的药没有任何味道,看上去就跟一般的面粉似得。谁会想到这药竟然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将药全部倒在水杯里,摇一摇,水杯里的水很快又变得透彻。担心瓷瓶里还有残余的药粉,罗侧妃干脆倒了水进瓷瓶。如此药全都溶入水中。

    罗侧妃深吸一口气,胆怯的看了眼那剧毒的药物,心里头发慌。不过情势不容她迟疑,将掺入了毒药的水全都倒在花盆里面。无声无息,只是那花草转眼间就枯萎变黄变黑。好恶毒的毒药。

    做完这一切,罗侧妃只觉着身心俱疲,好似出了一身大汗一样。擦擦额头,扶着桌子回到椅子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叩叩叩——门被敲响。罗侧妃惊了一跳,厉声问道:“谁?”

    “是奴婢。”陪嫁嬷嬷在门外说道,“侧妃,时辰不早了,是不是该用晚饭了。妤姐儿正等着侧妃呢。”

    罗侧妃松了口气,心里头也在嘲笑自己,真成了惊弓之鸟。“稍后,本侧妃一会就来。”

    罗侧妃收拾好所有东西,至于那花盆,想了想还是晚点再收拾,免得被人疑心。收拾好一切后,罗侧妃这才开门出去。“走吧。”

    陪嫁嬷嬷跟在罗侧妃身后,望着罗侧妃的背影,心里头很是担忧。别人不知道,她贴身伺候自然看的出罗侧妃这段时间很不对劲。加上王府出了下毒的事情,更是风声鹤唳。陪嫁嬷嬷心里头安慰自己,没事的,一定没事的,一定是她想的太多了。

    一大早五王爷就来了喜乐堂。齐氏表现的很平常,和以往的态度没什么不同。

    “王爷也别太操心了,王府这么大,那么多人,要查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查出来的。王爷还是放宽心好点。”

    五王爷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茶水送上,齐氏要亲手送给五王爷,结果却被小顺子拦住,恭敬说道:“王妃恕罪,非常时期,奴才不得不小心。”

    齐氏怔愣,这是什么意思,怀疑到她的头上?

    五王爷摆摆手,“王妃不用多心,那奸细一日不查出来,本王是一日不得安宁。如今也不过是权宜之计。”

    齐氏尴尬的笑笑,很是不自在,“王爷放心,妾身能够理解。”

    小顺子先是喝了口茶水,确定没有问题,这才递给五王爷。

    齐氏小心问道:“王爷,如今查找奸细的事情可有线索了?”

    五王爷冷冷一笑,“王妃关心了,差不多已经有了眉目。王妃放心,顺利的话,很快就有结果了。”

    “哦?那可是要恭喜王爷。”齐氏有点怀疑,找个奸细能这么快吗?齐氏却不知道自从事发后,有了怀疑目标,五王爷的谋士就帮忙设计了一个圈套。若果真是潜藏在王府的奸细,十有**奸细是会往圈套里面跳的。而作为诱饵的东西,就是齐氏曾经交给五王爷那份要命的资料。这样贵重的东西,若是太子知道了,别说一个奸细,就是十个百个奸细也能派出来。五王爷等的就是太子那边动手。

    小全子从外面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启禀王爷,奸细已经被抓住了,这会顾公公正带着人在审问。顾公公让奴才过来禀报一声,说是刑房太过污秽,让王爷就别过去了。有了进一步的消息,顾公公会及时派人禀报的。”

    “抓住呢?”齐氏愣愣的,怎么这么快。

    五王爷却畅快的笑了起来,“哈哈,好,好,顾忠果然能干。刑房污秽又如何,本王这就去亲眼看看,究竟是谁胆敢在本王的府邸内兴风作浪。王妃稍后,本王去去就来。”

    齐氏送走五王爷后,心里头还有点不太真实。怎么就抓住了,那之前派人去骚扰罗侧妃,罗侧妃大闹,岂不是都是一出戏。其实五王爷在那之前早就有腹案了吧。亏的陆瑾娘还处心积虑的想要将罗侧妃牵扯进去,可真够傻的。

    陆瑾娘同样呆呆的,有点不敢相信,问邓福,“真的抓住了吗?”

    邓福点头,“的确抓住了。”顿了顿,邓福又道:“夫人如今该知道,那罗侧妃的确没有作案的动机。”

    陆瑾娘皱眉,揉揉头,觉着有点糊涂。王府内真的有奸细?之前还以为是五王爷他们自己猜测的,做不得数。这年头哪来那么多的奸细。王府管理的如此严格,那些奸细如何能够瞒过所有人,同外面传递消息。

    “真的不是罗侧妃?”

    邓腹点头,强调道:“夫人,的确不是罗侧妃。之前夫人是冤枉了罗侧妃。”

    陆瑾娘自嘲一笑,“我竟然冤枉了她?”这件事情似乎有点好笑。陆瑾娘无法反驳,挥挥手,“行了,你继续关注那边吧,有什么消息尽快过来同我说。”

    “奴才遵命。”

    奸细的嘴很硬,顾忠用尽了法子也没能撬开对方的嘴。最后换上侍卫头子出手,经过一个晚上的通宵,到了早上,奸细总算全都吐了。

    顾忠一夜没睡,得了消息后急急忙忙的去找五王爷。而五王爷正在齐氏这里。

    顾忠见齐氏也在,犹豫了一下。五王爷皱眉,“有什么消息?奸细可是开口呢?”

    “启禀王爷,说了。不过说的不多。”

    “都说了些什么?”五王爷焦急的问道,“那毒可是奸细下的?”

    “这个奸细没承认,不过他交代了其他几件事情。其中有关于世子的。”

    齐氏猛地站起来,“世子的?顾忠你告诉本王妃,是不是世子的过世是被人暗算的?是不是?是不是找到了证据,究竟是谁,是谁在处心积虑的谋害本王妃的世子?”

    五王爷大皱眉头,顾忠很是犹豫。五王爷发火了,“顾忠,有什么话就说,本王和王妃都承受的起。”

    “启禀王爷,据那奸细交代,世子的死是一起精心策划的阴谋。世子的确是被人害了。”

    “我的世子!”齐氏顿时就叫了起来,满眼的泪水,“王爷,你听见了。当初妾身就说过世子是被人害的,是有人处心积虑的在谋害世子,可是王爷你却说什么是意外。这哪里是意外,这分明就是暗算。王爷,你当初答应过妾身的,只要有一日查出世子过世的真相,你就要帮世子报仇。”

    五王爷阴沉着一张脸,问:“顾忠,那奸细究竟是谁派来的,究竟如何害的本王的世子?究竟是听了谁的命令,这王府里可有他的同谋?”

    顾忠低着头,小心的说道:“启禀王爷,那奸细交代的并不详细,不过可以确定那奸细是东宫派来的。”

    东宫?果然是东宫所为。

    “王爷,王爷你可要为世子做主啊。”齐氏大叫,又问顾忠,“顾公公你可问清楚了,那奸细究竟是太子妃派来的还是太子派来的。他的同伙是不是还在王府,究竟是谁,是不是罗侧妃?”

    五王爷皱眉,“王妃慎言,这事与罗侧妃无关。”

    “怎么就没关系了。东宫派人暗害世子,若是王府没有策应,凭他一个人如何能够做成,还能在王府里潜藏这么多年没出事。这事肯定是和罗侧妃有关系,世子过世,她的继哥儿就成了王爷的长子,她才那个真正受益的人。这件事情若是跟她没关系,妾身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求王爷为世子做主。”齐是干脆就给五王爷跪了下来。

    五王爷很是不满,干脆对顾忠吩咐道:“继续问,势必要将所有事情问的一清二楚,一定不能有疏漏。特别要问清楚他是怎么害的世子,究竟有没有帮手,王府的内应是谁。还有究竟是东宫太子还是东宫太子妃指使,都给本王问清楚。”

    “奴才遵命,奴才这就去。”顾忠有点犹豫,“启禀王爷,那人受了刑,奴才担心他熬不住。”

    “无论如何都要让人将所有知道的吐出来才准死。若是没交代清楚就死了,就将他的肉剁碎了拿去喂狗。总之,不管你们怎么做,本王只要知道结果。”

    “奴才晓得,奴才这就去。”

    齐氏在喜乐堂大闹,叫着罗侧妃是凶手,这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住,很快就传了出来。

    陆瑾娘听后冷笑,问邓福,“你觉着罗侧妃会是谋害世子的凶手吗?”

    “奴才不知。不过罗侧妃的确是世子过世后受益最大的人。至少二公子如今已经是王府的长子。虽然不是嫡子,但是罗侧妃出身高贵,二公子未尝没有可能。”邓福一板一眼的。

    陆瑾娘点头,“你说的很不错,罗侧妃的确有嫌疑。只是若是罗侧妃真的牵连进去,你说为何事后她不想办法将那奸细处li掉,或者干脆让那奸细想个办法出了王府,如此也就没有今天的事情了。”

    邓福奇怪的看着陆瑾娘,“夫人的意思是罗侧妃不是凶手?”陆瑾娘不是挺希望将罗侧妃干掉的吗,怎么这会又开始帮罗侧妃说话。

    陆瑾娘长叹一声,“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我还在宗人府,王府是个什么情况谁知道了。或许是,或许不是。就看那奸细怎么说了。总归只要指认了罗侧妃,罗侧妃这次就一定跑不掉。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邓福你跟着我一起去一趟喜乐堂。估计这会大家都往喜乐堂赶去。”

    “是,奴才这就准备。”

    罗侧妃拿起一个茶杯就狠狠的仍在地上,“嬷嬷这是什么道理。之前是陆氏冤枉本侧妃下毒,如今只因为那奸细是东宫派出来的,王妃就冤枉说是本侧妃害了世子。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嬷嬷,你说我该怎么办。难道就该被她们一起联手糟践吗?”

    “侧妃息怒。侧妃,这会大家都往喜乐堂赶去,为免有人在王爷跟前进谗言,还请侧妃赶紧过去,找王爷分辨清楚。侧妃这会可别忙着生气啊,如今要紧的是要恢复侧妃的清白。”

    罗侧妃怒不可歇,“嬷嬷提醒的对,本侧妃不管如何生气,也不能解决问题。本侧妃这就去找王爷分辨。本侧妃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任何人都别想栽赃嫁祸。就是王妃也不行。一个个的别想都将屎盆子往本侧妃头上扣。没那么便宜的事情。”

    罗侧妃收拾妥当,斗志昂扬的去往喜乐堂。

    喜乐堂果然热闹,所有人都赶了过来,就连大肚子柳美人也没落下。夏美人在香榭院闹的不可开交,这么热闹的事情怎么能错过了。可是那大门死死的锁着,就是齐氏当家后,也没让人将那锁给取下。齐氏如此做也算是给夏美人敲了回警钟,可别仗着有几分姿色,就轻狂起来。

    罗侧妃最后一个赶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罗侧妃无所畏惧的走了进来。齐氏一见她,控制不住的仇恨从心里头冒出来,拿起杯子抬起手就朝罗侧妃扔过去,“你这个毒妇,赔我的世子。”

    罗侧妃堪堪躲开,面无表情,“我没害过世子,若是我害了世子,我天打雷劈。”罗侧妃掷地有声,指天发誓。

    “你还敢狡辩。”齐氏怒不可歇,指着罗侧妃大骂,“你这个毒妇,到了今天你还敢狡辩。那奸细都交代了,你还敢说你没做过。就是你,就是你同东宫的人联手起来害了本王妃的世子。就因为他碍着你了,对不对?世子一死,你的儿子就是王爷的长子,你以为你就可以谋算整个王府,以为王府会落到你们罗家你们裴家的手里,我告诉你做下恶事是有天报应的。这不,老天爷都不放过你,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竟然让真相大白。哈哈,老天开眼。罗氏,今日你死定了。”

    罗侧妃冷着一张脸,大声说道:“我说过我没做过,从头到尾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情。王妃你失去世子很痛心,但是不能因为那人同东宫有关系,就算在我的头上。是,太子妃是我的表姐,裴家是我们们罗家的表亲。但是别忘了我更是王爷的女人,我的孩子是王爷的孩子。而且当年自从王爷出事,太子妃就迁怒到我的头上。始终不肯见我。在座的都该记得,那段时间我从来没有进过宫,又如何能同东宫联手?再说了,若真是我下的毒手,那我为何要将继哥儿置于那么尴尬被人怀疑的位置?为何不换别的,不会被人怀疑到头上的方式。王爷,妾是无辜的,妾从来就没想过要谋害太子。妾虽然嘴巴上说的凶狠,但是妾这个人其实没有坏心的。求王爷明鉴,求王爷还妾一个清白。”

    “你敢说你清白。罗氏,你还我的儿子,还我的儿子。”齐氏状如疯癫的扑了过来,狠狠的打在罗氏的脸上。

    罗侧妃没有乖乖的站在原地等着被齐氏打,而是重重的将齐氏推开。齐氏脚下不稳,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大家都愣了下,有点反应不过来。齐氏趁机叫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杀人凶手,害了我的儿子不算,还敢对我动手。好的很,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定要将你千刀万剐,才能消了我心头之恨。”

    “够了。”

    五王爷厉声呵斥,“此事本王自会查清楚。”五王爷阴冷的目光从齐氏扫到罗侧妃身上,罗侧妃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只听五王爷说道:“不管是谁害了本王的世子,本王都绝不会姑息,即便是远在天边,本王也要将此人斩于刀下。”

    罗侧妃的身体更加剧liè的颤抖起来。

    齐氏哈哈大笑,“姓罗的,你心虚了吗?啊?你这是心虚了吗?你就等着死吧,就是死本王妃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我没做过。”罗侧妃死死的咬着嘴唇,一脸倔强坚定,“王爷,妾没有做过。此事与妾一点关系也没有,妾是被人算计了。妾真的是无辜的。”

    “是不是无辜的,本王自会查清楚。”五王爷冷冷的说道,“你放心,若是你真的没做过,本王定不会冤枉你。”

    罗侧妃的心冰凉,那个奸细会说些什么,会交代些什么。这一切是不是太子妃裴氏的阴谋,是不是她在处心积虑的暗算所有的人。罗侧妃捏紧了拳头,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

    顾忠急急忙忙的进来,齐氏猛地站气来,问道:“顾忠,如何呢?那人可是交代了,是不是罗侧妃做下的?”

    顾忠看了罗侧妃一眼,“启禀王爷,奸细没能熬过用刑,已经死了。”

    “死了?顾忠你做的是什么事情?”齐氏无法不失望,无法不心焦。看着杀人凶手就在眼前,难道就要因为没有证据而再次放过她吗?

    五王爷挥手,让齐氏冷静一点。“顾忠,那人死之前可有交代?”

    顾忠恭敬的说道:“启禀王爷,那人交代暗害世子一事,是受了东宫一位嬷嬷的指使。据他的描述,那位嬷嬷奴才倒是有点印象,应该曾在太子妃身边见过。不过后来那嬷嬷听说得了风寒,一病不起自此去了。另外那人交代府中的确还有另外一个人内应,是个下人,奴才已经派人去抓了。至于罗侧妃,那人并没有提到过。”

    罗侧妃舒了一口气,还好,没有牵连到她的身上。

    齐氏怎么可能相信,“这不可能,这里面一定有名堂。王爷你不能因为这点供词就认为罗氏是清白的吧。”

    “王爷,妾的确是清白的,妾并不曾做过这样的事情,妾不怕人查。”

    五王爷没表态,“都给本王住嘴。”

    陆瑾娘突然站出来,问道:“顾公公,请问奸细可有交代这次下毒的事情?究竟是谁指派的?”

    顾忠摇头,“启禀王爷,陆夫人,那人并不承认下毒一事,很有可能是另外一个奸细所为。”

    陆瑾娘皱眉,看了眼罗侧妃。罗侧妃狠狠的瞪过去,又想冤枉她吗?

    陆瑾娘冷笑一声,看来这次很可能会不了了之。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人都死了。

    小全子急急忙忙的进来,“启禀王爷,奴才跟着侍卫们去抓另外一个奸细,结果赶到的时候,那人已经自杀了。屋里搜查了,什么有用的也没找到。不过倒是找到几身衣服,显然不是下人们能穿的。”小全子将东西展开,给众人过目。

    那的确不是一个下人能穿的衣服,虽然不是绫罗绸缎,但是做工样式还有颜色,若是穿在身上倒是像个生意人,还有折扇,帽子,玉佩,还有将近一百两的碎银子。这些东西怎么看都像是个家庭有点富足的小商人的行头,而非一个王府的下人。

    五王爷冷笑,“没用的东西,这点事情都做不好。查,给本王彻查。这王府还不够干净,本王要求一定要足够干净,绝对不能让人钻了空子。”

    “奴才遵命。”顾忠同小全子急忙退下。这里面正在下暴风雨,他们留在这里只能当炮灰,还是离着远远的好。

    “呜呜,王爷千万别放过杀人凶手。王爷,如今已经确定世子就是被人暗害的。当年王爷可曾亲口答应过妾身,只要找出证据,找出凶手,就一定帮世子报仇。王爷,如今事情已经很明朗了,是太子妃派人暗害了世子,如今证人已经死了,指认不了太子妃。但是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是太子妃的表妹,她是世子过世最大的受益人。一定是她,是她害了本王妃的儿子,害了咱们的世子。王爷,世子那么好,那么懂事,每天都在读书,比所有的孩子都要好,比太子的孩子还要好。王爷,这个女人杀了咱们的孩子,一定要将她千刀万剐了给世子报仇啊。这是王爷答应过的,王爷你可不能反悔啊。”

    齐氏痛哭流涕,不能自已,一想到世子是被人害死的,凶手就在眼前,齐氏连扒了罗侧妃的皮的想法都有。

    “我没有。”罗侧妃大声叫道:“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事情同太子妃有关系,要不是今日听到,我会一直以为此事是个意外。王爷,妾真的没有做过这件事情,妾当时连王府都出不了,更别说进宫了。而且那时候太子妃恨咱们全王府所有的人。她说不定是为了泄愤,为了给太子出气,所以才会丧心病狂的对世子动手,求王爷明鉴,妾真的没有做过。”罗侧妃干脆给五王爷跪下了。

    一个口口声声喊打喊杀,一个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清白。齐氏说的有道理,罗侧妃是最大的受益者,因此有作案的可能。而罗侧妃也说的有道理,很可能是太子妃自己想要泄愤,想要打垮王府,所以派人做下此事。还有那奸细并没有指认罗侧妃,也没说过罗侧妃参与过这件事情。或许那奸细说了实话,当然也有可能是那奸细故意隐藏了罗侧妃。无论如何,罗侧妃都无法洗脱罪名,却不能被认定罪名。

    五王爷冷笑,“此事本王心里头已经有了决断。王妃,世子的过世同东宫太子妃有关,此事已经没有异议。但是人证已经死了,物证没有,本王没办法空口去指证太子妃。但是王妃你放心,只有有一丝可能,本王都一定会为世子报仇。至于罗侧妃,毕竟没有证据说她做下此事。而且就如她自己所说,若是真是她做的,定然不会做的那么明显,还将继哥儿牵扯了进去。为了此事,继哥儿虽小却也难受。说罗侧妃是凶手的话,王妃以后还是别说了。”

    齐氏不敢置信,“王爷,你这是要帮罗氏洗脱罪名吗?王爷,那是世子啊,是你最得意的儿子,你难道就为了这么个女人,连世子的仇也不报了吗?”

    罗侧妃一脸无辜,却也是一脸倔强,“王妃,妾从来没有想要害世子,太子妃的事情与我无关。”

    “你胡说八道。你就是凶手。”

    “够了。王妃记住,世子已经过世,凶手已经死了,幕后策划之人也找到了,世子的事情总有一天会有个了结。但是罗侧妃,她是继哥儿还有妤姐儿的母亲,不能无凭无据的就说她是凶手。本王知道王妃你很伤心,很难过。但是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胡乱猜测。本王再次对你们所有人说一声,以后本王不想再听到谁再议论世子的事情。包括王妃你,不要再同本王说罗氏如何如何。另外,今日这屋里所有的事情,所有的话,你们都不准往外传出去一句。若是谁敢乱说,将王府发生的事情传了出去,别怪本王不念旧情。听到了吗?”

    “遵命。”

    齐氏满心失望,“王爷,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世子。你当年口口声声的说只要妾身查出谁是凶手,就一定替妾身做主,为世子报仇。而今王爷却对凶手视而不见,什么狗屁证据,这样明显的事情还需要证据吗?王爷,你太让人寒心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对得起世子的敬爱之心吗?你对得起妾身这些年的辛苦吗?”

    “放肆!”五王爷气的差点要动手打人了,“王妃受惊,胡言乱语,来人请王妃下去休息。另外请太医过府给王妃开药。”

    “不用,我没胡言乱语,我清醒的很。”齐氏冷冷的望着五王爷。

    五王爷皱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五王爷不好太落齐氏的面子。落了齐氏的面子,齐氏以后哪来的威信打理内务。此例绝不可开。所以五王爷即便已经出离了愤怒,却也一直控制着自己的脾气,不能让齐氏太没面子。

    但是齐氏却不知好歹,五王爷那一刻,真的想干脆放弃齐氏算了。不过这个念头也仅仅只是那么一瞬间,不过接着五王爷就反省了自己。为上位者,岂能如此情绪化。足够的理智和冷静,这才是做大事者该有的风范。所以,五王爷决定继续给齐氏足够的面子。

    屋中气氛几乎凝滞,大家都望着五王爷,指望着五王爷给此事定了调子。可是齐氏不依不饶,此事还真是为难的很。

    屋中沉默,五王爷扫视众人,突然点名陆瑾娘,“陆氏,事情经过你也看到了,你对此有何看法。”

    五王爷这一开口就有点惊悚了,为何要问陆瑾娘,陆瑾娘有什么了不起。

    陆瑾娘微微欠身,“妾遵命。”陆瑾娘心中自有腹案,微微斟酌一番,说道:“罗侧妃的确有嫌疑。”

    这话可谓是打破了屋中的平静,罗侧妃一下子就叫了起来,“陆氏,你别血口喷人。我知道你想害我,上次说我是下毒的人,这次又说我是害世子的人,陆氏你为了讨好王妃,用心如此恶毒,你无耻。”

    陆瑾娘一脸平静,“罗侧妃何必这么着急,请听我说完。王爷,妾说罗侧妃有嫌疑,也就是因为那几个理由。世子过世,继哥儿成为王府长子,如此说来,的确是罗侧妃受益最大。但是罗侧妃自己的辩解也是有道理的,以罗侧妃爱孩子的心,应该不会将继哥儿陷于那样的境地。妾还记得那段时间,下人们都窃窃私语,句句不离继哥儿。这样的事情就是放在大人身上,也是受不了的,更何况继哥儿还是那么小的一个孩子,一个已经晓事的孩子,心里面的压力只怕不会比大人更少。别的理由妾不议论,单是这一条理由,妾以为罗侧妃和世子的过世该是没关系的。”

    罗侧妃意外,陆瑾娘竟然为她说话。

    齐氏恼怒,“陆氏,谁准你胡言乱语了。”

    陆瑾娘微笑颔首,“王妃莫急,妾还有话要说。王爷,当时妾还在宗人府,王府的事情不甚清楚。罗侧妃有没有参与暗害世子的事情,其实罗侧妃心里头是最清楚的。罗侧妃,太子妃要对世子动手,事先你可有察觉蛛丝马迹?或者说,事后你可有怀疑?或者想问一句,你是不是知道太子妃的目的,只是心里头害怕牵连到自己,所以一直忍着没说。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心想,反正不是自己动手,良心上不用受谴责。若是事情没成也无所谓,若是事情成了,继哥儿还能受益,是这么回事吗?”陆瑾娘含笑问道,问题却犀利无比。

    陆瑾娘一番话,相当于为大家开启了另外一扇门,或者另外一种思路。

    齐氏死死的盯着罗侧妃,“罗氏,你干嘛不吭声。是不是就是陆氏说的那样?你明明知道,却不阻拦,眼睁睁的看着世子过世,是不是?”

    五王爷也盯着罗侧妃,“罗氏,说话。此事之前你是不是已经知道太子妃要对世子动手?”

    “没有,我没有。”罗侧妃一脸苍白,“我什么都不知道。”

    “罗侧妃,看你这个样子,似乎不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应该是事先就知道点什么吧。”陆瑾娘冷冷的说道。

    “你这恶魔。”罗侧妃指着陆瑾娘大骂,“关你什么事,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陆瑾娘丝毫不在意罗侧妃的态度和言语,“我并没有多管闲事,只是王爷命令我说,我就这么想了,所以就这么说了。”所以,要怪就怪五王爷吧。跟我有屁关系。反正将话说透了,也免得齐氏发疯,此事也能有个了结。

    “罗氏。”五王爷厉声呵斥,“将话说清楚,你究竟知道些什么。你若是老实交代,本王还能给你个机会。你若是到这会还敢隐瞒,本王定会让你后悔生在这个世上。”

    噗通——罗侧妃跪在了地上,“王爷,妾,妾真的不知道啊!”

    “到了如今你还不说实话。”五王爷表情阴狠,“罗氏,你该知道本王从不轻易给人机会,你可要想清楚了。”

    罗侧妃低着头,“王爷,妾自小便知太子妃此人极有主意,也是个敢说敢做的人,却没想到等她进了宫,她竟然会变的心狠手辣。就是对至亲,亦可下手。当初王爷进了宗人府,妾就写信去了宫里,却是石沉大海没有半点回应。后来府里安静下来,妾也没再同宫里联系,心知太子妃是记恨上咱们王府,妾也不去做那不讨好的事情。后来,就是在世子出事前的一个月,妾意外的接到宫里面的一封信,是太子妃写的。说是有个机会,问妾要不要抓着。妾心知此人心狠手辣,不敢跟她为伍,就直接拒绝了。可是妾心里面一直很担心,她这人说的出做的到,既然敢写信说是要做一件事情,又是对妾有好处的,定然是要在王府里面搅风搅雨。妾一直留心着,但是并不知道她究竟什么动手,具体又要做什么。直到世子出事,妾才反应过来,原来她的目标竟然是世子。王爷,妾说的句句属实,妾与世子过世的事情真的没有关系啊。”

    “那封信呢?”五王爷冷冷的问道。

    罗侧妃摇头,“妾当时就烧了。王爷,妾当初真的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一开始还以为她会对王妃动手,王妃躺下,王府就失去主心骨,王爷要从宗人府出来的事情更是没了指望。那时候妾也一直小心留意着喜乐堂,只是喜乐堂一切正常,也没什么生面孔的人。时间一长,妾也以为自己多心了。哪想到接着世子就出事了。”

    “我的世子……”齐氏痛哭,“罗氏,你不得好死。那时候王府那么艰难,你不仅不思如何度过难关,竟然坐视太子妃谋害世子。你怎么不去死。”

    “若是那时候我同王妃说起此事,王妃会相信我吗?只怕王妃更是疑我。”罗侧妃一脸不服气,凭什么她要承受这么多。

    “为何你事后也不肯说。就算不肯对王妃说,难道也不能对本王说吗?”

    罗侧妃一脸痛苦,“王爷,世子过世,王府大乱。那时候就有不少人都在私下议论妾就是凶手,还说妾利用了继哥儿之类的。说什么妾就是为继哥儿做长子。在那样的情况下,妾不敢说。说出任何一个字,妾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嫌疑。妾只能将此事咽下,求王爷明鉴。”

    五王爷闭眼,满心疲惫。齐氏欲哭无泪,不知道是该继续指责罗侧妃还是就这么算了。陆瑾娘平静异常,似乎这一切都和她没关系。柳美人死死的绞着手绢,心内紧张不已。刘庶妃暗地里高兴的不行,罗侧妃这一回不死也要脱半层皮,以后王爷肯定不会待见她。温姨娘单纯的看热闹,这事情多稀罕啊,错过了可就可惜了。

    五王爷挥挥手,“来人,将罗侧妃送到祠堂,好生给本王反省反省。什么时候你反省清楚了,本王就让你出来。”

    罗侧妃一脸惨白,“王爷,该说的妾都说了,为何王爷还要如此对待妾。”

    “你身为本王的女人,坐视本王的世子被人暗害,事先不提醒,事后隐瞒,坐视王府大乱,而不思作为。如此,本王不该罚你吗?若非你为本王生儿育女,本王岂能如此轻易饶了你。来人,送罗侧妃下去。”

    “王爷不公,王爷不公啊……”

    罗侧妃的声音渐渐没了,没有任何人会为罗侧妃说一句好话。

    五王爷转而看着齐氏,“王妃,此事已经明了。该做的本王一定会做,本王答应你的事情都记在心里面。不过王妃也该知道你的身份,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罗侧妃本王已经做出了处罚,王妃就不要为了泄私愤而去动罗侧妃。本王不想看到那一幕。总归若是罗氏在祠堂出了事情,本王只问王妃要人。还有以后不要再说谁是杀人凶手的话。今日的事情,大家都给本王烂在心里面。一个字都不准传出去。宫里面更是要留意。你们该知道若是这话传到宫里面去,本王可是保不住你们的。当然你们若是觉着活腻了,本王不介意提前帮你们了结。”

    齐氏死死的掐着自己,指甲已经陷入肉里,“王爷当真情深意重,如此时候还为罗氏着想。”

    五王爷阴冷一笑,“若是哪天王妃出了事,本王也同样情深意重,为王妃着想。王妃心伤,本王理解。但是本王不想在王府看到人命。所以祠堂那里,王妃还是将人管好了,可别让人轻易接近那里。”

    “好,妾身领命。妾身一定会让罗氏活的好好的,定不会让王爷为难。不过若是罗氏自己作死,那就怪不得妾身。”

    五王爷皱眉,“王妃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甩袖走人。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庶女妖娆相邻的书:网游之魔武无双重生盘古十六少年兄之山猫招个神仙当夫婿最低调的巨星不灭金身诀无良剑仙黑道修神暴君的小妾无限之地球人的逆袭异世之横行天下洪荒大圣之纵横异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