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执魔

第508章 威震百宗(二)

【书名: 执魔 第508章 威震百宗(二) 作者:我是墨水

执魔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烂片之王独步天途一世独尊食人魔的美食盒神藏国民CP美国之大牧场主巅峰小农民乱清超级兵王雷武机械神皇    “陷仙剑意!”

    玉台四面,无数老怪自席位上豁然站起,望着玉台中心的剑尊者,目光难以置信!

    上古天庭之中,共有四大镇天古剑,陷仙剑便是其中之一。

    亘古以来,但凡能彻悟四大古剑的剑意者,无一不是同级无敌的可怕剑修。

    剑尊若领悟了完整的陷仙剑意,本身又是一名半步炼虚的高手,实力绝不容小觑,怕已是炼虚之下难逢敌手!

    这些老怪并未看出,剑尊仅仅是剑意中含有一丝陷仙剑意,而非真正领悟。

    而那被剑尊击下玉台的百剑宗化神,一辨识出陷仙剑意,立刻面色苍白,匆匆从地上爬起,退回百剑宗的席位,哪里还敢向剑尊发难。

    在他看来,剑尊虽不是炼虚强者,但领悟了陷仙剑意,岂是他一个化神初期可以抗衡...

    “想图谋巨魔族之人,先与老夫一战!”

    剑尊骤然拔剑,一人一剑立于玉台。

    他手提一柄松纹古剑,背后又负了一个硕大剑匣,短发如戟,白须飞扬,周身剑气如龙,好似天神般威严!

    玉台四面,建有无数席位,坐着百万修士,来自一百多个雨界一流宗门。

    人山人海,围聚于此。但在这一刻,竟没有一人敢上台挑战剑尊。

    那些修为化神或者低于化神者,是惧怕了剑尊。

    而大部分的炼虚老怪,仅仅是自恃身份,没有在此刻上台应战,以免落个以大欺小的恶名。

    剑尊终究只是半步炼虚,仅是一个化神修士,这些炼虚老怪个个爱惜羽毛,自不会欺凌一个化神。

    “哎,剑老头,你真是...”洞虚感叹不已。而巨擎满面惭愧。

    巨擎与剑尊的关系谈不上多好,甚至二人曾结下过些许仇怨的。

    但巨魔族有难,剑尊却念在同为七尊势力,跳出来为巨魔族出头。这份仗义胸襟,着实令巨擎感动。

    “这剑尊身上的剑意。确实含有一丝陷仙剑意。但也仅仅是一丝而已,哼,区区一丝陷仙剑意。不值一提!只不过,传闻剑岛藏有陷仙剑的残剑碎片,而那碎片已被白衣剑神夺走...老夫原本不信这个传言,如今看来,这个传言倒是属实了。”

    首席之上,冰岳剑宗的宗主神剑侯冷冷一哼,对剑尊不屑一顾,却也自恃身份,没有对剑尊出手。

    但神剑侯的声音。却毫不掩饰的传开。

    不少化神老怪一听说剑尊领悟的并非完整的陷仙剑意,立刻大松一口气。

    若剑尊领悟的只是一丝陷仙剑意,则在座化神未必没人能胜剑尊。

    “阁下便是剑岛的剑尊么,哼,便让老夫来领教领教阁下的高招!”

    一名身穿青色剑袍的老者,持一柄绿晶飞剑。骤然跃上玉台,向剑尊发难。

    此人乃是百剑宗的宗主,亦是一名半步炼虚的剑修。

    “百剑宗宗主,赵节...哼,你不是老夫对手!”

    嗤!

    剑尊猛一扬剑。松纹古剑发出刺耳的剑鸣。万丈玉台之上,风云都为之变色,倏忽间,一道道深青色的剑芒骤然刺出,散做成千上万的剑光雨点遮天覆地!

    “剑雨式!”

    赵节面色剧变,这剑尊一式剑雨式,已无限接近窥虚一击的威力!

    他虽知剑尊不可小觑,却未想到剑尊如此厉害,几乎要炼虚之下无敌了。

    匆忙间,赵节狂舞绿晶剑,施展出百剑宗镇宗剑术——百剑式。

    只一瞬,赵节便挥舞出成百上千的剑芒,但这些剑芒却尽皆不敌剑尊的剑雨,被一一击溃。

    赵节面色难以置信,匆匆连退,却为时已晚,被剑雨围困。

    但听一声惨叫,赵节身上被剑雨斩出十几个细小的血窟窿,惨叫一声,吐血飞出玉台。

    他虽未死,却是重伤,败在了剑尊手上!

    “剑岛剑尊胜。”主持擂战的窥虚老者宣布道,此人乃是六炎宗宗主,名为炎霄。

    “剑尊威武!”末等席位上,不少剑岛剑修振臂欢呼。

    “还有谁,欲与老夫一战!”剑尊怒目扫视群雄。

    “剑尊好手段,老夫飞燕宗宗主燕回,领教阁下高招!”

    人群中,一名身材矮小的负剑老者,一跃上了玉台,流露出半步炼虚的气势,对剑尊发出挑衅的冷笑。

    此人身形矮小,出手却是极快,骤然拔剑,祭向长空,剑光竟隐隐显露出飞燕虚影,施展的赫然竟是飞剑之术!

    “飞燕式!”

    那飞剑宛如飞燕般轻盈,一遁无影,足可见剑光之快。

    剑尊老眼一沉,不敢怠慢,剑光一挽,一跃登天,避开飞燕剑光,继而居高临下朝下方的燕回一剑斩去。

    “剑瀑式!”

    一瞬间,剑光好似瀑布狂泻,如九天银河垂天斩落。

    燕回的飞剑一触及这瀑布般惊人的剑光,立刻倒卷而回,剑身出现无数裂痕。

    本命飞剑受损,燕回咳出鲜血,骤然抬头。

    一见头顶银河般垂下的瀑布剑光,立刻心惊胆寒,再退已来不及。

    轰!

    硕大的玉台被这瀑布剑光震得粉碎!

    剑尊踏天而立,其脚下的玉台废墟之中,燕回浑身染血,受伤极重,胆寒地望了一眼剑尊,竟就此昏迷不醒,倒在玉台废墟之中。

    “剑岛剑尊胜!”六炎宗主不咸不淡道。

    “宗主!”百剑宗的一众高手,立刻将燕回抢了回去,生怕剑尊害了燕回性命。

    嘶!

    玉台下方,一个个化神宗门纷纷惧怕不已。

    剑尊的实力,果真已到了化神无敌的境界,除非是真正的炼虚修士出手,否则无人能斗败他!

    一时间,再无一名化神敢挑战剑尊!

    “剑尊威武!”剑道修士叫得更猛烈了。

    首席蛮道宗席位上,宗主南蛮侯目光不悦,对身后一名负剑老者吩咐道,

    “区区一个半步炼虚而已。仗着一丝陷仙残剑的剑意,竟妄图凭一击之力挑战百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连秦,你去杀了他!”

    “是!”

    那负剑老者一步迈出,化作遁光。出现在玉台废墟之上。

    此人亦是一名半步炼虚的剑修。但气势却丝毫不弱于剑尊半分。

    剑尊降落至地面,目光凝视负剑老者,不敢小觑此人。

    “老夫连秦。奉宗主之令,来取你头!”

    嗤!

    老者话语一落,周身散出惊天剑意,那剑意声势惊天,其中更有一丝古老剑意,令剑尊都为之心颤!

    玉台四面,无数老怪再次惊呼。而当连秦拔出身后巨剑之时,那惊呼更是此起彼伏。

    “这、这是...戮仙剑意!还有这连秦手中持的,莫不是戮仙古剑么!”

    “不。这连秦手中之剑,并非戮仙剑,只是一柄仿制之剑...但此剑之中,蕴含了一小块戮仙剑的残片,威力绝不容小觑!”

    嗤!

    连秦剑指剑尊,只一步迈出。却已人剑合一,化作一道诛戮一切的巨大剑光,以无法想象的剑度劈向剑尊。

    剑尊目光一震,不退反进。

    剑修对决,注重气势。若退了,即便只是半步,也会因输了气势,而败于敌手。

    心知凭自己的力量,无论如何挡不住戮仙仿剑的剑威,但让他后退,却是半步不能!

    猛然一掐诀,身后的剑匣立刻传出数十万飞剑的剑吟之声。

    下一瞬,数十万飞剑如雨一般,飞出剑匣,朝连秦身剑合一的剑光对斩而去。

    轰!轰!轰!

    成千上万的飞剑被斩成碎片,每一柄飞剑至少都是丹级飞剑,最强者,甚至有半步虚宝的飞剑!

    此乃剑尊的最大底牌,放出数十万飞剑,便是真正的炼虚强者都要头皮发麻退避一二。

    噗!

    在粉碎了近二十万飞剑之后,戮仙仿剑的剑光终于被破开。

    连秦猛吐鲜血,目光惊惧难明,被余下的三十万飞剑斩成肉泥,惨死于玉台废墟之上,元神都未逃出!

    “好险...”

    剑尊轻舒口气,将连秦的戮仙残剑摄入手中,仍是心有余悸。

    若非动用了最大底牌,他多半是胜不过连秦的。

    “剑岛剑尊胜...”这一次,窥虚修为的六炎宗主都稍稍色变,显然被剑尊疯狂的御剑术震撼到了。

    嘶!

    一个个围观修士,被剑尊疯狂的御剑术震撼到了。

    借助剑匣的力量,同时发射五十万柄飞剑,除了炼虚老怪,谁能接下剑尊一击!

    蛮道宗席位上,南蛮侯勃然大怒,他万万想不到,剑尊者区区一个半步炼虚,竟敢当着百宗的面,斩杀他蛮道宗的人!

    “敢杀我的人,找死!”

    南蛮侯一跃冲上玉台,身形壮硕,遒劲有威,一爪探向剑尊,气势猛然散开。

    窥虚气势席卷玉台废墟,就算剑尊的底牌再厉害,也只能震慑炼虚之下的修士,作为一介窥虚,南蛮侯岂会畏惧剑尊!

    剑尊敢当场斩杀蛮道宗的人,南蛮侯作为蛮道宗主,自然咽不下这口气,无论如何都要给他一个教训!

    “不好!”

    剑尊连败三人,法力大损,且境界远低于南蛮侯,根本接不下南蛮一爪。

    在南蛮侯强大的气势下,剑尊只觉呼吸滞涩,根本无法抗衡。

    南蛮要杀剑尊,以命抵命!

    眼见剑尊有难,洞虚与巨擎自然再坐不住,怎能眼看剑尊为巨魔族出头而死?

    二人俱都祭出本命法宝,朝南蛮侯背心打去。

    南蛮感觉到背后的攻击,出手不由一滞,变爪为掌,凌空向剑尊一拍,同时骤然转身,冷笑向洞虚、巨擎扑去。

    “区区一群半步炼虚,敢招惹本侯,找死!”

    轰!

    南蛮侯凌空一掌,震碎无数虚空,剑尊横剑当胸,仍挡不住窥虚一掌。吐血倒飞。

    洞虚与巨擎虽险之又险救下剑尊,但却被南蛮侯盯上。

    南蛮侯方一转身,二话不说,朝着洞虚、巨擎二人便是二掌拍出。

    浩瀚的掌力席卷开来,洞虚、巨擎尽皆吐血。根本挡不住南蛮一击。

    “区区几个蝼蚁。不自量力,敢惹本侯!”南蛮侯不屑道。

    “老夫虽是蝼蚁,你又算什么东西!你却不知。这巨魔族是受一个人庇护的。”剑尊咬牙道。

    “庇护?你所说的巨魔族庇护者,难道是周明?”南蛮侯也曾听说过宁凡击杀石勒国主、赤天殿主的事迹,乍一听宁凡威名,自然是有些畏惧。

    但转念一想,如今针对巨魔族的可不止他蛮道宗一个势力,而是超过一百个势力。

    这些势力中,包括蛮道宗在内,共有十一个炼虚宗门。其中不乏问虚、冲虚强者。

    在南蛮侯看来,宁凡再厉害。也没厉害到足以抗衡冲虚,自然不敢前来援助巨魔族的。

    他自然也就不再惧怕宁凡了。

    “哼!就算有周明庇护巨魔族,又如何!我等百宗在此,凭周明一人,万万不是我等对手,何况他是绝对不敢前来的。你们三人。休想吓到本侯,去死吧!”南蛮侯目光一冷,一指点出,那指力分作三道,分别攻向三个方向的三尊。

    剑尊、洞虚、巨擎此刻皆已重伤。如何能挡住指力...

    巨笼之后,始终沉默的风雪言,一见父亲有陨落的危险,再难镇定,留下急切的泪水,咿咿呀呀说着什么,却无人能听懂。

    她只是个小哑巴,连求蛮道宗主饶了父亲性命都做不到...

    “岛主!”

    “剑尊!”

    “族长!”

    洞虚岛、剑岛、巨魔族的无数高手,俱是一片慌乱,却无人能救三尊。

    轰!轰!轰!

    三道指力轰在废墟之上,激起漫天烟尘,令人看不清烟尘中的战局。

    但不必想也知道,重伤的三尊受了南蛮侯的窥虚指力,是必死无疑的。

    “不必看了,剑尊、洞虚尊、巨尊三人必死。”六炎宗主宣布擂战结果。

    “哼,这是自然!本侯亲自出手,若连三个半步炼虚都杀不死,岂不是白活一遭!”烟尘外,南蛮侯不屑道。

    兰陵宗席位上,兰陵王冷漠的闭上眼,对三尊是死是活漠不关心,在他的眼中,三尊再强,仍是蝼蚁,蝼蚁若死,与他何干?

    他来巨魔族,只为得到巨魔石板以及风雪言。他手上已有六翼石板,若再得到巨魔石板,便可令风雪言翻译石板古经...

    两块石板的古经,或许足够他本尊疗伤了。

    鬼目族席位上,幽鬼侯冷笑道,“巨魔族八个老不死的,还真是沉得住气,一族之长就要死了,也不愿露面么...哼!”

    他冷冷望向兰陵王,仍未忘却与兰陵王的深仇大恨。

    只是此刻幽鬼侯也在图谋巨魔族,在夺得巨魔族石板前,他不会与兰陵王撕破脸。

    待石板现世,他会与兰陵王清算旧账!

    武宗席位上,副宗主武天正冷眼望着玉台废墟,忽然微微一惊,竟是接到了宗主武穆侯的传音飞剑。一听飞剑内容,立刻目光大惧,面无血色!

    “副宗主,发生什么事了?”几名武宗长老不解问道。作为武宗的副宗主,武天可是一名处变不惊的窥虚老怪,竟然会被传音飞剑的内容骇得面无血色。

    这些武宗长老无法想象,什么事情能把武天吓成这样。

    “宗主令我们速速撤离巨魔族...这浑水,我们绝不可以趟,因为...”后半句话,武天因为过度恐惧,而根本无法说出。

    因为,有一个令武穆侯不敢忤逆的魔头,正在赶赴巨魔族,要为巨魔族出头!

    涅槃谷席位上,金身第二境的谷主元修,望着玉台废墟烟尘四起的方向,忽然没由来战栗起来!

    那种战栗,是来自炼体境界的气势压迫!

    那烟尘之下,有什么东西,传出了可怕的炼体气势,令元修感到本能畏惧!

    赤妖宗席位上,宗主赤妖王望着南蛮侯方向,舔了舔舌头。体内问虚气势蓄势待发。

    连巨魔族长都死了,这下子,巨魔族还有谁可阻碍百宗抢夺石板及风雪言。

    “呃,谁在那里!”

    雨殿席位上,一名窥虚修为的炼丹师。忽然起身。向着烟尘四散的玉台废墟惊诧道。

    此人乃是阳天殿殿主,名为郑何,是一名五转巅峰炼丹师。

    这阳天殿。曾属于雨殿四皇子管辖,但由于云天诀剑诛了四皇子,令得阳天殿失去碎虚坐镇。

    郑何之所以会来巨魔族,倒不是为了争什么石板,而是来寻宁凡。

    他寻宁凡,只因外界传闻宁凡丹术可排入雨界第八,他不服!

    身为五转炼丹师,郑何感知异常敏锐,率先察觉出玉台烟尘中的异样。

    玉台废墟之上。烟尘渐渐散去,露出三个重伤身影,正是三尊。

    剑尊等人虽然身受重伤,但竟然没有死在南蛮侯一指之下,这不禁大大出乎众人意料。

    “这三人,为何没死?”一些宗门的修士诧异道。

    “看。那是什么!”又有一些修士注意到天空之上的异变。

    在玉台上方的天空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硕大的黄金古剑!

    古剑不知何时出现,剑柄立着三人,剑身立着二女。剑尖则立着一个目光冷漠的白衣青年,问虚级神念散得极远。

    白衣青年单手轻抬,在他的手掌中,赫然擒着三道指力!

    那三道指力,分明是南蛮侯所发出,用于攻击剑尊等三人。

    白衣青年单手挡下南蛮侯三道指力,修为自然远高于南蛮侯。

    而很显然,剑尊等三人之所以未死,正是因为这青年出手相救。

    “你是何人,敢阻本侯杀人...不怕得罪我百宗势力吗!”南蛮侯仗着百宗都在,正欲责问青年,下一刻,周身却开始不住战栗。

    因为玉台四面不少内海修士,已经认出了来人的身份,无数道惊呼响彻北凉国!

    “周、周明!他是周明!他来了,他竟然来了!”

    而一直闭目的兰陵王,忽然睁开双眼,难以置信地望着宁凡,“问虚气势?!这个蝼蚁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内突破问虚,难道他镇压岚角族的传闻是真的吗?!”

    第一次遇见宁凡之时,他明明只是化神境界...这才过去多久,竟然突破了问虚,这怎么可能?!

    想当初,雨皇令兰陵王教训宁凡,兰陵王便因轻视宁凡而不屑出手...

    那被他轻视的蝼蚁,竟然成长到了这一步...这怎么可能?!

    玉台废墟外,南蛮侯无法抑制剧烈的心跳,背心冒汗,双手都在发抖...

    “什么!他就是周明?!”

    他自语自问,却无人答复。只有一股生死危机之感,骤然席卷南蛮侯全身。

    南蛮侯胆寒抬头,正对上宁凡冷电一般的目光。

    “你刚刚不是说本尊不敢前来么...本尊来了!”

    嗤!

    宁凡的身影,骤然从剑尖之上消失,而一股心惊肉跳之感,立刻传遍南蛮侯全身。

    南蛮侯哪里不知道,宁凡是对他出手了,且一出手便是死手,否则不会令他如此战栗!

    南蛮方寸大乱:疯子,这是一个疯子!他竟胆大包天到当着百宗之面,斩杀自己!

    他是想凭一己之力为巨魔出头,独战百宗吗?!

    但堂堂窥虚修为的南蛮侯,竟然连宁凡的身形都看不到...

    这就是二人实力的天壤之差么!

    南蛮侯吓得面无血色,一面匆匆飞退,一面向离他最近的赤妖宗席位求救道。

    他明白,凭自己一人,绝对难以保命!

    “赤道友救我,事后本侯愿以‘修蛮丹’相赠!”

    “修蛮丹?!”

    原本与南蛮侯不对路的赤妖王,一听有这等好处,纵身一跃,冷笑来救南蛮侯。

    他自然看出宁凡的问虚气势,也稍稍听说过宁凡的凶名,但他也是问虚,岂会畏惧同是‘问虚’的宁凡呢?

    他遁光极快,但才刚刚遁出一半路程,忽然目光大惊。

    却见南蛮侯的退路上,宁凡的身影好似鬼魅般浮现,一掌拍出。

    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掌,却有着移山填海的猛力,完全堪比金身第三境的体修一击,非任何窥虚修士可以抗衡!

    南蛮侯满面震惊,却根本无法避过掌影,生生被掌影拍中。

    轰!

    只一掌,十万里虚空粉碎,魔气惊天,而南蛮侯则尸骨无存,死不瞑目!

    他至死也无法置信,自己堂堂窥虚修士,会被宁凡一击瞬杀!

    “怎、怎么可能?!就算此人是问虚修士,也绝不可能随手拍死窥虚才对!”

    赤妖王意识到不妙,想要退回席位,但为时已晚。

    宁凡充斥杀机的目光,早已将他锁定。

    “想走?迟了!”

    一扬手,施展定天之术,无数血线立刻从赤妖王体内散出,将之定在长空之上。

    以二人的修为差距,赤妖王一被定住,竟完全无法动弹!

    “这...这是什么法术?!啊!”

    赤妖王还来不及反应,已见宁凡鬼魅身影出现在身前,抬手一掌,拍向赤妖王天灵,要之整个肉身一掌拍成碎肉血雾。

    至于赤妖王的元神,则被宁凡随手擒在手中,连搜魂都不必,一口吞入腹中,生生嚼碎。

    嘶!

    在场百万修士,俱都倒吸冷气,心惊胆颤。

    就在宁凡出现的瞬息之间,竟然连斩两名炼虚?!

    兰陵王目光再次一震,就算是他出手斩杀赤妖王、南蛮侯,也绝对无法如宁凡这般轻松!

    “不可能!此子区区蝼蚁,难道实力比本王更强?!”

    而玉台四面八方,忽然响起数道炼虚强者的呵斥之声。

    “大胆狂魔,敢当着我百宗之面杀人,找死!”

    巨笼之中,那无助跪坐在地上的风雪言,一见父亲未死,又见宁凡出现,忽然鼻头一酸,泪珠啪啪落下,心中默默感动,

    “是姐夫...”

    他真的来了,即便与百宗强者敌对,也毫不犹豫地来了。

    “哭什么?有姐夫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轰!

    宁凡抬手一掌,轰碎巨笼,单手揽住风雪言,踏天而立,目光冷冷扫视脚下的百宗强者。

    “本尊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执魔相邻的书:梦想的轮回世界小妖灵游动漫特种兵纵横异界至尊小农民鸿蒙道神剑永恒迷失在地球的外星综合舰无敌推销员八荒诛魔录植物人玩转网游网游之亡命天涯真仙奇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