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嫡女复仇实录

第4章上房构衅

【书名: 重生之嫡女复仇实录 第4章上房构衅 作者:陈云深

重生之嫡女复仇实录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寒门状元嫡女重生记下堂妇龙王传说重生之绝色亡灵法师海盗雷武绽放大宋小郎中春秋我为王剑道通神最强特种兵之龙刺    傅月明自沉睡中醒来,合家无不喜悦。隔日,那顾大夫又上门来看诊,与她把了脉,见除却身体略有虚弱外,再无异样。心中虽也纳罕,不知何故,面上少不得也要遮掩一二,向着傅沐槐说道:“在下这金针刺穴之术,就是当朝太医院里,也是有名的。当今万岁的多少病症,都是在下这般医治好的呢。贵千金昨儿得了在下的针灸,哪有不好的道理!今儿可不就醒了?只是身子略虚些,不打紧,开些温补的药,吃上几副就好。”

    傅月明坐在帐子里头,听见这样的话,暗自好笑。她自然清楚,自己这病好与不好,同这大夫是没甚相干的。但俗语言,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倒何必当面戳破,与他难堪呢。便缄口不言。

    傅沐槐见女儿醒转,心里十分欢喜,又听这顾大夫如此说来,连忙将其奉为上宾,请到外堂上酒食款待,临了又厚厚的封了一份诊金与他酬劳。那顾东亭吃的脸上红红的,将一支银牙杖含在嘴里,两袖摇摇摆摆的去了。

    傅月明打听得那顾大夫去了,父亲已经回至上房,便走去见父母。

    行至上房跟前,陈杏娘平日里使着的两个丫头冬梅、夏荷都在外头廊上坐着。一见她到,冬梅赶忙起来,打了软帘起来,往里说道:“老爷太太,大姑娘来了。”

    傅月明走进房内,只见老爷夫人都在里屋炕沿上坐着,田姨娘与傅薇仙都在。田姨娘在地下站着,傅薇仙坐在一把黄杨木雕花椅上,眼见她到,便起来了。

    此间是陈杏娘日常起坐会客之所,东窗底下是一张炕床,上头一张八仙炕几,两边安放座褥,窗台上摆着香炉、痰盒等物,地下四把黄杨木雕花椅子,靠墙摆着。陈杏娘出身书香门第,性好洁净,每日都叫丫头将此地洒扫的窗明几净。

    傅月明迈步进房,先到傅沐槐与陈杏娘跟前,端端正正的道了个万福,方才与傅薇仙平叙姊妹之谊。

    陈杏娘便拉着她的手,说了些话,让她挨着自己在炕上坐了。傅薇仙在下头看着,面上仍是笑盈盈的,嘴里就说道:“姐姐连着病了几日,老爷夫人都焦坏了,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的,如今可算是好了。”傅月明只是笑笑,说道:“几日不见,妹妹还是这样会说话。”便也不再理会,只听父母说话。

    但听傅沐槐说道:“月明病了这一向,亏得几个亲戚常来探望,又荐了大夫又送医药方子的。今月明既好了,咱也不能不承人家的情。依我的意思,明儿拿帖子遍邀上一邀,就在咱家大堂上摆上几桌酒,酬谢一番。”

    陈杏娘也微笑点头道:“老爷说的有理,不要让外头人笑咱们这样的人家,只知赚钱,竟不晓得人情世故,缺了礼数。你那边要请何人,我不管你。嫂子那里,并诸官娘子,拿我的帖子去请。”傅沐槐点头道:“就是这样。”原来,这陈杏娘出阁之前乃是位举人小姐,自幼深受乃父熏陶,只道日后必要做一位官家夫人。熟料,陈家家道中落,那正在兴旺的官宦人家皆不肯与之结亲,无奈之下她只得依从父命,嫁入了商贾门第。婚后,虽说夫妇二人琴瑟和鸣,鹣鲽情深,但于丈夫商贾身份,心中难免遗憾,故而日常生活常以官家礼数自拘,也因此傅家宅门里较寻常人家,略得些体统。

    傅薇仙眼见老爷与夫人谈起家事,心觉无趣,仗着受宠,便上来拖傅月明要一道走。傅月明经她拽了几拽,只是不动。田姨娘看不过去,便开口道:“大姑娘,你妹妹喊你一道去玩,你们去不是。这里大人说话,你们坐着也没什么意思。”她此言一出,傅沐槐与陈杏娘便停了谈论,一道望了过来。

    傅月明微微一笑,起身落地,向着傅沐槐夫妇二人福了福身子,便说道:“父亲,母亲,女儿今已将十四,过了明年生辰,便是及笄之年。女儿自觉已长大成人,不可再做闺中小女儿姿态,欲随母亲习学家事料理,也可略为父母分忧。故而不愿离去,想在旁听父亲母亲如何料理此事,不知父亲母亲,肯否?”

    傅沐槐一听此言,甚是有理有情,心中高兴。陈杏娘也连连微笑点头,又说道:“到底是长大了,不似以往那般怠惰了。我连日也说,你总这么个样子,待要适人之时可该如何是好!连家里锅大碗小的事儿还分辨不清,更不要提往后如何持家,如何相夫教子了。”傅薇仙听见什么适人、相夫教子等语,虽年纪尚小,也知是何意,便以袖掩面,咯咯笑了起来。

    傅月明却端立一旁,面上浅笑,并无半分羞手羞脚之态。陈杏娘瞧着,心里也赞叹了几声,便叫人挪了凳子过来,令她在旁坐了,好一道说话。因又向傅薇仙道:“你姐姐在这儿同我们说话,你自玩儿去罢。”傅薇仙虽然年幼,人却伶俐,将眼珠一转,便嘻嘻笑道:“姐姐既这样说,那我也留下听老爷夫人说话好了,夫人不要撵我。”说毕,仍在原先的椅子上坐了。陈杏娘便也随她去了。

    当下,陈杏娘又同傅沐槐商议那日怎样请客,该请何人,何处摆酒,并上多少盘碟之类,又道:“府里上灶的就那几个媳妇儿,恐人手不够。不然,那日你还是到外头请他们。”傅沐槐正要说话,傅月明却忽而笑道:“父亲母亲,我能说句话么?”陈杏娘瞧了傅沐槐一眼,便说道:“你说便是。”

    傅月明清了清是嗓子,柔声说道:“既要请客,那客人必是和内眷一道出来的。若说将他们分开,女人在咱们宅子里,男人在外头酒楼里,来时分两头走,走时也不便当。就是跟随的家人,也要分成两拨。再有少女嫩妇的,她们男人想必也不放心。本是一番好意请客,倒让人家弄的嘴上不好说,肚里却埋怨。父亲母亲且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还不待傅沐杨同陈杏娘说话,那傅薇仙便快嘴抢着说道:“姐姐既这样说,莫不是姐姐有什么法子?倒说出来听听?”田姨娘也道:“大姑娘,你别只顾说嘴。这点小道理,老爷夫人岂有不懂的?咱家没那么多下人,这也是没法的事儿。”原来傅老爷与陈杏娘都是温和敦厚之人,平日里说话待人都甚为和气,并不拿班做势。故而田姨娘与傅薇仙,在这上房里头,并不十分避忌。

    傅月明耳闻此言,自然明白田姨娘心存挑拨之意——既在父母跟前卖了好,又直指自己年幼不知事体。当下,只浅浅一笑,说道:“姨娘不必心急,让我把话说完。”说着,便向陈杏娘道:“女儿的意思,那日还是在家中请客。既是人手不够的缘故,就将城中得月楼或素心楼的厨子,请几个来家里帮厨,开销工钱便是。”

    陈杏娘闻言,正欲说话。田姨娘却鼻子里笑了一声,说道:“我道姑娘有什么好主意呢。真是小孩子家家,懂得什么!老爷夫人不在家中一并请客,不只为人手不够。还有一桩缘故,到请客那日,想必来客众多,女眷也多。都挤在一处,像什么样儿?你便不当回事,人家却要笑话咱们这样的人家,竟不知男女之防,没了规矩呢!夫人倒说说,我说的是不是?”

    这话倒是戳中了陈杏娘日常所忌,然而月明究竟是她亲生,为她一个姨娘当面指责,自己面上也不好看,便开口兜揽道:“月明究竟是年小,不懂事。肯出来为家事出出主意,已经很好了。”

    田姨娘将手叉在腰上,嘴里说道:“话不是这样说。大姑娘虽说不大,明年过了生日,也要十五了。眼看就要有人家前来相看,还是这样不知事,一时出了阁也要闹笑话。”

    她这话虽是说的极重,却话里话外只透着为月明着想的意思,傅老爷与陈杏娘都是实诚的人,一时也挑不出什么来。

    傅月明性子略有些随她母亲,最是温婉端庄,不喜与人做口舌之争,冷眼旁观的容她说了半日,方才开口淡淡说道:“姨娘不必急着派遣我的不是,这一节我自然是早已想到的。请客那日,男客自是父亲款待,放在外堂就是了。女客,依着我的主意,不如就在咱们园子里摆上几桌。如今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外头又天气和暖,咱们园子里又有几样好花儿,一面吃宴,一面赏花,岂不比干坐在花厅里,干巴巴的吃酒来得有趣?这样,既得些趣味,不让外人以为咱们请客,只知山珍海味,龙肝凤髓,落了那爆发的俗套,又不至男女混杂,岂非两厢有益?”

    这一席话,倒说进了陈杏娘的心坎里,面上带了几分喜意,便伸手拉过她的去,笑着说道:“我的女儿,最是聪明懂事的,大伙听听这口齿,哪里还有小孩子的样子?”

    便是连傅沐槐也点头赞许道:“这主意好,就依月明的意思办。”

    田姨娘讨了个没趣儿,便是连傅薇仙也有些讪讪的。正在没话说的时候,傅月明却起身,望着傅沐槐与陈杏娘深深一福,正色道:“父亲母亲,再容女儿说一句话。论理,这话不该女儿说。但瞧今儿的情形,再不说还不知要到什么地步。姨娘自然是为我好的,我心里也知道。只是姨娘也该想想自己个儿的身份,我到底是夫人所养,并非姨娘所出,姨娘倒指着什么来指摘我的不是呢?不独是我,纵是薇仙有了不是,拉到上房来,自有夫人教诲,哪里有姨娘的说处?今儿姨娘这一番话,知道的呢,说是姨娘一番热心之故。有那糊涂不懂事理的,倒要一地里倡扬,说咱们这样的人家,竟没了嫡庶尊卑,更不要谈什么规矩不规矩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嫡女复仇实录相邻的书:商贾人生极品医圣睡龙篮神窝囊神算小商河恶人宝典英雄无敌Online超级天赋变身奋斗之悲欢异界之魔武流氓重生成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