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面首

第109章 终结章

【书名: 面首 第109章 终结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面首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娇宠令韩警官恰锦绣华年福星高照位面祭坛铁十字带只天使去修仙醉迷红楼古代逆袭攻略幻游猎人不负妻缘逍遥派    大炎朝的皇帝,赵彘,坐在龙椅之上,微微眯眸,审视着眼前的叶潜。******请到w^w^w..c^o^m看最新章节*****

    良久之后,他沉吟了下,笑道,“叶爱卿,马上就要到不惑之年了吧,”

    叶潜屈身,上前道,“皇上,臣今年三十有七,距离不惑之年尚有三年。”

    皇上闻言,抚掌轻笑,点头道:“好,爱卿正是力壮之时。”

    叶潜眸中一黯,低头恭敬地道:“臣十七岁为国上阵杀敌,至今沙场二十年之久。臣虽年未老,但浑身伤痛,杀敌不利,这几年有负皇上所托。”

    皇上摇头:“爱卿说nǎ里话,胜败乃兵家常事,朕何曾怪过爱卿。”皇上说到这里,站起身来,负手而立,感叹道:“只是如今北狄帅二十万大军兴兵南下袭我北部边境,前锋直指上谷,来势汹汹,然平西候镇守西疆,至今未归,当此时刻,还望叶爱卿重振战鼓,扬我大炎朝之国威。”

    叶潜抱拳,恭声道:“皇上有令,微臣怎敢不从。”

    皇上点头,淡声吩咐道:“好,叶爱卿,军情紧迫,还请叶爱卿择日出发。”

    叶潜单膝跪地,朗声道:“是。”

    这二人正说着间,忽听到身边侍从来报,说是太子来向皇上请安,当下皇上挥手道:“请进来。”

    太子煦儿进了殿堂之中,见自己的舅舅叶潜也在,便先向父皇问安,接着便拜见了自己的舅父。

    皇上招手,命太子煦儿来到自己的近前,和颜悦色询问起他的功课来。太子煦儿向来乖巧,这几年读书极为上进,太傅时常夸赞的。当下他便将自己最近所学一五一十向自己的父皇禀报了。

    皇上听得连连点头,末了对叶潜夸赞道:“叶爱卿以为太子如何?”

    叶潜闻言,恭声答道:“太子勤奋好学,实乃国之幸。”

    皇上听了,抚着太子煦儿的肩头,哈哈大笑道:“那是自然,这是我堂堂大炎朝的储君。”

    叶潜抬眸,望向皇上,心中瞬间明白。

    待到离开皇宫,回到公主府中时,脱去朝服,心中犹自在想今日皇上所言,一旁朝阳公主正在对着轩窗品着香茶,见他心思凝重的样子,淡声问道:“今日皇上召你进宫,说了什么?”

    叶潜换上家常便衣,走到朝阳公主身后,靠着她坐在榻边,这才道:“狄人犯境,皇上要我带军出征。”

    朝阳公主娥眉微动,缓缓呷下一口香茶,这才云淡风轻地道:“那就去吧。”

    叶潜却是眉目凝重:“今日我们议事之时,煦儿也去了。”

    朝阳公主端着香茶的手停顿了下,抬眸望向他道:“为何?”

    叶潜道:“今日皇上暗示,煦儿太子之位不会变。看来此次出征,只能胜,不能败。”

    朝阳公主蹙眉:“看来你为了皇后和太子,必须竭尽全力了。”

    叶潜揽过她的削肩,不敢苟同地道:“我自然是为了他们,但何尝不是为了你?”

    朝阳公主垂眸,轻哼了声道:“我不管那些,左右你总要平安归来才是。”

    叶潜闻言,低首凝视着自己身侧的女子,面上凝重转而化为温柔之色:“那是自然。”

    朝阳公主放下手中茶具,偎依在他怀中道:“这一次你若是真得灭了北狄,你说皇上该怎么封赏于你?”

    叶潜听了这个,不免头疼:“我已至极位,封无可封。”

    朝阳公主闻言笑道:“不如借着你这才出征,回来之时便伤痛越发严重,从此不能上朝,如何?”

    叶潜想想也是:“这个主意虽然必会被皇上看穿,但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朝阳公主哼笑一声道:“若说我的主意不好,叶大司马倒是想个好主意听听?”

    叶潜情知自己说错了话,忙笑着赔礼,朝阳公主这才作罢。一时之间,叶潜又觉得口渴,见案几之上有朝阳公主品过的香茗,便拿过来一饮而尽。

    朝阳公主见此,摇头蹙眉:“你——”

    叶潜自然明白朝阳公主要说什么,当下放下茶杯,用自己刚刚饮过茶的唇舌堵住了朝阳公主要说的话,大手握住她的腰肢,轻轻一提,便将她打横抱起。

    朝阳公主推拒道:“青天白日,你要做什么?”

    叶潜不容拒绝地道:“我即将远征,总是要临行之前捞个够本。”

    朝阳公主无语,嫌恶地道:“你说话真是越来越粗俗,为什么我之前没有发现?”

    叶潜没有回答她,他将她放在床上,很快用自己厚重的身子压了上去,压得朝阳公主一个娇哼之声。

    驾轻就熟,褪去深衣,解下罗裙,玉白柔腻的身子便在大掌之下轻颤。

    身下之人犹自挣扎了下,可是那挣扎却越发引得两团娇软颤动,荡=漾出妩媚的弧度,引得上方的男人欲罢不能。

    很快,他便轻车熟路地进入了那处惯常来往的温润紧致之地,开始他床榻之上的猛力征讨。

    这十几年,他在外征战,多是不利,胜时极少,可是在内,他床榻之上却是一直无往不利的。无论这身下女子怎地不满,只要他利剑一出,讨伐征战,捶捶打打,保准她化为春江里的一汪汪水儿。

    而此时,恰如往日的许多次一般,这二人在汗湿淋漓中几乎合二为一,难舍难分。低吼冲刺之声震得玉床微动,娇哼**之音在室内弥漫。

    ===============================

    这一年的秋季,大司马叶潜率兵三十万北上,阻击北狄于塞外河套一带。两军对垒数月之久,胜负难分,大司马叶潜将手下三十万大军分为三路,一路悄悄绕到匈奴军的后方,迅速攻占高阙,切断了驻守河南地的北狄楼烦王同王庭的联系,另一路则从侧翼埋伏袭击,从而形成了对北狄大军的包围之势。此时北狄领军楼烦王见势不好,便破釜沉舟发起对大炎军的攻势。但是在大炎军三路包抄之下,溃败,于是率领残部仓惶往北而去。

    战报传入敦阳后,天子大悦,下令叶潜率军北上,务必彻底将北狄王庭赶尽杀绝。于是叶潜受命北上,穿越数千里的茫茫沙漠,直插北狄王庭驻地,与严陈以待的北狄军遭遇。此时大炎军远途而来,疲惫不堪,士气低迷,当此时,身为统帅的叶潜临危不乱,沉声下令将士以所乘之铁甲车围起以做防护,然后排出精锐骑兵冲击敌阵。恰双方激战之时,大风来袭,尘土飞扬沙砾扑面,众人目不能视前方,双方将士难以分辨敌我,于是叶潜借此时机派出两支轻骑,从左右分别包抄到敌军之后,将敌方大营形成包围之势。敌军见大炎朝军队仿佛从天而降,一时之间仓皇不已,兵败如山倒。北狄王匆忙带老母和幼子北逃往北疆苦寒之处,叶潜所部一举俘虏七位皇子,王后,以及众多大臣无数,斩俘3万多不降之军。

    消息传至敦阳城中后,皇上赵彘此时正去栖霞殿看望深居简出的皇后叶长云,听闻这个消息,他拉着皇后的手叹息道:“从此之后,天下唯我大炎朝一支独大,再无阻碍。”

    朝阳公主听闻这个消息,却是垂眸不语良久,最后终于对自己的儿子阿狸道:“阿狸,以后不可习武。”

    而此时远在漠北的叶潜,大胜之后,携带着众多俘虏开始班师回朝,一路南行时有当地流民试图阻击,都不过是螳螂挡车罢了。可是这一日,大军安营扎寨歇息之后,统帅叶潜亲自巡视营地时,来到一处灌木丛中,正走着时,不远处行来一位副将,见了叶潜,目光却放在他的剑上,沉声问道:“不知道大司马可知剑上之穗,是何人所送?”

    叶潜佩戴此剑多年,从未关注过剑穗,隐约只记得昔日朝阳公主曾因为此而横生不快,可是后来再没提及,当下不解,道:“不知。”

    此副将忽然冷笑一声道:“大司马忘性太大。”说着骑马转身离去,竟然不曾拜别。

    晚间时分,叶潜独自在帐中枯灯之下读着兵书,忽外面一箭射来,他忙躲闪,却是不及,那箭正中他大腿之上。一时之间营中哗然,纷纷追查刺客,可是遍翻营中,丝毫没有可疑之人,于是成为一桩悬案。

    当此时,叶潜三位义子之中的叶起,叶渡以及众多子侄甥辈都随机出战,见到叶潜受伤,群情愤慨。特别是两位义子,一向视义父为亲生父亲般对待,见他被射冷箭,不免担忧,一方面彻查军中众人,一方面竟然亲自日夜轮班值守在叶潜大帐之前。

    幸得一路还算平安,这种事再也没发生过,待到回到敦阳城,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大获全胜凯旋而归,自然免不了天子重赏,皇上携着因重伤而只能坐在榻上大司马的手,询问叶潜要什么封赏,可是叶潜坚辞,皇上见此,又要封赏叶潜手下几位义子为侯,叶潜以小儿年幼不堪重赏为由坚拒了。

    回到公主府后,长公主见虚弱地躺在车中的叶潜,面色冷淡,叶潜不明所以,吃过接风晚宴之后,身边侍从都已退下,叶潜躺在帐中,终于问出心中疑惑和不满:“我受了重伤,难道你竟然没有半分心疼?”

    朝阳公主冷哼一声,立在一旁问道:“本宫问你,你这箭伤,是何人所为?”

    叶潜心虚,笑道:“我若知道,早将此人拿下了。”

    朝阳公主凤眸微挑,斜睨了他一眼,便转首不再离他。

    叶潜讪讪地躺在那里,半响之后终于唤道:“朝阳……”

    朝阳公主敛袖,冷声道:“你唤本宫有何事?”

    叶潜指指桌上茶水,笑着求道:“我口渴,不知道公主可否为我端茶?”

    朝阳公主动都不动一下:“不。”

    叶潜无奈,靠着锦枕仰面叹息,抚着自己的伤腿道:“好,既如此,我渴着便是。”

    朝阳公主坐在那里,片刻之后,睨了他一眼,终究还是起身,为他倒了一杯热茶递过来。

    谁知她甫一坐在榻边,便听叶潜隐忍地痛声低呼道:“啊——”

    朝阳公主见此,倒是惊了一跳,忙起身,眸中闪过心痛之意,急问道:“我压到你伤口了?”

    叶潜痛苦地闭眸,呻-吟,半响才费力答道:“是啊……好痛……”

    朝阳公主咬唇,脸上带着自责之意,蹙眉道:“要不要去召大夫来看一看?”

    叶潜缓缓摇头,虚弱地道:“不用……只是比较痛罢了,你能不能先帮我揉上一揉”

    朝阳公主越发蹙眉:“可是我不会揉。”

    叶潜望了眼她,安慰道:“没关系,我教你。”

    朝阳公主点头:“好。”

    当下叶潜拉着她的手,先是轻抚了一番,只觉触手之处,那手真是柔若无骨,不免叹道:“这许多日在外征战,塞北苦寒,如今握着你的手,倒是有恍如隔世之感。”

    朝阳公主越发心疼:“以后再也不需要出外征战了。”

    叶潜满yi地看着她的脸色,牵着她的手放在自己大腿之上,缓缓轻抚。朝阳公主有心弥补,便用手轻揉他的大腿。

    叶潜见此,干脆放开她的手,让她自行揉捏,而自己则是眯眸感受。朝阳公主见他不再疼痛,以为管用了,便干脆改换一下姿势,用两只手按在他大腿之处轻轻为他揉捏。怎奈叶潜还不满足,时而闭眸提醒道:“再往上一些,对对……”又或者“还要用些力道……”朝阳公主低着头,渐渐便累得气喘吁吁,香汗渗出脸颊。

    她正在卖力为他按摩揉捏,却忽然一个不小心,手肘竟然碰到他的裆部,顿时碰触到那里昂扬的热烫之物。

    朝阳公主开始之时还斥责道:“身受重伤,竟然还不忘……”话说到一半,她就明白过来,顿时满面潮红,那是气怒。

    她猛地放开他,长身而起,立在那里,怒声道:“好你个叶潜,竟然敢戏耍本宫!”

    叶潜忙赔笑,上前拉着她安抚道:“公主不要生气,都是你揉捏得好,才不痛的。”

    朝阳公主冷哼一声,坐在那里:“罢了,本宫看在你受伤的份上,不和你计较那么多。”

    叶潜这才放心,忙小心地避过腿伤,将朝阳公主揽在怀里道:“朝阳,我知道你心里是牵挂我的。”

    朝阳公主转首,微微眯起凤眸,询问道:“你既知这个,何必对我隐瞒受伤一事?”

    叶潜见躲不过,只好道:“此事应是怀柔郡主之兄所为。”

    朝阳公主早已知道,不过是听他亲口讲罢了,当下不满道:“你心中倒是对她极为惦念,若非如此,也不至于今日今时自己落得个箭伤还要为她的兄长遮掩。”

    叶潜轻柔地叹息道:“朝阳,往日之事,我心中自有歉意,她的兄长心中有气也是理所应当,我便受他一箭那又如何?”

    朝阳公主眼角余光白他道:“今日能给你大腿射一箭,明日就能对着你的心窝射一箭。若真如此,你倒是好,自然一命呜呼,倒是留的我,白白地再当一次未亡人。”

    叶潜闻言倒是笑了:“若我真得不在了,你是不是又要四嫁?”

    朝阳公主点头:“这个主意倒是好,未尝不可。”

    叶潜却是听不得她说这个的,顿时脸色就不好看了:“公主的算盘倒是打得长远。”

    朝阳公主唇边渐渐泛笑:“若是本宫的驸马不知道爱惜身体,nǎ里能伴本宫长久,本宫自然要另作打算了。”

    叶潜闻此,凝视她半响,忽然大手使力,将她整个人扯得趴伏在自己胸膛前。

    滚烫而起伏的胸膛,炽热粗硬的怒张,上面绵软趴伏的幽香女体开始难耐起来,她情不自禁地动了动身子,以手驻在他的胸口之处,低声谴责道:“你既受伤了,就不要胡闹。”

    叶潜却紧紧按住她纤细的后腰,让她不得动弹,口中粗重压抑地道:“我就算受伤了又如何,左右还是能喂饱你的。”

    朝阳公主耳根发红,侧首怪道:“你真是越发粗俗了!”

    叶潜用唇舌贴上她的,霸道地侵入,惹得她娇喘连连,半响之后,终于停歇下来,在二人的气喘吁吁交错之中,他在她耳边低声道:“其实我以后可再不敢出外征战了。”

    朝阳公主两手无力地揽着他的颈子,于娇喘连连中问道:“为何?”

    叶潜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公主今年已是四十高龄,这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若是我不在,公主闺房空虚,难保不会——”

    朝阳公主十指发颤,修长嫣红的指甲掐入他坚实的胸膛中:“叶潜,你太——太——”

    太怎么样朝阳公主没能说出口,因为叶潜的大手已经霸道地强行深入她的裙摆之下,在里面肆无忌惮地摸索,寻到那处莲口,探索着里面的湿润泉地。他微微眯起眸来,将依稀长满青色胡须的坚毅脸庞靠在她发丝上,手上却是越发用力,单单一根手指戳入那处黏软的洞口处。

    朝阳公主不再说话了,只娇弱细喘,犹如暴风之后的残荷一般,斜斜倚靠着他的身子,任凭他的施为。

    叶潜一时迷乱,低声喃道:“阿瑾,我至今记得二十多年前我第一次看到你时的样子……”

    朝阳公主身子略动了动,细声道:“都二十多年了,我老了……”

    叶潜闭着双眸,凭着感觉在那戳穿中又加了一个手指:“不,你一点也不显老,和当年我第一次见你时一样的。”

    岁月确实待她不薄,并没有在她脸颊留下多少痕迹,只有眼角细微的鱼尾能看出她再也不是当年十几岁那个性情乖张的朝阳公主,可是那些微的痕迹却越发增添了她高贵冷艳的风韵。而此时叶潜所探索之地,依然紧致柔软,丰美多汁,每每让叶潜沉迷其中,留恋不已。

    朝阳公主已是意乱情迷,红唇微张,喘声呢喃道:“你总是会哄我开心……”

    叶潜喘息越发粗重,而下面的利箭怒张爆扬,直直顶着朝阳公主的郊区,他忍不住低哑地祈求道:“阿瑾,我想要你……”

    阿瑾,这是朝阳公主的闺名,也只有这闺房之中情急之时,他才会这么唤她。

    朝阳公主将头舒服地在叶潜胸膛上磨蹭,微眯着细眸,却是不答言。

    叶潜难以忍耐,便将下面裙摆之中的两个手指微微撑开,成剪刀状,因为这个动作,便把那明明早已被他多次操弄却依旧紧致的洞口撑开来了,于是便惹得胸膛上的朝阳公主一声低呼。

    叶潜低声祈求,却带了几分威胁的味道:“阿瑾,我想要你。”

    朝阳公主虚软无力,喃喃道:“你要便是。”

    叶潜皱眉:“我腿真的受伤了,不能动。”

    朝阳公主将脸颊贴着他,一动不动地道:“那你要如何?”

    叶潜低声道:“你来,好不好?”

    朝阳公主摇头:“我不。”

    叶潜见此,从她泉洞之中抽=出手指:“既如此,那罢了,我们各自躺下歇息吧。”

    可是他手一出,那洞口却仿若挽留一般,微微收缩,连朝阳公主的娇囤都随之轻轻摆动。

    叶潜眸中深黯,低哑道:“你既舍不得,便自己来吧。”

    朝阳公主颊比红霞,眸中含水,终于勉力起身,叶潜以为她真得要离开,正要伸臂阻拦,谁知道她竟两腿分开,坐在自己腰杆之上,两只手则是拄在自己胸膛上撑着身子。

    叶潜见此,心中暗喜,故作疲倦地仰靠在锦枕上,用手扶着她柔软的腰肢道:“快些,不然我腿痛,真得不愿喂你了。”

    朝阳公主娇喘之中,勉力抬起娇囤来,一只纤纤玉手捉住那昂扬之物便往自己之中放去,可是怎奈手生,那昂扬之物也不是个不听使唤的,况且那物巨大,她虽承受多年,如今眼见手摸,总是有些情惧,试了几次竟然不成功。

    叶潜在下,不免心急,便一手捉住她的腰肢,将她托起,另一只手掰开她的两瓣雪白,然后命她两只手捧着自己的巨物直立。朝阳公主被他使唤得不知所以,正捧着那巨物不知如何是好时,忽然自己身子猛地一个往下坠去,却是自个儿硬生生地将那物事容纳在内。因为她这往下的去势极大,当下真个是连根没入,戳入了几乎从未到过的最深处,便是朝阳公主徐娘半老,早已是个捶打了多少次熟透的身子,也有些承受不住,忍不住蹙眉忍痛。

    叶潜却是已无法忍耐,腰肢用力便要朝上顶去,刚顶了两下,便引惹了腿伤,痛得皱眉不言。

    朝阳公主此时已经缓和过来,见他如此,知道他是真得碰到腿伤,心疼不已,便垂首低语道:“你别动,我来吧。”

    说着这话时,她勉强再次用手撑起身子,沿着那根粗大的巨物,来回将自己的身子上下磨蹭。

    叶潜长出一口气,闭眸享受着她的服侍,只觉得这是人世间最一等一的美事儿。

    朝阳公主动了片刻,到底气力不支,便觉累了,不再动。

    叶潜自然不曾饱足,便又命道:“你含着我,前后磨蹭一番也好。”

    朝阳公主听这话,只好再次前后移动,含着那根折磨人之物前后碾磨,谁知这样一来,倒是大为受用,不但叶潜闷哼几声极为舒服的样子,自己也是下面升腾起一股股痒态,恨不得再多弄几下。

    叶潜见她入巷,便又命道:“快一些。”

    朝阳公主自己也得了其中味道,便支着身子,下面紧紧嘬住那巨物,奋力前后摇摆。

    叶潜满yi地感受到身上女子渐渐进入佳境,便伸展了双腿,躺在那里享受她的侍奉。也不知道多了多久,他感到一滴热烫的汗珠滴在自己胸膛上,睁开双眸望过去,却见身上女子仰起头脸,半合着星眸,微张着双唇,正在卖力地上下前后摆动自己的腰肢。

    她的发丝已经散开,就这么凌乱在她的腰肢和玉白的两团上,黑色的丝,白色的团软,一起摇摆不止,荡(漾出让他此生永远无法忘记的场景。

    而此时夕阳西去,透过窗棂从她的身后射进来,映衬得室内昏暗朦胧,也更映衬出她摇摆着的姣好身段。

    叶潜伸出手,想要去抚摸身上女人在夕阳之下微微散发着光辉的秀发,可是却够不着,他便将手放在她的腰肢上扶持着。

    他再次眯起眸子,享受着夕阳落在脸颊的温煦,也享受着那个女人带给他的ji烈快感。

    他脑中忽然想起了很多,有今日天子亲自牵着他的手将他迎入的风光,有宫中的长姐和外甥,有叶家的老老小小,有朝中跟随他多年的诸将,更有家中的这数个义子义女。

    他轻轻叹息了声,明白在以后的许多年来,他将再也不会有今日这般的荣耀。

    叶潜的一生,是一个抛向空中的石子,从最低处开始伸展起飞,高高地越过云层,翱翔展翅,然后终将缓缓下降,最后落在地面之上,寂静无声,默默地过完后半生。

    可是那又如何,他这一生何其幸运,竟然有这样一个自己贪恋多年的女子陪伴,并将在自己的老迈之年,一直不离左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朝阳公主瘫软地趴伏在他胸膛上,细细地娇喘。

    她在他的身体上得到了一次从未有过的高峰,可是他却已久坚硬如初。

    她略有些挫败地低喃道:“好累……”

    叶潜笑了下,抚摸着她凌乱的发丝,低哑而温暖地道:“下次会更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1.为了这一章,我更改了上一章的一点内容

    2.结束了,后番外。感谢迁就包容我的读者,感谢你们能等到现在,各位可以点任何番外。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书末章
面首相邻的书:雾神使徒第七脑域全真门徒毒狼异世之偷香窃玉鬼马喜剧之王帝王心术穿越之黑道女王武动山河重生之齐人之福特种兵在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