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博弈局中局:漂亮女局长

第97章

【书名: 博弈局中局:漂亮女局长 第97章 作者:苍狼

博弈局中局:漂亮女局长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带只天使去修仙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    第97章

    这一出酒楼,立刻就遇上了局里面综合科的副科长张扬,这个张扬正和综合科的小赵一起来这个酒楼吃饭呢,这突然就撞上了局一把手云霜儿处长和这个刘志远了,两拨人一见面,刘志远还真是有点尴尬了。( ☆☆ 纯文字)

    “张扬啊,你们也来这里吃饭啊,呵呵,怎么不早来啊,我们都吃完了呢。”云霜儿处长倒是一点的惊慌也没有,她一边看了看这个张扬和小赵,一边就温和的问道。

    这个时候,张扬一听云处长的话,这脸上立刻就变得有些尴尬了,他的脸蛋子涨的通红了。“云处长,我们刚才在办公室忙一个文件,这耽误了一些时间,呵呵,”张扬一边回答着云霜儿处长,一边就赶紧低下了头。看这个样子,倒有点感觉张扬和小赵像是偷情的呢,这个场面还真是有点相反了。

    “哦,好的,今天主管你们综合科的张浩副处长出了事情,你们综合科就要注意加强一下纪律,有什么事情了,就直接找我汇报,要是我不在了,就找志远,他也可以给你们做做主,明白吗?”云霜儿处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大大方方的看了看刘志远。

    “好的,谢谢云处长这样安排。”旁边的刘志远听了云霜儿处长的话,赶紧就有些紧张的回答道。

    “好的,好的,我一定遵从云处长的安排,加强综合科的纪律,争取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好好把综合科的事情管好,尽量不让领导操心,”张扬一边说着话,一边就赶紧向着刘志远和云霜儿处长点了点头。

    “好的,你们进去吧,抓紧点时间,下午市委市政府领导可能要过来呢,不要迟到啊,”云霜儿处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径直走出了这个酒楼,刘志远一看霜姐走了,于是赶紧就对着这个张扬和小赵笑了笑,整个人赶紧就跟了出去。

    很快,云霜儿就坐上了车子,她看了一眼有点惊慌失措的刘志远,这心里面立刻就有点好笑了,“志远,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啊,真的是,都跟我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你一点的胆量都没有涨起来啊,”云霜儿处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缓缓的把自己的**挺了挺,那两个硕大的**立刻就显得有些波涛汹涌了。

    “我是怕张扬他们看出什么端倪来,这现在的桃色事件,在官场上面这么多,我觉得还是谨慎一点好,你看看这个张浩副处长,这前一阵子事件还好好地呢,突然间就出了这个事情,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前程给毁了,我觉得真的有点不值得啊。”刘志远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显得有些深层次的担忧了。

    他的话倒是给云霜儿处长带来了一丝的触动,只见云霜儿处长刚才得意的脸色立刻就没有了,取而代之是一种谨慎的表情。“好了,志远,那个事情就不要说了,你一点也不乐观,这一番话说得我这个心里面都有点紧张呢,还是好好开你的车子吧,”云霜儿处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把自己的脸蛋子扭向了窗外。

    突然,刘志远想到了这个张扬和小赵刚才的那个表情,他心里面还是有点不由自主的担心,这两个家伙该不会是真的怀疑自己和云霜儿处长的关系吧?刘志远这样一想,整个人的脸上立刻就红了一大片。

    其实,人家张扬和小赵还真是有这样想过,现在走在大街上面的男女,只要是领导和下属走在一起,谁不会联想啊,当然了,这种事情最多发生在老总和秘书身上,这挺着大肚子的老总,旁边跟着一个靓丽动人的女秘书,这样的话,就直接让人联想起两个人的不正当关系。

    当然了,云霜儿处长和刘志远这种关系,那就显得比较特殊了,大家只是随便说说,还真没有人敢直接就确认他们的那种关系,所以云霜儿处长心里面十分明白,她才不怕呢,只要没有人看到事发的现场,那就是一张空白,自己才不会有什么胆怯心理呢。

    刘志远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就把自己的身子坐直了。突然,云霜儿处长就转过了头,“志远,你说说,刚才张扬和小赵在说什么呢?我看他们两个人在那之前有说有笑的样子,还真是不知道有什么好事情呢。”云霜儿处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缓缓地把自己的头发甩了甩,她似乎是在向刘志远彰显着自己的无限魅力呢。

    刘志远此刻正在专心的开着车子呢,他压根就没有功夫欣赏霜姐那飘逸的秀发,只是缓缓的皱了皱眉头,“呵呵,我觉得吧,该不是说咱们之间的事情吧?这个张扬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的啊,要是他们是在谈论咱们之间的事情,那就大事不好了,搞不好这个家伙派个人来跟踪咱们呢”刘志远一边小心翼翼的开着车子,一边就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

    只见云霜儿处长听了刘志远这个话,心里面立刻就有点不高兴了,她怎么就觉得这个刘志远在这么一瞬间,胆子一下子就变小了很多,难道是受了张浩事情的影响,真的是。

    “去你啊,他们是在没有碰到我们之前,就聊得很嗨呢,你以为是见到咱们之后聊得,真的是,我看你啊,是被张浩的事情给吓住了,你老实交代,是不是你也经常出去***玩啊?”霜姐一边问着刘志远这个问题,一边就把自己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铁青了。

    “什么?姐,你也不要诬陷好人啊,我对小姐那玩意,有一种厌恶的反应,你想想看啊,这些小姐,一张朱唇万人尝,这人来人往的,那身子多脏啊,我真的是不敢想象呢,我有一点洁癖。”刘志远一边说着话,一边就赶紧把自己的身子向着外面坐了坐。

    “真的吗?我还真是看不出呢,呵呵,只要你有这种认识就好了,小姐确实很脏呢,而且容易得病,你千万不要染上这个毛病,不要像这个张浩一样,你看看吧,大好的仕途之路,就让他这样给糟践了,他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呢,”云霜儿处长听了刘志远的话,立刻就缓缓地把自己的身子偎依在刘志远的身边,她一时间就像个小绵羊一样。

    “张浩副处长这个人,盘踞在咱们国资委里面十多年了,这次出事情是正常的,我觉得一个人在一个单位呆的时间越长,越容易出乱子,这就跟省部级领导每隔几年就要互调一下,是一个道理,一个蛋在一个地方熟悉了,这人际关系上面、权力把控方面,难免形成一个自己的利益链,长时间不挪挪位子,就容易出事情,”刘志远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显得十分的明白这个道理。

    “哦,这样一说我到是注意了,这个你在国资委现在干了五年了吧,这过个两三年之后,我得对你换换位置,避免你这个家伙学坏了呢,呵呵”霜姐被刘志远这么一说,这心里面立刻就有点绷紧了,她的脸色不由的盯住了刘志远那帅气的脸蛋子

    “真的啊?霜姐,那就太谢谢您了,我这一直还没有想过调换个位子试试呢,一进这个国资委里面,就是五年,从最基层的位置,干到了现在的这个科长职位,这里面的酸甜苦辣,我可是尝尽了,呵呵”刘志远听了霜姐的话,赶紧就恭维着霜姐。

    “好了,不要说那么多的寒碜话,你这才干了五年,其中有三年是做的基层工作,这近两年时间来,你都是干部了呢,真的是。远的不说了,你看看你们局办公室的老夏,人家在一个普通的科员的位子上面都干了十来年了,现在看看,还不是那个样子吗?真的是,你就是只会给自己找借口。”云霜儿处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从自己的小皮包里面拿出了一颗口香糖。

    “你要不要来一颗?”云霜儿处长立刻就对着刘志远炫耀着,“我不要,我刚刚吃晚饭,嚼那个东西,肠胃不舒服呢,”刘志远立刻就对着霜姐感谢了一番,赶紧把自己的脑袋转了过去。

    就在他转过脑袋的这一刻,刘志远立刻就想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霜姐刚才说的那个张扬和小赵谈话的事情,这综合科最近不是说要提拔一个副主任科员吗?这个小赵、张大彪还有综合科新来的那个家伙,不都是候选人吗?要是不出别的意外的话,刚才这个小赵和张扬主任谈论的应该是这个问题,这个事情一想通,这个刘志远立刻就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霜姐,你刚才问的那个问题,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就张扬和小赵他们聊得很开心的那事情,嘿嘿,”刘志远一边说着话,一边就笑了笑。

    “是吗?说来听听。”云霜儿处长一边看了看刘志远那俊朗的面孔,一边就把自己手里面的口香糖直接就填进了嘴里面,缓缓地嚼了起来。

    “呵呵,霜姐,你这阵子没有听张浩副处长给你汇报过吗?综合科这好长时间没有副主任科员了,这个位子长时间空着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估计张扬和这个小赵刚才就谈论这个事情,因为啊,这个小赵就是综合科副主任科员的候选人之一,霜姐,你觉得我分析的有没有道理啊?”刘志远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缓缓地看了看霜姐。

    其实刘志远说这个话,那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说出口的,他的心里面在想着这个综合科副主任科员的这个人选,自己的大学同学张大彪,这人家已经给自己送过东西了,而且礼品是那么的厚重,自己可不能什么都不帮人家啊。刘志远原以为这个霜姐只要搭上自己这个话茬子,自己就给霜姐推荐一下这个张大彪,一般情况下,领导在这种状况下,还是比较喜欢接受下属的意见的。这就是所谓的春雨润物,效果强大而外在威力却全无。

    可是,刘志远的这个话一出口,云霜儿处长立刻就没有了声音,她似乎早已经把这个刘志远看的清清楚楚了,以前刘志远提出过几次人事问题,云霜儿走尽量按照这个心爱的小男人的想法去实施,但是这次,她似乎有点不想听这个小男人的意见了。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云霜儿不想把刘志远的毛病给惯出来了。自己和刘志远之间,有着权力、地位之外的一层关系,那就是两个人之见有着看不见莫不着的爱情,这个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但这个关系不能沾染上太多的权势、金钱交易,要不然,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将变得面目全非。所以云霜儿处长一听到刘志远说综合科副主任人选提拔的事情,这立刻就显得平静了很多,她缓缓的舒了一口气,慢慢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什么话也没有说。

    霜姐这个神态,立刻就让刘志远感觉自己说错了话,他立刻就哑口无言了,整个人的身上立刻就冒出了一丝的冷汗,瞬间,这些汗水就渗在了他的t恤上面,搞得刘志远浑身汗汗的感觉,很不舒服。

    车子在平坦的柏油路面上缓缓的行驶着,车子里面显得一片的死寂,刘志远一个加速,车子立刻就驶到了国资委大院门口,这个时候,只见云霜儿处长突然就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志远,你跟刘克利副市长那边沟通一下,看看市里面的领导今天下午来不来,什么时候来,这来之前的半个小时,要给咱们局里面的所有干部员工作个会议通知,明白吗?”云霜儿处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缓缓地坐直了自己的身子。

    “好的,我明白,您就放心吧,霜姐。”刘志远听了霜姐的这个安排,赶紧就把自己的身子挺了挺,他显得十分听从霜姐的这个话。

    “停下吧,我就在这里下了,你把车子开到车库里面去。”云霜儿处长立刻就对着刘志远冷冷的说道。刘志远听了霜姐的这个话,赶紧就把车子听了下来,他的脸上立刻就显得有些惊讶,这该不是自己刚才的话把霜姐给弄得生气了吧?看她的样子,真有点冷淡呢,这样想着,刘志远的心里面立刻就呈现出一阵子的不安。

    “还有,志远,这个以后局里面的人事问题,你有自己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尽量不要在我面前说这些事情,这样会影响我的思维的,好吧。”霜姐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迅速打开了车门子,直接下了车。

    压根就没有等刘志远有什么回答的话,刘志远被霜姐这个话一说,整个人在这一瞬间就有点尴尬了,他心里面明白,霜姐肯定是为了刚才自己说综合科那个人事方面的事情生气了,刘志远顿时就有很受伤了,但是他还是静静的把车子开到了车库里面,这才缓缓的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 纯文字)

    其实这很多时候,这官场里面的事情就是那个样子,下面的给不断的给你送东西,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希望你能帮他办些事情,但是这办事情的人呢,中间也存在着很大的压力,作为单位的一把手,人家心里面把这个权力看的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你办事的人,办一两次成功的事情,这已经很好了,但是不能事事都是不给领导提意见,并且让领导接受,这样的话,你这个办事的人员就有点危险了。

    毕竟每个单位的领导,他都需要一种自我的独断意识,这在自己的思维有些薄弱的时候,旁边的工作人员可以给领导一些小建议,但是不能超过了这个度,就像这个刘志远今天的事情一样,刘志远就有点过度了。

    他自己从副科长升科长,局办公室的小玉,从科员到副主任科员,局办公室编外人员小敏进入编制,局办公室副主任人选的初步意向,那都是他刘志远在云霜儿处长面前要来的,这一系列的事情背后,反映着刘志远的办事能力在提升,但是也预示着他干预云霜儿处长思维的力度,越来越大,即便他们是很好的情人关系,但是两个人只见的那种供求关系达到了一定的程度,那就有点不好说了。

    其实,从另外一个事情也可以看出来,云霜儿处长在最近一段时间里面,已经对刘志远总是干涉自己的权力的事情,有些防范了,只不过刘志远没有看的出来。上一次,局办公室主任科员的选拔,这个刘志远当初是推荐了美女小玉的,但是云霜儿处长压根就没有采取刘志远的意见,直接就安排了这个老夏。

    从这个事情中我们可以看出,云霜儿处长正在把自己的权力紧紧收缩呢,她在某些时候还是会给刘志远一些特权,但是这个权力不能太大了,太大了,她云霜儿处长就不是自己了,就是刘志远手上的棋子了,所以今天,云霜儿处长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刘志远一边想着霜姐刚才的那个表情,一边这心里面就有点怨恨自己的老婆佳丽了,要不是佳丽随随便便就收了人家张大彪那么贵重的礼物,自己今天还真是不会对霜姐开这个口呢,真的是,刘志远一边想着这个事情,一边就缓缓的叹了口气。

    虽然刘志远这心里面埋怨着自己的老婆佳丽,但是他也明白,这就是官场,要是自己办不动事情,人家张大彪也不会找自己来呢,一想到这里,刘志远心里面的那点高傲劲头,立刻就又窜了上来,他突然间就想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霜姐刚才在酒楼门口,给张扬说的那个话,这话里面有一句比较重要的。

    那就是,“以后你们综合科里面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不到我,也可以找刘志远主任”就这一句话,刘志远心理面就明白了,自己这最近一阵时间里面,在综合科还是有那么一点威信的。

    要是领导不说这个事情,他刘志远还是不会有什么小想法的,而且很有可能那个帮大学同学张大彪的想法会在一瞬间就消失掉,但是霜姐既然当着他刘志远的面子,把这个话说出来了。那他刘志远肯定得利用一下了。

    刘志远一边缓缓的想着这个事情,一边就缓缓地喝了口茶水。这个综合科的科长陈曦,是通过马小泉市长儿子的关系进来的,这个刘志远还是比较清楚地,而且在这个陈曦刚刚来了综合科的时候,和当时自己这个副科长很不和。这中间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这个主管综合科的领导张浩副处长,他跟刘志远不合,这样一来下面的人都得看主管领导张浩的脸色行事了。

    不过呢,现在形势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张浩副处长因为昨天晚上嫖娼的事情,已经被市公安局给抓进去了,有可能这辈子就在监狱里面混饭吃了,而且,此刻的刘志远主任,人家已经是局办公室的主任了,这地位是局里面的正科级干部之中最牛逼的一个,所以,假如这个时候,他刘志远去找陈曦科长,这个陈曦科长就不会是以前的那个态度了。

    刘志远一边想着这个综合科科长陈曦,一边就缓缓的站起了身子,他想趁着休息的时候,跟这个陈曦科长沟通一下,顺便谈谈这个张大彪的事情。毕竟现在是人家陈曦主管这综合科呢,他刘志远又不管人家综合科,所以张大彪这个事情,还是陈曦说了算的。

    刘志远缓缓的走到了陈曦科长的办公室门前,“咚咚咚,咚咚咚”轻轻的敲了下门,这个时候,只听见里面一声温和的回应声,“请进。”

    刘志远赶紧就推开了陈曦科长办公室的门,只见陈曦科长正那里喝着一瓶凉茶,看来她已经吃晚饭了,这会儿正在办公室里面休息呢。

    “陈科长,你好啊,好久么有来你这边坐坐了,今天过来看望你一下,不打搅你吧,呵呵”刘志远一边说着话,一边就缓缓的把自己的身子挺了挺,他的目光死死的盯住了这个老女人陈曦的脸蛋子。

    陈曦科长这也很久没有看到刘志远了,这男人有的时候还真是要比女人抗衰老一些,短短的几个月没有在一起近距离的接触了,这个陈曦科长瞬间就觉得刘志远帅气了很多,那种大帅哥的形象依然不减当初啊,而且呢,这个陈曦科长越看越觉的刘志远好看,她的心里面有点紧张了。

    “这个,当然没有关系了,不会打搅到我的,呵呵,刘主任,你坐吧,我给你冲杯茶水,”陈曦科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赶紧站起了身子,忙着给刘志远到起水来。

    “别了,陈科长,怎么能麻烦您呢,我自己来,自己来,”刘志远一边嘴上说着客气话,一边就把自己的身子骨扭动了一下,但是他最后压根还是没有起身子,只是嘴上随便吹吹牛而已,想想他自己现在的身份,堂堂的局办公室主任,这整天跟在局一把手云霜儿处长的身边,简直就是局里面的二把手了,他岂能自己起来倒水?那才真的是不可能呢。

    没多长时间,这个陈曦科长立刻就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放到了刘志远的面前,她一边温和的看着刘志远主任,一边就显得有些尴尬了。刘志远看了一眼陈曦科长,其实他心里面也明白,这个陈曦科长呢,也是因为受了昨天晚上张浩事件的影响,才会这个样子,自己头上的靠山倒台了,一时间她陈曦没了主管领导,你说她能不对刘志远客气一点吗?这就是识时务者魏俊杰,要不然,刘志远趁着这个时间段,随便搞出一点花样来,直接把她陈曦的官位子给弄掉,那陈曦就得不偿失了。

    这机关里面就是这样,处处的长个心眼,很多官员在自己一声从政的心得里面,就讲到了一句十分深刻的话语,仕途之路,如履薄冰,处处得留些心眼。就像现在的陈曦心里面的感觉一样。

    不过呢,这句话用在刘志远的身上似乎有些不合适,毕竟刘志远还算是一个比较正派的小官官,他还没有成长到张浩、高小民、毛小兵之流的那种阴险狡诈呢,他还算厚道,不会在这个时候,推人家陈曦科长下海的。

    给刘志远主任倒了茶水,陈曦科长立刻就从自己那有些干黄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刘主任,咱们以前的事情啊,是我有些不对,您可不要往心里面去啊,我其实呢一直想给你说这句话,但是因为工作等各方面的原因,我都没开这个口,今天既然您来了我办公室,这个事情我还是跟您说说,这样的话,我们之间就没有什么间隙了,呵呵”陈曦科长一边看着刘志远主任,一边就有些抱歉的说道。

    刘志远一听陈曦这个话,心里面立刻就明白了,陈曦说的就是自己在离开综合科之前的那段时间,她和张浩两个人合伙起来欺负自己的那些事情,一想到这些事情,刘志远的心里面立刻就有些怒火了,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刘志远还是有些记仇的人呢。

    但是,今天他刘志远不是为了发火而来的,他有着别的更重要的事情呢,这样一想,刘志远赶紧就把自己心头的那笔旧账,直接就按向了自己的内心深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陈科长,咱们都是局里面的中层领导了,我都调到了局办公室好几个月了,你看看你说的这个话,有点见外了吧,咱们那时候,是工作问题,不是个人原因,你就不要那样想了,呵呵”刘志远立刻就对着这个陈曦老女人温和的说道,其实他的心里面还清晰的记着那时候的事情呢。

    不过这次张浩出事情,刘志远的心里面也确实有一种报复的快感,想想以前那个张浩是怎么针对自己的,现在老天爷真的是开了眼了,竟然让这个张浩在女人的身上,载了跟头,这也算他张浩的报应吧。

    “谢谢刘主任大人大量,您心里面不计较过去的那些事情,我就轻松多了,呵呵,这个咱们张浩副处长这次出了事情,我这心里面还真是有点慌乱啊,你说,这个张浩副处长平时还看不出来啊,怎么到了这么关键的时刻,就出了这个事情,真令人惋惜呢。”陈曦科长一边恭维着刘志远,一边就赶紧把这个张浩搬出来说事情。

    刘志远心里面明白,这个时候陈曦把张浩拉出来,无非就是想表明,以前的事情都是张浩指使她的,跟她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刘志远猜测着眼前这个女人的心思,这不由得就轻松了很多。

    “呵呵,陈科长啊,其实啊,咱们周围呢,很多人都是披着一层外衣的,就你跟我不同,咱们两个都是从基层干起来的,咱们最真实了,你说对吧,我听说了,人家张浩副处长那时候大学刚毕业,就被分到了国企里面做副处长,这一工作,级别就是我们的领导,你说说,人家跟咱们能比吗?人家即便是犯罪,那也是有资本的犯罪呢,呵呵”刘志远听了陈曦科长的话,立刻就缓缓的说道。

    他这句话没有什么特殊的意思,但是直接就把自己和陈曦科长给拉近了,刘志远这句话的意思表明,自己个她陈曦一样,都是从最基层提拔上来的,知道生活的艰辛,所以会有一切共同语言。

    “刘主任说的正确啊,我们这些人啊,家里面没有什么背景,就只能靠着自己的勤奋和努力,一步一个脚印的往上面干,当然了,咱们这还算是比较幸运的了,还能轻轻松松的进入政府机关,坐上个小领导,有车有房子。相比之下,现在的八零后,那可就惨了,没车没房没工作,加上最近几年经济不稳,可真是难为了他们了。”陈曦科长听了刘志远的这个话,立刻就把话题给扯远了。

    其实陈曦说的这个话,是有自己的心结在里面的,这个陈曦的侄子,今年刚刚从大学毕业,没有什么好工作,这一直在家里面待业呢,陈曦自己在国资委里面做科长,所以她想把这个侄子给弄进城关市的国有企业里面去,但是呢,陈曦国资委的时间并不长,认识下面企业的领导人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她能说上话的一个也没有,所以这一下子就难倒了陈曦科长。不过呢,陈曦科长也听说了,这个国资委里面,局办公室主任刘志远和成钢集团的老总廖远红比较熟悉,而且还在成钢里面安排进去了好几个大学毕业生呢,

    当然了,陈曦听到的这些都是人们的传言罢了,其实刘志远安排进成钢集团的也就自己一个远房的亲戚,刘晓峰,这还没有什么别的人呢,再有一个就是自己把张大彪从成钢集团里面调到了国资委,这就是刘志远这几年来的战绩了。

    “那可是呢,呵呵,陈科长,听说你们综合科里面最近要选一个副主任科员啊,人选选好了没有啊?”刘志远一时间也不会体会到这个陈曦科长话里面的深层含义了,他直接就把自己想要办的事情,先说出一点头绪来。

    其实这领导之间的谈话,就跟商人做生意一个样子,双方都是你来我往,相互提意见,只有你满足了我的条件,我也达到了你的要求,这桩买卖才能算交易完成,这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权权交易。

    陈曦科长一听刘志远这个话,顿时这脸上立刻就变得有些沉重了,只见她缓缓地叹了一口气,“这个事情呢,暂时还没有定,我们综合科的三个科员啊,应该说咱们综合科三个科员,你也都比较熟悉,张大彪、小赵,还有一个新来的,他们目前都有这个资格,不过呢,论在局里面的任职时间,小赵和张大彪是重点人选,呵呵,刘主任,你怎么问起这个呢,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陈曦科长一边说着自己的意见,一边就缓缓地把目光盯向了刘志远那白皙的脸蛋子。

    “这个,我都没有什么想法,这不昨天张浩副处长出事情了,云霜儿处长交代我,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及时想到综合科,要做到多关心一下你们,这你们的主管领导出了事情,咱们局里面不能乱啊,呵呵”刘志远听了这个陈曦的话,立刻就缓缓地说道,他的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一丝狡黠的微笑。

    “哦,那是,那是,呵呵,这还真是要多谢刘主任的关心啊,呵呵”陈曦科长一边回应着刘志远,一边就缓缓地说道。

    “其实呢,我觉得这个张大彪人还是很不错的,他现在呢,从工作经验上面来看,已经参加工作五年了,跟我一起大学毕业的,还是我的大学同学呢,从经验和能力上面来说,担任综合科的副主任科员,还真是绰绰有余呢。”刘志远在听了陈曦科长的这句话后,立刻就把自己的真实想法给暴露了出来。

    既然刘志远主任说出了这个话,那就不用陈曦再多想什么,她心里面立刻就明白了,这个刘志远主任是想给这个张大彪说情呗,这样一想,陈曦科长立刻就显得十分冷静了,只见她缓缓的拿起了自己手边的绿茶,喝了一小口,这心里面立刻就显得平静了很多。

    这个时候,陈曦明白了刘志远主任的想法,她倒是有了一个砝码,既然你刘志远是有事情来求我,我就不必要显得那么慌张了,当然了,陈曦科长在这一瞬间就想到了自己那个大学毕业,在家待业的侄子的事情了。陈曦科长心里面也明白,这个成钢集团可是市里面的大型国企之一,这经营上面,最近几年效益十分好,成钢集团的普通员工,这要比市委市政府的科级干部一年的福利待遇都要好呢,所以陈曦也把目光瞄准了,就让自己的侄子进成钢,现在这个和成钢集团关系良好的刘志远正坐在自己面前呢。

    陈曦科长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己侄子的事情说出去,这就是政客之间的交易。

    刘志远和陈曦科长两个人的事情,相比较而言,都显得比较重要,刘志远提的这个张大彪提拔副主任科员,这关系这张大彪第一次被提拔呢,这次要是没了机会,以后的机会就很渺茫了,说不定这次以后,张大彪会做一辈子的科员,再也没有被提拔的可能。而陈曦科长的这个侄子的事情,那是关系着一个大学学习毕业后的就业问题,这要是抓不到一个铁饭碗,这辈子就有可能失去人生的主航标,孩子的后半生将会举步维艰。所以两个人心里面的事情都是至关重要的。

    陈曦科长看了看刘志远主任的目光,立刻就缓缓地开了口,“这个不着急,大彪是有能力,我也看出来了,呵呵,张主任,听说你在成钢集团里面关系还是很不错的,这个我有一个侄儿,今年刚刚大学毕业,没有找到什么好工作,您能不能想想办法,帮我把侄子弄进成钢集团去,要是我侄子能进成钢集团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我真的非常感谢你呢。”陈曦科长说完了这个话,立刻就把目光紧紧的盯住了刘志远的脸蛋子。

    “这个,这个不太好弄啊,现在的大学生,不是我说啊,找工作确实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想找一份在成钢集团的好工作,那更是难上加难啊。不好弄啊。”刘志远立刻就对着这个陈曦科长叹了口气。

    顿时,两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相互揣测中了,整个办公室里面显得十分的平静。

    刘志远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个陈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竟然也学得跟自己一样,做起了生意啊,这个张大彪的提拔,要承担的义务就是把她陈曦的侄子弄进成钢集团,刘志远慢慢的想着这个交易。

    他倒是不担心成钢集团的廖远红不答应这个事情,因为廖云红也有事情相求与自己呢,廖远红的那个侄子廖伟军还想着进局办公室里面做副主任呢,所以往成钢集团里面安排一个人,对于刘志远来说,那还真不是什么难事情呢。

    刘志远此刻想着的是,自己该不该为一个张大彪的事情,浪费这么大的精力呢?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刘志远的手机立刻就响了起来,刘志远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局办公室的主任科员老夏打来的,老夏这一打来电话,肯定是科室里面有什么大事情了,刘志远二话不说,赶紧就接了老夏的电话。

    “喂,刘主任,刚才市府办来了电话,说是半个小时候,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来咱们单位宣布相关领导干部的任免决定,要我们这边给领导汇报一下,我这一接到电话,就给您打了过来。”老夏立刻就对着刘志远主任缓缓的说道,他心里面显得有些激动。这市府有了事情,自己第一时间通知主任刘志远,在刘志远的面前讨点好,这以后吃的甜头肯定不会少的。

    “哦,这样啊,老夏,你先给云处长汇报一下这个事情吧,然后给局里面各个分管领导、各个科室的负责人通知一下,半个小时候在局一号会议室里面开会,同时你在给小敏安排一下,让前台的工作人员布置会议室,就先这样了,挂了。”刘志远立刻就对着这个老夏说完了自己的指示,随后就挂了电话。

    “怎么了?刘主任,呆会局里面要开会?”陈曦科长听了刘志远刚才说给老夏的话,立刻就变得有些惊讶了,她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了。

    “哦,是关于局里面张浩同志的任免会议,市委市政府里面今天上午就出了意见,这呆会呢,来咱们局里面宣读正式文件,来的还真是快啊,呵呵,那今天就先到这里了,陈科长,咱们接下来慢慢的考虑下,再做决定,你看好吗?”刘志远一边说着话,一边就赶紧把自己的身子站了起来,他显得十分的干脆利落。

    “好的,刘主任,那就先这样了,呵呵,希望听到您的好消息,您先去忙吧,”陈曦科长一边回应着刘志远主任,一边就赶紧把自己的脸上挤出了笑容,她显得对这个刘志远主任十分看重了。

    “恩,好的,走了,”刘志远赶紧就对着这个陈曦科长笑了笑,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出了这个陈曦科长的办公室。一出陈曦的办公室,刘志远这心里面还真是有点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陈曦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学会了交易,这样的女人还真是有点厉害呢,刘志远默默的想着这个事情,心里面不由得就有些慌乱。

    没多久,这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就来到了市国资委的大门前,一共来了三辆车子,第一辆是市委组织部的车子,来的是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程俊,第二个车子是市纪委的车子,来的是市纪委副书记王文,最后一辆车子是市政府主管工业、国资委的刘克利副市长的车子,这些人刚刚到了市国资委的大门口,就只见云霜儿处长带着局里面的三位副处级干部,还有刘志远他们,就迎了上去。

    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程俊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以前是省委组织部里面的一个科长,这一下到城关市里面,就成了城关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之一了,这个程俊一看到云霜儿处长,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一丝微笑。

    “云处长,你们国资委最近的事情还真是不少啊,这以后得加强领导干部的思想教育啊,呵呵”这个程俊一边说着这个话,脸色一边就变得有些严厉了。

    “好的,谢谢程副部长的批评指导,我们国资委一定会努力的。”云霜儿立刻就不卑不吭的对着这个程俊说道。其实呢,按照级别来说,这个程俊还只是个副处级干部,他们的部长才是正处级干部,和云霜儿一个级别呢,他一个副处长就这样跟人家云霜儿处长说这个话,还真是有点勉强。

    这个也能让人接受,毕竟人家是管组织的嘛,这国资委里面的张浩属于组织上面领导,出了事情,组织部门肯定是有权力说国资委几句的。

    这个程俊副部长说完话,立刻就把机会让给了市纪委副书记王文,这个王文云霜儿以前还真是没有见过,只见云霜儿处长对着这个王文副书记笑了笑,“王副书记,欢迎您来国资委调查这个张浩同志的事情,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啊,呵呵”云霜儿处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握紧了这个王文副书记的手。

    “云处长就放心吧,这个张浩同志的错误,是肯定要严查的,不过跟咱们国资委现有的别的领导没有什么关系,呵呵,您就放心吧,”这个王文副书记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对着云霜儿处长温和的笑了笑,他的这个话,让云霜儿处长显得十分的安心。

    因为国资委里面只是出了他张浩一个败类,别的领导干部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纪委的同志只要抓住这一根线去查,就可以了,要是把目光盯向了整个国资委,那就会影响国资委的正常工作呢。

    “刘副市长,欢迎,欢迎,呵呵”云霜儿和市委刚才两位领导交谈完毕,立刻就走到了这次来宣布任免决定的大头,这三个人中级别最大的刘克利副市长身边,紧紧的握住了刘副市长的手。刘副市长是副厅级干部,比云霜儿高一个级别,而云霜儿则要比市委组织部来的副部长程俊,市纪委来的副书记王文高一个级别,所以,在和刘克利副市长聊上天后,云霜儿一直紧紧的跟在了刘克利副市长的身边,而市纪委和市委组织部的两个领导,则跟在了他们的后面,大家一起向着国资委的一号会议室里面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的刘志远,看着这次任免团队的阵容,好像要比宣布云霜儿处长任命那时候,减小了很多,这市委组织部和市纪委来的都是经常看不到的副手呢,就只有这个刘克利副市长专业,一个堂堂的副厅级干部,来参加这个自己主管的正处级单位的副处级干部任免来了。

    其实刘志远这猜想的不怎么正确,刘克利副市长也是不得已才来的,这个张浩副处长是他下面的干部,这要是他不来,人家市委组织部和市纪委会怎么看他呢?你一个堂堂主管单位的市领导,你不去,我们怎么敢免掉你所主管单位的领导呢,这就是一个问题了,所以刘克利副市长今天还真的必须出席呢。

    很快,大家就做到了城关市国资委的会议室里面,这个刘克利副市长当然是坐在了最中间的位置上面,因为他的级别是这里面最大的,刘克利副市长旁边,就被云霜儿处长和纪委的王文副书记包抄了起来,紧接着就是市委组织部的程俊副部长,这台上的领导就这么四位,至于城关市国资委的几位副处级干部,都在台下面就坐了,他们作为被任免单位的副职,还真是没有资格坐上主席台呢。

    大家都坐定后,只见刘克利副市长立刻就拿了话筒,做了开场白,“大家下午好,今天呢,我作为咱们国资委的主管市政府领导,来咱们这里,是和市纪委、市委组织部联合宣布一项重大人事任免决定,希望国资委的领导干部们,仔细听会议的内容,做到警钟长鸣,不要因小失大。接下来请市委组织部的程俊副部长宣布对市国资委张浩副处长、毛小兵副处长的任免决定。”刘克利副市长的这个话一说完,一下子就把在场的所有国资委干部都给惊住了,只有云霜儿处长一点也不惊慌,她似乎已经知道了这个任免决定了。

    “好的,那接下来我就宣布,市委组织部关于国资委相关人事任命的决定,市委组织部领导向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请示,市委常委会议批准,大家一直赞同,免去张浩、毛小兵市国资委副处长职位,毛小兵副处长即日起,调任城关市金陵县,出任县长职位,宣布完毕。”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程俊的这个话音一落,国资委一号会议室里面立刻就一片哗然,大家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毛小兵竟然一下子就调去了金陵县出任县长了,这还真是兵贵神速啊,。

    这个时候,只见台子下面坐着的毛小兵副处长,眼睛里面有些潸然了,他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久违的激动,似乎在向会议室里面所有的领导干部们诉说着,我容易吗?没有昨天晚上搞到张浩的事情,我能出任金陵县县长的职务吗?

    “好了,大家静一静,接下来,由市纪委副书记王文同志,宣布市纪委对张浩副处长进行查处的决定,大家欢迎,”就在这个时候,刘克利副市长立刻就对着会场里面的所有人缓缓的说道,刘克利副市长这个话音一落,会场里面立刻就静了下来。

    刘志远这个时候,把目光缓缓的盯向了毛小兵的脸上,他是在有点想不通,这个毛小兵凭什么就能下这才的竞选中胜出呢?难道真的是天命所归,这样一想,刘志远的内心里面就有点躁动不安了。

    “这个张浩同志呢,昨天晚上,被市公安局在xxktv里面抓获,正在于两名卖淫小姐进行不正当**易,介于这个事情的发生,我们市纪委要对张浩进行全方位的查出,国资委里面有掌握张浩同志犯罪证据的,都可以检举,我们纪委专门设立的奖金的,”市纪委副书记王文说完这个话,台下面立刻就有人发出了一两声嬉笑。

    “好了,今天的任免决定就到这里了,我在这里想给大家强调一下,咱们国资委是。。。”这个剩下的事情就刘克利副市长给国资委全体干部职工训话的时间了,刘志远听着刘克利副市长的话,心里面更是显得有些烦躁了。

    好不容易,刘克利副市长在讲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后,这才结束了讲话,等他讲完话的时候,已经离下班时间只有十多分钟了,局里面一把手云霜儿处长一看时间,直接就宣布了散会。会议室里面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面,就空无一人了。

    刘志远安排完前台的工作人员打扫完了会议室,刚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老婆佳丽就打来的电话。刘志远赶紧就接了老婆的电话,他这个时候才想起了昨天晚上正是老婆佳丽的电话,这才救了自己,让自己避免了张浩、高小民等人的祸水事件。

    “喂,志远,我今天不回家了,在爸妈这边住,你一个人在家里面,好好休息,嘿嘿,挂了。”佳丽说完了这个话,直接就挂了刘志远的电话,这一时间搞得刘志远还真是有点不知所措,这昨天晚上佳丽还死死的粘着自己呢,这今天就回娘家了,真的是。

    突然,刘志远想通了,老婆也是照顾自己的身体啊,这昨天晚上来了一**战后,今天晚上是要自己养精蓄锐呢,这样一想,刘志远的心里面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他缓缓地站起了身子,直接就拿了车子的钥匙,向着办公室门外走了过去。

    因为今天上午吃饭后,刘志远惹的霜姐有点生气,所以他走的时候,没有跟霜姐打招呼,再说了,就在刚才,霜姐已经陪着市委市政府的三个领导,去外面下馆子了,她才没有时间招呼刘志远呢,在这个时间里面,霜姐的事业就占了主导地位了,个人的感情就放暂时先放到了一边。

    就在云霜儿处长放开了刘志远的空子,这个成钢集团的美女老总廖云远立刻就给刘志远来了电话,她约刘志远一起吃晚饭,这好久两个人没有见面了,所以廖远红这一主动约了刘志远,刘志远立刻就去了。

    当天晚上,吃完晚饭,两个人就有些那方面的意思了,再说了,他们以前也干过那事情啊。两个人喝了不少酒,廖远红这喝醉了。

    在廖远红的热情邀请下,刘志远竟然去了廖远红的家里面,一进家门廖远红就歪倒在沙发上,闭着眼,扶着额头,表情显得很痛苦,修长浑圆的小腿在刘志远面前一晃一晃,还有洁白的脖颈和高耸的胸脯,酒后成熟少妇的风情让刘志远不由有些迷醉,而刘志远,确实也喝了不少。

    廖远红勉强张开眼,怪怪地看了刘志远一眼,看得刘志远心里直跳,雄性荷尔蒙分泌速度加快。

    廖远红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地面,默不作声,点点头站起来,身体摇摇晃晃。

    刘志远转身准备去关门,刚走到门边,突然听到“噗通”一声,自己已经歪倒在了地板上。

    廖远红急忙回去架起刘志远,扶到沙发上,自己也觉得头重脚轻,顺势在刘志远身边坐了下来。

    廖远红的身体挨着刘志远的身体,刘志远感觉到她的身体很热,比自己的还热,不知道为什么,廖远红搀扶着刘志远肩膀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这时,刘志远全身的血液突然开始迅速奔流,心快要跳出来,酒精的刺激和本能的冲动让她浑身战栗,不由自主隔着薄薄一层丝缎,抚摸起廖远红的肩膀,身体反应地厉害,像要爆炸,胆子借着酒精的刺激,也大起来,突然就扳起廖远红的头,搂住廖远红的身体,一下子吻住了廖远红的火热滚烫娇柔细嫩性感的唇。

    廖远红显然还处于大醉眩晕之中,好像也没有意识到是刘志远在亲自己,或许还以为是在梦中,眼睛都没有睁开,任凭刘志远狂吻,胳膊搂住了刘志远的脖子

    刘志远酒壮色胆,脑子一片混沌,边疯狂亲吻着廖远红的唇和脖颈,边胡乱的把她按倒在宾馆的沙发上。

    廖远红**着寂寞和饥渴,痛苦而快意地大叫起来。

    一阵**过后,廖远红渐渐的恢复了直觉,她看着**裸的刘志远,眼神突然柔和起来。

    “志远,我侄子的事情,怎样了?”廖远红亲吻着刘志远的脸庞,显得十分痴迷。

    “应该可以了,云处长和我都和你侄子吃过饭了,你说能不成吗?过了这阵子时间,肯定调令就出了。”刘志远回吻着廖远红,有点又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热火了。

    “那就好,嘿嘿,谢谢你,志远”廖远红听了刘志远的话,立刻撅起了性感的小嘴,刘志远赶紧用嘴贴上了廖远红性感的嘴唇,两任又黏在一起了。

    廖远红胸脯高耸,脖颈柔白嫩滑,头发完成挽成一个发髻,小腿裸露,白的晃眼,身上那种好闻的茉莉香味沁入刘志远的鼻孔。

    此刻,廖远红的脸更红了,刘志远的身体也开始发热,酒有后劲啊。

    “刘志远,你会不会跳舞?”廖远红突然看着刘志远问,眼神里有几分放肆和野性。

    “会。”刘志远毫不犹豫地回答,以前周末的他主要活动就是参加舞会,刘志远不但会,跳得还相当不错。

    “那好,我们跳舞。”廖远红说着站起来,来到客厅,打开音乐。

    廖远红将客厅的大灯关掉,灯光变得温暖而柔和,然后廖远红拉起刘志远的手,将手放到刘志远的肩膀上,平静地注视着刘志远,刘志远的手轻轻搂着廖远红的婀娜细腰,刘志远们开始随着音乐在客厅里悠悠地跳舞。

    刘志远的心中洋溢着激动和幸福。

    刘志远们在昏暗的灯光下摇摆着,随着邓幽幽的歌声,还有舒缓的音乐。

    搂着廖远红的腰,触摸着她肌肤弹性的肌体,刘志远身体有一股暖流往上涌,情不自禁握紧了廖远红的手,搂着她腰的手臂也在慢慢收缩。

    廖远红抬起头,眼睛肆无忌惮地看着刘志远,突然就笑了。

    刘志远自从尝过了廖远红的味道后,就一直想这种感觉,无比渴望这种感觉,男人一旦拥有了女人的身体,就会上瘾的。

    刘志远稍微放松了一下面体,一会又一次进行尝试。

    廖远红笑了笑:“想了?”

    刘志远毛手毛脚的样子一定让廖远红觉得很好玩,因为廖远红在刘志远面前表现地很随意,甚至有些肆意,全然没有了平时外人面前的舒雅和冷峻。

    刘志远突然就一把把廖远红拉到了刘志远的怀里。廖远红的身体在刘志远的怀里突然变得滚烫和柔软,刘志远把她搂过来的时候,感觉她的心其实跳得很厉害,呼吸也开始急促。

    刘志远知道廖远红和自己一样,内心充满了渴望和希望,刘志远决定主动一点。

    刘志远熟练地吻向廖远红的唇,她张开嘴唇迎接着刘志远,双手也主动搂住了刘志远的脖子。

    廖远红**的身体和刘志远的身体隔着薄薄的一层衣服互相挤压、摩擦着,刘志远浑身的血液流速开始加快,刘志远终于可以在清醒状态下品味这个女人了。

    廖远红和刘志远吻得很主动,刘志远得到鼓励,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刘志远在廖远红主动的引领下开始了又一次的新奇探索和进攻。

    刘志远终于明晰地感受到了巨大的幸福和快乐,终于领悟到了生命中最美妙最**的那种时刻带给刘志远大脑的冲击,那一夜,刘志远的整个身心都在燃烧,刘志远头脑格外清醒,刘志远不放过一秒钟地享受着人生的美味。

    和以往不同,这次刘志远轻车熟路、轻松驾驭,虽然动作有些笨拙,方式有些单一,但基本要领却掌握的很到位。

    第一次,持续了很久,刘志远在昏黄的灯光下,感受着视觉和心理还有**带给自己的多重刺激,刘志远像一头刚出栏的小牛犊,横冲直撞。

    刘志远不停地叫着“远红”,廖远红闭着眼睛,脸上带着享受的表情,不停地答应着。

    刘志远不停地说着“我爱你”,廖远红的表情舒缓而又紧张,没有答应,只是紧紧搂住刘志远,仿佛怕刘志远忽然消失。

    当最后的时刻来临,廖远红突然泪流满面,嘴里叫着:“我要死了”,浑身剧烈颤抖着,脸上的表情突然很紧张。

    刘志远理解廖远红为什么泪流满面,那是幸福的泪花,那是激动的情怀,那是享受的舒畅,因为廖远红已经达到了女人所需要的高点。

    廖远红过了一小会睁开眼,看到刘志远的表情,放肆的笑了:“干嘛?还想来一次?”

    刘志远点点头,以前的温存都忘却了很多细节和感受,这次刘志远认真感受,心里美滋滋的。

    廖远红伸手摸着刘志远的脸,开心地笑了:“有时候死是一种幸福,一种享受,一种痛苦的享受,一种极致的境界。”

    刘志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刘志远的脑袋随即被廖远红温存地拢在了她的胸前,廖远红像搂着一个孩子一样,轻轻抚摸着刘志远的头发和背部,让刘志远倾听她的心跳,还有闻嗅她胸前的芳香。

    很快,刘志远又来了感觉,刘志远年轻而充满活力的身体再次进入战斗状态。

    廖远红开心地笑着,释放开母性的温柔和宽广:“来吧,带我去飞。”

    那一夜,刘志远和廖远红不停地战斗,战斗的间隙互相脉脉地注视,然后就是温存的微笑,深情的接吻,他们彼此用心灵和**来诠释着灵魂的深度交融。

    当天色开始放亮,他们终于偃旗息鼓,相拥在一起沉沉睡去。

    刘志远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远红,我爱你!”

    廖远红没有马上说话,只是微笑着看了刘志远半天,然后轻轻地说:“别说爱,爱太神圣,太沉重,太严肃,太累……说喜欢吧”

    刘志远窘了一下,随即笑了:“好的,我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

    廖远红点点头:“志远,记住,不要随便对一个女人说爱,爱不是随便就可以说出口的,是要用心灵和灵魂来领悟的”

    “嗯”刘志远很乖地答应着,像一个孩子蜷伏在廖远红的胸前,不时吻着着生命的甘甜。

    此刻,刘志远很满足,刘志远脑子里只有廖远红,刘志远不想想得更多,只想抓住现在,享受这珍贵的一分一秒。

    刘志远想廖远红也是这么想的,因为她也和自己一样,没有谈得跟多更深入。

    不一会儿刘志远赶紧起了床。

    刘志远一骨碌爬起来穿衣起床,简单洗刷完毕之后开门要走。

    “等等,”廖远红过来抱住刘志远,在刘志远额头上亲了一下,柔声说道:“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

    廖远红一句话就让刘志远开心起来,刘志远心中充满了阳光,抱着廖远红的身体,缠绵了一会,在她的一再催促下,才开门离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 ☆☆ ”查找本书最新更新!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博弈局中局:漂亮女局长相邻的书:近战保镖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