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王爷公主妃

为元修珑玥留奶娘,过腊八人各有心思

【书名: 重生王爷公主妃 为元修珑玥留奶娘,过腊八人各有心思 作者:肖羊

重生王爷公主妃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大明文魁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    “王爷、王妃到!”

    随着一声通传,屋内三人忙碌起来。

    奶娘刘妈妈顺了顺气,抿了抿鬓角,刘德也抻了抻长衫,伸手去扶自家老娘,却被刘妈妈一巴掌拍开。

    而刘秀儿却是急忙又抚头发,又抻裙衫,再摸摸脸颊,心中直抱怨,要是有面镜子就好了,也可知晓有没有失礼之处。

    裴元修与珑玥进来,就见娘儿三个规矩的垂首站于门边。

    “王爷、王妃安好!”

    三人施礼。

    “免礼!”裴元修扶珑玥先坐下,自己方落座。“奶娘与奶兄一路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刘德听了忙回道。

    裴元修略点头,而后道:“奶娘坐!”

    “哎!哎!谢王爷!”

    刘妈妈是个本分老实人,对这个自己奶大的裴元修是真真实实倾注了感情的,且,并不比对自己亲生的孩子少。此时她的眼眶略微发红,心中暗道:老爷、夫人,您们看到了吗?修哥儿当王爷了,娶了公主了!

    奶娘谢过裴元修却并未落座,她心里明白,这个屋里最大的不是王爷,而是坐在他边上那个面上始终挂着淡然笑意的王妃。

    “奶娘请坐!”珑玥见刘妈妈偷眼望向自己,轻道。

    “谢王妃!”

    得了珑玥的话,她方虚坐在了绣墩上。

    “我听闻王爷说奶娘如今住在庄子上,不知今年庄子收成可好?奶娘在那里住得可舒心?这长途跋涉的来北疆,身子可还好?……”

    珑玥杂杂拉拉问了许多,皆是替裴元修问的。

    她自是知道裴元修向来话少,只对着自己时话才会多上一些。对其他人,哪怕心里惦记,也只闷在心中。更何况,他堂堂一个大男人也不便问出这许多话来,不然就是碎嘴子了。

    裴元修望向珑玥回她淡淡一笑,大有些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意味。

    刘妈妈虽老实,却也是个明白人,见王爷、王妃这般言行,哪里是自家那愚蠢的闺女所言那般,这分明是相敬相爱、举案齐眉啊!

    她规规矩矩一一作答,而后又道:“本来得了信儿,知晓秀儿跑到北疆来讨扰王爷就想动身来接她回去,可是没两日就赶上了农忙,只好待庄子上的粮食都收了,一切打理妥帖了方才过来,可是老妪这身子骨也不得力,路上行的慢,如今才到了府上。”

    刘妈妈说罢,自绣墩上站起来,福身,再道:“老妪代那不孝女给王爷、王妃赔罪了,这几日便带了回京里去!”

    “娘,我不……”刘秀儿一听,忙接话。

    “你闭嘴,这里哪是你讲话的地方!”刘妈妈小声喝断她的话。

    “嗯……”裴元修听闻奶娘如此说,望向珑玥。

    珑玥会意,道:“此时已是天寒地冻的,上了年纪身子骨不好,不若待开了春,天暖了再走罢!留在王府里过个年,妈妈奶过王爷,王爷自是将您当亲人看待的!”

    话音落,珑玥便感觉自己的衣袖一紧,抬凤眸正对上裴元修感激的眼神,回以一笑。

    待裴元修与珑玥离开,刘妈妈戳着闺女的脑门子道:“你这个蠢笨的丫头,哪只眼睛看到王妃软弱,惧怕王爷?”她分明看到王爷处处看王妃眼色行事!只是这公主王妃善解人意,给王爷面子罢了!

    想到这里,刘妈妈心中又隐隐的有些心疼,娶了如此身份尊贵的王妃,王爷的日子不好过啊!

    既然留了刘妈妈一家于王府中过节,冬衣甚的自然也要找了裁缝来制新衣。本来刘秀儿的冬衣之前已送了过去,如今沾了自家老娘的光,又跟着做了两身。

    北疆比京里要冷上许多,珑玥本就惧寒,早早的就烧起了地龙。

    寒风凛凛的,裴元修心疼她,也不叫她往外院书房送茶点吃食了。珑玥也乐得窝在暖阁里,打理一下王府中锁事,再与浣玉几人逗逗闷子,扯扯闲话,绣绣帕子、荷包甚的,这一天过得也极快。

    以往有珑玥往外院书房送茶点,裴元修的午膳便在外院与先生们一同用了,如今倒是每膳必回碧苍院了。

    先生们笑王爷离不开媳妇,却也不敢明说。

    转眼就到了腊月初八。

    于宫中时,这些节令并不讲究,如今自己当家作主了,自是要过起来。头一天便命大厨房里泡了各色米粮、豆子。再放了莲子、桂圆、红枣一起文火慢慢的熬煮。

    午膳之时,靖北王府阖府上下,不论主子、下人,全都是腊八粥。

    当然,光是粥自然不能饱腹,珑玥还命厨房里做了各色小点心,南瓜饼、八宝饭、玫瑰卷,再配上一碟酱牛肉,一碟泡菜,虽简单却暖身,倒也有过节的气氛。

    厨房里往外院书房送膳食时,道:“王妃说自今儿个起,咱府里便开始过节了,要一直过到出了正月。”

    裴元修听了好笑,早就听英王李隆佐说过,这丫头是个惯爱热闹的,也就由着她去折腾。轻笑罢,忽又忆起前世,那时的九儿拘了自己的性子陪着他过日子,想来心中清冷得很罢!

    思及此,懊恼与酸楚之感又上心头。

    既然王妃吩咐了开始过节,用罢午膳,过了申时,裴元修就将先生们放回家过节去了。

    临走,每位先生还各自装了一匣子点心。

    几位先生高兴的往家里去。

    陆先生进了门就对自家的河东狮笑道:“娘子,晚膳你可以歇一歇了!”

    “怎的歇?你今儿个要显一显身手?”陆夫人放下手中针黹,笑问。

    “非也,非也,相公我的手艺难登大雅之堂。”陆先生摇头晃脑对着自家媳妇之乎者也。

    陆夫人瞅着他好笑,就见陆先生将怀中一只点心匣子放于圆几上打开来,道:“今儿个腊八,王妃赏的!”

    “终于有了回良心!”陆夫人捏了一小块玫瑰卷放入口中,“往常总听孟石头家的说王妃的点心如何如何好吃,如今一尝还真是!”

    说罢,又瞪陆先生,“那孟石头就晓得有好吃食想着媳妇,你呢?”

    陆先生讪笑,摸了摸鼻子,想那孟石头与沈三儿大打出手的样子,扯了扯嘴角,道:“为夫我要有文人的气节!”

    陆夫人嗔怪他。而后抖了抖手中的大氅,道:“试试看合身否?这是用王妃头前赏下的料子做的,我见这料子厚,挡风,颜色也好。”

    “怎的不给自己做?我有王府里备下的冬衣了。”陆先生皱眉。

    “先生可是咱家的顶梁柱,是门面!”陆夫人笑。

    “没有你,我甚也不是!”陆先生幽幽道,想起当初的苦日子来。若不是当初书生气重,也不至于带累了妻子的身子,好好的胎儿也没保住。否则也不至于眼瞅着年近不惑,却仍只是老夫老妻两人,连个承欢膝下的儿孙也无。

    “我瞅着,这公主王妃倒像是个贤惠的,没有那被娇惯坏了的傲气。”陆夫人将大氅给陆先生套上,左右看了看,还合身。

    “看着是个没甚心机的娇娇女子。可是这王爷却被她吃得死死的,手腕不一般啊!”陆先生感叹。

    “那又如何,有钱难买王爷自个儿乐意。”陆夫人收了大氅,“去看你的书罢!我去孟石头那瞅一眼,今儿个他值夜,筝娘有了身子我看看有什么能帮把手的。”

    陆先生点头,往书房中去,挑帘子时转身,正看到自家娘子略发福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口。摇头轻笑,外人都道自己惧内,家有河东狮,却不知,这河东狮陪自己吃了多少的苦。

    有句话叫: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陆先生不管外人如何看,只要自己觉得这杯水是甜的便好!

    而小马先生那里也乐呵呵的抱了点心匣子回了自己的小院儿。

    “夫人在何处?”

    一见是前些日子买来的粗使丫头洗砚给开的门,问道。

    这洗砚原来叫杏儿,本来挺好的名字,叫着也顺口,也不知道茉娘想起了甚,非要改个名字,说“杏儿”两字太过土气,不若“洗砚”二字来得有书卷味道,且,比那珠啊,宝啊,玉啊的听着也素雅。

    小马先生听着,倒觉有几分像王妃身边那几个大丫鬟的名字。然而,也知晓沈茉娘自小清高惯了,也就未说甚,只由着她去了。

    “夫人在书房中。”洗砚缩手缩脚的回了话,就告退,往厨房中去取热水沏茶了。

    小马先生听罢,本欲往正屋去的脚步收了回来,转身奔书房。

    窗棱下,条案旁,沈茉娘正拿着毛笔写画。

    走近看,是一幅未完成的,笔道精巧细腻,可见作画都颇下了一番工夫。

    “是茉娘画的?”小马先生问道。

    沈茉娘轻轻点头。

    “我还记得年幼时,每每冬至茉娘也会这般画上一幅,而后每日选一朵着色。如今看来这工笔却是越发的好了。”

    小马先生淡笑着回忆,少年不识愁滋味是那般的美好。

    而沈茉娘却哀怨起来,幽幽道:“进了反王府,后又被送到曾府,也每年画上一幅,未曾放下,早年是消遣,后来便成了寄托……”

    “茉娘……怪我……”小马先生见本就性子寡淡的沈茉娘更加清冷起来,自知勾起了她的伤心事,急忙岔开话去,道:“今儿个腊八,王妃赏了每位先生几样点心,样子可喜,味道也不错,茉娘来尝一尝。”

    沈茉娘看着小马先生打开的点心匣子,微皱眉,道:“不是说王妃已好些时日未往王爷书房中去了?”

    “正是呢,天儿一见了冷,王妃就再未去过。”小马先生捏了一块样似万寿菊的南瓜饼递给沈茉娘。

    却听她轻声道:“不去是最好的,也当避一避嫌。”

    “茉娘这话从何说起?”小马先生奇怪。

    沈茉娘嗔他一眼,道:“王妃乃是当今的公主殿下,明面上是王爷尚主了,可这内里王妃却与合亲一般无二,王爷书房乃机要重地,王妃常进常出的有多少消息也皆传入京中了!”她当初不也是这般自曾府中递出消息来的。

    小马先生听了一怔,随后道:“王妃不能!”

    “甚不能?人心隔肚皮呢!”沈茉娘冷冷一笑。堂堂公主之尊能为一个杀人如麻的粗人洗手作羹汤,怎会无所图?

    小马先生听罢,报以一笑,却也将这话往心中走了一圈。

    过了腊八,转眼就是腊月二十三,小年了。

    民间有云: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炖羊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闹一宿。

    年,便是自这一天正式开始了。

    珑玥特爱这种老例儿的年味儿,于现代之时,这年味儿已是极淡,投胎回了这古时候丢了的年味儿倒是又找了回来。

    一张精致的小脸儿兴致勃勃的支使着整个儿靖北王府团团转。

    不过,这被支使着,众人也皆乐呵,往年没有女主子,过年过节的,阖府上下冷清得紧,今年头一遭这般有了过年的样子。

    大雪地里,珑玥披着大红锦缎面子,白狐狸毛里子的斗篷,戴着白兔毛滚边儿的兜帽,支使着小厮们挂红灯笼。

    远远的就见裴元修寻了过来。望着她,浓黑的剑眉皱起来,能夹死苍蝇,对着珑玥沉声道:“大雪地里头站着仔细冻着,有何事吩咐了下人去办便是了,怎的倒自己跑出来盯着了!”

    “要过节了,跟着折腾折腾热闹不是!”珑玥笑答,却被裴元修牵着回了碧苍院。

    进了暖阁,拢了她的手,道:“戴着暖袖与暖手炉,手还这般冰凉,乱跑甚,大年根底下的,招了病有你哭的!”

    “嘿嘿!”珑玥老实听训,只赔着傻笑。

    不多时,浣玉就端了红糖姜茶进来。

    珑玥闻着味儿,一张樱红的小嘴便嘟了起来,于她心中,这姜茶可是比药汤子还难喝的存在。她好似任性的小孩子一般,将盛着姜茶的细胎薄瓷碗推远。

    裴元修见她如此,宠溺一笑,挥手打发浣玉出去,端起碗来,轻道:“九儿自己喝还是让爷来喂,嗯?”

    尾音挑得极高,唇角挂着一抹邪恶的淡笑。

    珑玥眨眨眼,摇头道:“我又未曾淋雨,也未被冻着,无须喝这劳什子罢!”

    “嗯!”裴元修沉应一声,并未勉强,只端了碗喝了一大口,随后极快的钳了珑玥在怀中,捏了她的小尖下巴,低头,以他的薄唇覆盖上珑玥樱红的小嘴。

    “唔……”

    被迫着喝下,珑玥让姜味儿熏的鼻子发酸,红红的眸子如兔子一般嗔怪的瞪着裴元修,像只被欺负的小兽。

    裴元修举了举碗,回以淡笑,大有:不自己喝尽那我便喂你喝完的意思。

    珑玥深吸一口气,接过碗来“咕嘟咕嘟”喝光。而后恨恨的以水漾凤眸剜他。

    裴元修却一脸十分遗憾的表情,拿了两块杏脯子塞进她的小嘴儿中。

    ------题外话------

    谢谢:shaoyanmin19、雨*^÷^*念兮、lilysuo,谢谢亲们的月票。

    谢谢lywaner 的鲜花。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王爷公主妃相邻的书:中国龙组3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