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本书禁阅

第246章 法则156:摊牌

【书名: 本书禁阅 第246章 法则156:摊牌 作者:童柯

本书禁阅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仙界归来奥特曼格斗进化山海无限镜花缘王妃有毒在日本渔村的日子汉末召虎惊悚乐园锦桐逆鳞盖世仙尊极品修真邪少废土崛起    这段时间里,他喊了禁.书数次,曾经见过的光团好似沉寂了,而功能却还保留着,只是再无人伴他左右。

    绵绵隐约感到,这可能与他这次忽然回到第一世有关系。

    半个月说长不长,却足够让绵绵感受到白霄这个男人在方方面面的潜移默化,这样的习惯就像被一寸寸侵.犯着属于自己的领地,让人从深处滋生出毛骨悚然的紧迫感。

    白霄就像一个对调料搭配精准无比的料理师,慢条斯理地将一盘佳肴以自己的方式烹饪出想要的味道。

    绵绵知道,这个男人,正在狩猎他!

    或许,他们正在互相狩猎。

    大清早,他接到了来自校方的电话,通篇的英文,重点就是白先生你很优秀,但是并不适合我们学校。

    通常情况,校方不会刻意来电话,寄推荐的学生那么多哪里会理会那么几个。既然来了也就是对他的身份有所顾忌,校方为何单单凭一个名字就知道他是谁,若不是谁在背后有人授意,又怎么知会他,而那人做得如此明目张胆,好似在展示他掌控力,告诉你他有多么无所不能。

    说白家鞭长莫及,还真是够谦虚了。

    平日的肢体接触也日益增多,比如与白零几人在练武场里过几招,白霄偶尔会亲自下场,那时候他就不得不打起全部精神来应付,那些触碰再正常不过,如果不是那日晚上的身体记忆,都会以为自己想太多。

    绵绵下楼的时候,是七点十分,白家已到早餐时间。

    “爸,早。”这些日子,在称呼上他顺从了白霄的要求。

    “恩。”白霄应了一声,摆了下手让白瑜准备上绵绵的早餐。

    正在用餐的白霄看了眼儿子,就平淡无波地收回了目光。这要换了早年可就没那么好了,白家规矩重,早餐是准时七点,可早不可晚,晚了就要受教训,如今白霄这般轻描淡写地揭过算是对他极为宽容。

    绵绵穿了一件白衬衫,下着黑色西装裤,像青葱儿似的散发着年轻的朝气,从二楼缓步下来,更衬得长身玉立。

    站在餐桌边低声报告业务单的李总差点就没认出这是他印象里叛逆不羁的太子爷,那张脸虽然完全没继承白爷的俊美,但那干净利落的模样令人耳目一新,特别是一双深邃的眼,那潋滟中直泛着令人悸动的危险气息。

    容貌依旧没变,可这短短时间里气质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收回目光,微弯身,“大少。”

    绵绵点头回应,当然没有喊出对方名字引起怀疑。在上辈子白霄“死亡”的那段日子里,接管了白氏,对这些股东们也算了解,这位是寰宇娱乐的李总,直接对董事长负责,这辈子对方还没见过自己,却不代表对方连自家企业的太子爷都不认识。

    入座后,餐具已经摆在面前,很朴实的餐点却透着低调的奢华,单单从原料上就经过精心挑选,作为一个百年世家的底蕴就在此了。良好的教养让他已经习惯食不言寝不语,绵绵目不斜视,习惯了白霄工作狂的状态,就比如好好的早上,他必须要听冗长的数据报告来度过。经过白霄示意,李总继续报告,不急不缓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正当绵绵准备用餐的时候,忽然一双银筷进入视线中,男人把猫耳朵里的胡萝卜给一片片挑出来。

    这是绵绵以前不爱吃的东西,对,是绵绵的,而非白展机。以往在白家用早餐的时候总会不自觉挑出来,当然不是不吃,白爷可不是那么宽容的家长,放在一旁等其他吃完了再一口气吞下去。

    白霄有时候也不想崩那么紧,让孩子对自己越来越害怕,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但那是以前的绵绵,在末日待了那么长的时间,挑食这个坏习惯自然而然改了。

    当白霄将那盘胡萝卜挑出来,放入口中咀嚼,整个过程都安静、优雅,绵绵没有动作,一旁素养极高的李总也楞了下,谁说白爷对大少不满意的,这根本就是满意得不得了了吧,哪里还像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白爷,看把儿子宠的,都要上天了。

    这种太过人性化的举动,与白爷平时的作风实在相差甚远,甚至是不合规矩的。

    “爸……”

    男人吃完儿子碗里的胡萝卜,掀了掀眼帘,“怎么?”

    好像无论他做什么,都那么理所当然。

    随口说了句没什么,绵绵低下了头,耳根子有些发红。

    有些事由白霄做起来,总透着那么点不一样的味道,这个老男人,居然在用这种方式,追求他。

    所以,他该怎么回礼呢?

    绵绵暗暗想着,用饭速度快了很多,并胃口很好地多添了一筷子,任何在末日待了一段时间得人恐怕都会对食物有某种程度上的执着。

    “早上八点的课?”

    出门时,白霄转身问了句。

    你连我的课表都给背出来?绵绵点了点头,白霄的攻势越来越猛烈,强势的进占他的生活。

    “一起,送你过去。”

    “不麻烦爸了,我开自己的车。”白家对白展机这个儿子在物质上可是从来没亏待过,几辆跑车停在车库里放着呢。

    白爷也没说什么,那黑漆漆的瞳孔这么平静地望过来,激得绵绵心神微漾。

    这世上,大约也只有白霄才能让他全身战栗,如同时刻吸食了毒.品般上瘾。

    与白霄一同坐在后座,绵绵看了看窗外,“爸,到了。”

    “恩,今日下课来崇林区的分部,你也该接触下公司事务了。”从文件上抬头,白霄此时带着金丝边眼镜,显得温文儒雅,毫无攻击力。

    “我知道了。”绵绵的目光赛雪欺霜,加上有别于平日的打扮,剪裁得当的衬衣勾勒出完美的身形,扣子扣到了顶端,透着一丝严谨和清俊的气息。

    到了校门口,站着一个英俊的公子哥儿,引得来来往往的人驻足,窃窃私语。

    正是倚在一辆跑车上,在王品世家遇到的王家瑞。

    自从在电梯里碰到绵绵,作为一个异性恋者他不但对男人秒硬,甚至还被按在地上道歉,这对他来说是极大的侮辱。

    “哟,大少,多日不见。”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打招呼。

    那次回去后他还特意去调查了一番这位大少究竟是谁,居然是白家的继承人,那个不学无术,混在太子圈里的大少爷。

    这样的人物他可得罪不起,也难怪自家哥哥要他来道歉了。

    但王家瑞生来就带着逆反的骨头,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性子,让他道歉根本不可能。

    所以拖到了这大半个月,就硬是没有来找过绵绵。

    要不是后来他找了几个小男孩,测试自个儿对男人有没兴趣,全以失败告终,他才想来这里测试一下自己对男人是不是真的有兴趣。

    绵绵,感到某个还未离开的男人视线投到这儿,忽然凑近王家瑞。

    王家瑞被绵绵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你、你干嘛!”

    知道自己背景比不过对方,打又打不过,虚张声势道。

    “上次的教训还不够?这可是你自找的。”

    王家瑞的所有注意力都被绵绵攫取,几乎迷失在那双如魔般的瞳孔中,呼吸为之一滞。

    速度快到极致,只是手指在空中几个点到即止,王家瑞只感到身上有无数滚烫的溪流朝着一个方向涌去。

    他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许多,不是吧,这才刚看到白展机,就又、又硬了!

    难道他真的喜欢男人,还是眼前这个?

    他只感到面前一阵阵发黑。

    无法接受这个可怕的事实。

    绵绵可不管王家瑞如何,转身之际,感到某道几乎要将他射穿的视线,炙热和疯狂的占有欲,哂笑着。白霄,这场回礼可好?

    当下午课程都结束,绵绵却发现自家日理万机的父亲那辆专车停在那儿,开了后车门,果然看到白霄那张俊美冷漠的脸。

    “爸,您今天怎么有空。”绵绵明知故问,完全无视了车内压抑的气氛。

    白霄并未理会绵绵,待人上了车,车子就发动了。

    电话铃响起,绵绵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是易品郭。

    “你出院了?”自半个月前去医院看了一眼后,绵绵就没有再去,几乎等于宣告退出易太子这个圈子了。

    无论被圈子里的人说“白展机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还是“你看你平时对他多好,等你出了车祸,连个人影都没有”,绵绵都没有再联系过易品郭,他重新回到第一世的时间,并不想像上辈子那般,特别是最后易品郭对他的心意,既然无法回应还不如一开始就不给希望。

    “展机,我这次车祸不是意外。”

    “所以你想说什么?”

    “小心…你父亲……”总不能说,我怀疑这是你父亲干的,但我没证据,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对付我。而你是他儿子,我总不能直说你父亲如何。

    绵绵看了眼白霄平静的侧脸,即便听到,这个男人也总是如此不动声色。

    挂上电话,绵绵看向车外,“爸,这不是去崇林区的方向。”

    却没得到男人的回应,好像明知开错路也继续前进。

    “安静坐着。”男人闭目养神,靠在椅背上,历史的厚重感在他身上镌刻着独属于他的锐利与风雅。

    车子靠着路边停下,开车的白瑜下车,车内逼仄的空间里,只有这父子两。

    待人离开,绵绵想着,不会是早上刺激过头了吧,“爸?”

    白霄厉色划过,他动了。

    宛若一场暴风雨,由静态切换到动态,转身撅住绵绵的下巴,连人一同欺了过去。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记冲撞一下子砸到后车窗玻璃上,嗙!

    耳中产生短暂的耳鸣,头部的撞击让绵绵处于短暂失神中,绵绵慢了一步的反击,被白霄利落的拦下。狭窄的空间内,男人滚烫的呼吸喷在脸上,渗入毛细孔引起一片战栗。

    这该死的弱鸡的般的身体,对这个男人的挑衅过头了!

    缓过那一阵子眩晕绵绵才缓缓睁眼,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也不再伪装,一双腿硬是插入白霄的大腿间,任谁也没料到两个男人对峙,绵绵能这么无耻。

    当然,对绵绵来说,只要能反击就行。

    他的刁钻攻击让白霄的双腿无法并拢,那笔直修长的腿令人想将那层布料直接撕开。

    重拳落到绵绵的肚子,“唔。”

    绵绵痛吟,你还真下得了手啊!

    而后,绵绵的头被男人抡起,就毫不留情地砸向车窗玻璃,防弹的玻璃传来凄厉得闷痛声。

    直到绵绵的呼吸被堵在了胸口,脸色惨白,才被放过,他趁着白霄松手之际,伸出唯一自由的手,摸抓住白霄下方某个部位,恶意地揉捏,“你有种打死我,还是这么欠.操!”

    下颔被狠狠捏住,几乎要脱臼的力道。

    他知道白霄动了怒火。

    两人呼吸的热度在这贴近的距离中燃烧殆尽。

    男人的野兽视线像一条锁链牢牢桎梏着。

    绵绵反倒笑了起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撞。

    是该,摊牌了。

    白霄深呼吸了几口,压下着溢出的疯狂,太阳穴青筋暴凸,这疯狂夹杂着想杀了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兔崽子愤恨,也有颤粟的狂喜。

    能说出那么不知死活的话,只有他。

    “你回来了。”白霄眼底藏着一抹淡到极致的绝望,那痛苦让绵绵的所有动作都停了下来,就像有一块千斤巨石压在胸口,无法呼吸。

    他等了太久,久到双腿失去了知觉。久到以那样渺茫的机会守着一个不可能实现的可能性。

    白霄的压迫感几乎笼罩了绵绵,看着身下这个没心没肺的人,这个混账东西!

    他忽然轻轻舔着绵绵划下鬓角的汗珠,恶意地吸走,又加重咬住绵绵的耳廓,几乎要把那小半块肉咬掉,“那个世界,你也在。”

    绵绵倒抽了一口气,[也]?

    不知是痛的还是被白霄的话给惊到,沙哑着声音,“末日,丧尸。”

    禁.书,这就是你让我回到最初的目的!?

    告诉我,他也来了!

    不,或许你不是希望我彻底忘了他,而是……

    汹涌的心情,让绵绵喉咙干涩,几次张嘴,都好像失去了声音。

    白霄的指尖发白,同样没有表面那么平静。

    他们错过的时间,叠加起来的长度足以让他暂时放下那些怨恨愤怒,只要眼前的人还真真实实的存在,有什么比这更重要?

    “等着我。”你合该属于我。

    我会把你逮回来,你这个不乖的小孩儿。

    “爸,你是认不出我的。”完全改变了容貌,又是末日这种兵荒马乱的状况。

    “若是被我逮到,你这个地方,就废了吧。”白霄一用力,几乎要夹断绵绵两腿间的事务。

    “废了?废了谁操.你?”绵绵怒极反笑。

    绵绵反凑了上去,一手扯着男人领口,扣子在空中迸出几个弧度。

    白霄面不改色,半赤.裸的胸膛被夕阳撒上了一圈暖融融的金粉,趁着男人俊美容颜,令人恍惚沉沦。

    而白霄,那双眼底却闪着令人心悸的黑色漩涡,多年的压抑,一朝崩塌。

    “这次,你别想再一个人死!”猝不及防地倾身吻住这个没心没肺的人,犹如一只被激怒的狂狮。

    绵绵全身的热度,被男人点燃了。

    在那窒息的气氛里,两人疯狂地撕咬着对方的唇舌,像是要将这个独属于自己的猎物吞入腹中。

    ……

    “若你真的做到你想做的那件事,那么你们将生生世世纠缠不清。”

    ……

    那件事,不过是最简单的三个字。

    我爱你。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书末章
本书禁阅相邻的书:二分之一邪帝天元突破和众神一起玩游戏医武高手仗剑高歌末世造物主绝世武圣极品账房丧尸分身极品枭雄三国之蜀汉我做主千极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