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妖冥

132

【书名: 妖冥 132 作者:海贼联萌

妖冥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异能小农民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    一言点醒梦中人,朱合这才恍然,他倒是忘记了,这乾坤火珠再怎么狂暴毕竟本身还是灵力所化……嗤!有了解决之法,朱合也不拖沓,心神一动,本源灵力便是自其身后扩散而开,那从周围火海暴掠而来的乾坤火珠,竟直接呼啸而过,最后尽数的射进了黑洞之中。嘭嘭嘭!大阵之中,隐约间有着低沉的闷响传出,朱合体内的气血也是略微有点翻腾,不过紧接着,便是有着一股股雄厚而强大的能量在本源灵力的净化下,尽数灌入他的身体之中。随着如此澎湃的能量灌入,朱合脸庞上也是闪过一抹惊喜之色,这种吸收程度,比起在丹河中修炼都是要来得快。朱合二人的身形迅速的从火海中掠过,而那些不断射来的乾坤火珠,却是尽数在本源灵力的净化下,最后化为滚滚能量,流淌在朱合的四肢百骸,从里至外的淬炼的他的**。这一暮,略微的有些壮观以及骇人,若是由旁人看见的话,怕是少不了要目瞪口呆,这种地方,就算是类似秦牧他们那种层次,都只敢小心翼翼的放缓速度而行,谁敢如同朱合这般将速度施展到极致,并且在如此之多的乾坤火珠轰击下,越跑越欢?朱合的这种声势,持续了半个时辰左右,但那火海依然没有看见尽头,这一路而来,他吸收了大量的乾坤火珠,此时身体内部,隐隐都是有和浮肿的感觉,那庞大的乾坤之气,即便以他的**强度,一时半会都还未能彻底的吸收。不过他的这种奔掠,却并没有持续到抵达火海的尽头,或许是因为他的这般大肆吸收。也是终于引动了一些这燃天大阵内存在的更为强大的东西……嗤!朱合奔掠的身形,突然间凝固,极动与极静之间的陡然转变。令得人视觉略微有些难受,但此刻的朱合。却并没有理会这些,他的目光已是死死的盯在了他的前方,在那里,乾坤之火熊熊的燃烧着,而在那乾坤之火中,一道淡黑色的火焰,正在静静的悬浮着,那火焰不断的蠕动着。仿佛有着灵智般,时而变幻成和和兽状甚至人脸形状,极为的诡异。朱合怔怔的望着这团淡黑色的火焰物质,头皮却是突然有些发麻起来,嘴巴干涩的动了动,片刻后,方才有着低低的声音从喉咙间传出。“这是乾坤黑炎……”乾坤黑炎,也是一种由乾坤之气凝聚而成的火焰,只不过,比起寻常的乾坤之火。这东西,却是要厉害无数倍。这种火焰,并不灼热。但却是有着一种堪称诡异的融化之力,在那等火焰的包裹下,就算是金铁,都能被它给融化成液体。“避开它,快走!”朱合一惊,催动着浑身力量,背后冰寒双翼振动,那等速度,比起之前。不知道快上了多少。而在朱合这般速度之下,那火海也是飞快的向后方窜过。而朱合也是能够感觉到,周围的热度。似乎是有了减弱的迹象,当即精神微微一振,他知道,他似乎将要渡过这燃天大阵了…此次赶路并没有持续太久,约莫十数分钟后,朱合便是感觉到周身的温度开始逐渐的减弱下来,那弥漫眼球的赤红,仿佛也是开始变得稀疏起来。赤红越来越稀疏,最终是彻底的消散而去,而在朱合踏出火海,抬目望着出现在眼前的那壮观古老一幕,他知道,他顺利的渡过了这燃天大阵,抵达到了远古秘藏的最深处。出现在朱合眼前的,是一片呈现暗灰色的广阔空间,在那片空间之上,一座座岛屿悬在天空上,彼此相连,远远看去,犹如一座悬浮在天空上的陆地。与外面那种破碎空间不同,在这秘藏的深处,空间反而是稳定了许多,那种时不时出现的空间裂缝,也是在这里尽数的消失,显然,这片地域,受到了特殊的保护,即便是历经岁月,但保存得依旧颇为的完整。在此时的这片空间中,隐约间能够看见一些人影闪掠,想来都是那些先一步抵达的各方强大宗门,这些有资格进入此处的人,几乎个个都是这西北地域之中的佼佼者……毕竟,寻常的乾坤境强者,想要通过那燃天大阵,都将会有着极大的生命危险,甚至,一些倒霉的,如果像朱合一般,直接是遇见乾坤黑炎这种可怕的东西,凶多吉少。所以,能够通过那燃天大阵来到这秘藏深处的人,可每一个会是太过简单的角色,谁的手中,都是真正的有着一把刷子。在朱合刚刚冲出那燃天大阵后,他的后方也是陆续的有着一些人影窜出,这些人看了停步的朱合一眼,眼中倒是有着一点警惕之色,而后迅速的对着远处那悬浮在天空上的岛屿陆地掠去。

    “死了?”朱合愣了一下。“虽说体内已无生机,但却是有一道执念残存,想来这上古地狱犬应该是太轩殿的护宗妖兽,它的任务,便是守护着宗派,即便身死,那抹执念,依然守护着这里的遗迹,这种地狱犬,虽然无比凶戾,但若是驯服,却将会格外的忠诚,在那远古,不少有实力的宗派,都拥有着地狱犬守护宗派。”芊寒解释道。“不过也所幸是死物,如今这地狱犬实力不足全盛时期十分之一,以这里的阵容,倒也不是不能应付,如果这东西真还残留着一口气的话,你还是尽早离开为妙。”朱合微微点头,这地狱犬散发出来的波动虽然惊人,但还并没有达到那种让他们惊逃的地步,想来在这岁月的流逝下,地狱犬体内的力量,也是消耗了太多,因此即便有着一抹残存执念,但却无法再恢复顶峰之时。“竟然是远古地狱犬!”而在朱合这里心中闪动着念头时,这片广场上,倒也传出了一些惊呼声,显然认出这东西来历的,并非只是他与芊寒。“哼,这地狱犬体内已无气息,显然是死物,即便尚还能反抗。但也不足为虑!”其中一名八转乾坤境强者,目光扫过地狱犬,而后冷笑道。显然也是看出了一些端倪。“诸位,我们一起出手。将这地狱犬解决,开启太轩殿遗迹!”另外一名八转乾坤境强者,也是轻喝道,虽说这地狱犬已是死物,但瘦死骆驼比马大,小心一些,总归是没错的。听得他们两人的话语,周围的那些强者显然也是有些跃跃欲试。太轩殿的遗迹,对于他们来说。显然有着不小的吸引力。“朱合,这地狱犬对你来说,倒是颇为的有用,你上次得到的长枪之中。有一道残魂,不过却是需要用远古血脉来唤醒,所以你若是能够得到这地狱犬的血脉,到时便可将那道远古残魂召唤出来。”听到芊寒的话,朱合也是有点诧异的点了点头,早在跟兽潮对战时。他便是感觉到了枪身中那道残魂的存在。“待会你伺机出手,这地狱犬虽是死物,但想来其他入也知道其体内的血脉之珍贵。到时候。免不得一番争夺。”朱合微微点头,虽说此处有着三名八转乾坤境的强者,不过这些人也并不是一起的,再加上朱合二人本身的实力,想来他们也并不敢轻易的乱来。“动手!”而就在朱合为那地狱犬的血脉而动心时。那殿宇周围,已是猛的响起一道喝声,而后那三名八转乾坤境的强者竟同时暴掠而出,狂暴而雄浑的灵力匹练,呼啸而出。带着重如山岳般的沉重,狠狠的轰向那地狱犬。在他们三人率先出手后。那众多的强者。也是迅速动手,顿时间。一道道强悍波动爆发而开,来到这里的人,修为都不会太低。如今同时出手,那声势,连朱合眉头都是忍不住的挑了挑。吼望着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攻势,那地狱犬也是陡然仰天咆哮,庞大能量自其体内席卷而出。而后直接是硬生生的与那众多攻势硬憾在一起。轰!轰!轰!低沉的爆炸声,不断的在这片辽阔的广场岛屿之上响彻而起,一道道波动席卷而开。朱合目光平静的望着这一幕,他知道地狱犬固然凶悍,但毕竟因为生机全无的缘故,无法太过的持久,类似这种看似激烈的对恃,或许仅仅只是短暂的时间罢了…那三名八转乾坤境的强者,相当的狡猾,他们下手,也尽是那地狱犬最为脆弱的地方,不过三人明显不是一路人,出手间,都是有些忌惮,怕被对方占了便宜,这样一来,无疑是令得战斗的时间,往后面拖了不少。不过虽说这种情况让得地狱犬坚持了更久的时间,但面对着那近乎源源不断般的灵力轰炸,其本就达到极限的身体,终于是在某一刻达到了极限,庞大的身体轰然倒地,干瘪的身体,爆裂而开,露出黯淡无光的肉块,其中甚至连鲜血都是不复存在。咻!而就在地狱犬倒地的那一霎,那三名八转乾坤境的强者,双目陡然一亮,几乎是同时间暴掠而出,大手径直抓向魔龙王森白色的骨骸,他们都知道,这种妖兽的精髓血脉,隐藏在骨髓之中。三人同时掠出,而身处半空时,竟还猛的出手,试图阻拦对方。“朱合,动手!”而也就是在这一霎那,芊寒手持长剑,低喝道。在芊寒声音落下时,朱合的身形便已是陡然暴掠而出,其速度极为的迅猛,几乎是一闪之下,便是超越了那正在针锋相对的三名八转涅架强者。突如其来的人,显然是让得那三个家伙愣了一下,旋即面色略微有点难看,这里的大多数人,也都知道这地狱犬的远古血脉颇为的罕见,是不错的淬体之物,不过他们却并没有动手,因为他们都明白,在三名八转乾坤境强者手下,他们还没那等资格抢食。然而现在突然出现的人,方才让得他们恍然明白,原来在这里,还有着一人并不惧他们,那便是朱合。“哼!”三人面色有点难看,冷哼了一声,但倒也没摞什么狠话,听说了朱合不少的传言,他们显然也已经是将后者当成了跟他们一个层次的人物,这个时候,还是各凭手下本事才是正道。三人此时放弃了针对,也是一前一后,在朱合落到那地狱犬尸体上时,跟了过来,然后也不废话,一拳便是轰断一根灰白色的骨骼,吸力从掌心涌动,试图将地狱犬的远古血脉吸扯而出。在他们看来。朱合即便战斗力不弱,但毕竟还只是二转涅架,在这种手段下。理应弱他们一筹。“哼。小子,想在我们面前夺食。你还嫩了点!”这句话虽然三人没说出来,但那眼中的一抹得意。还是将这信息给透露了出来。见状,朱合却是一笑,然后在三人注视下俯身,手掌缓缓的贴在一根壮硕的森白骨骼之上,旋即掌心一旋,黑芒中蕴含的吞噬之力,陡然席卷而出!轰!整个地狱犬的尸体。都是在此刻颤抖起来,然后那三名八转乾坤境的强者便是目瞪口呆的见到,那森白的骨骼之中。一丝丝的黑线陡然闪掠而过,最后疯狂的对着朱合手掌处凝聚而去。短短时间,那一丝丝的黑线,便是在朱合的手中,凝聚成了一个黑色的血团。血团之中,弥漫着强大的能量波动。望着朱合手中那足有半个脑袋大小的远古血脉,然而三人再看看他们手中那拇指头大小的黑色血脉,当即面色便是变得如同猪肝一般。黑色的血团悬浮在朱合的掌心之中。其中隐约间仿佛有着充满着暴戾气息的兽吼声传出,带着一股沧桑与古老的味道。这便是地狱犬的远古血脉,而显然。朱合这一手。几乎是将这地狱犬骨骼之中隐藏的十之****的血脉,都是给全部抽了出来。感受着那地狱犬血脉的强大,朱合眼中也是有着一抹喜色掠过,加上这地狱犬的血脉,如果用来召唤枪身中残魂的话。想来会有很大的把握。“朱合,你未免太过分了点吧?”此时,那三名面色难看的八转乾坤境强者,终于是忍不住的冷喝出声。看着朱合手中那一大团远古血脉,再看看他们手中这丁点。想来他们的心中。已是处于其中极其不平衡的地步。此时周围的那些人也是因为这里的变故而将视线投射了过来,那三大宗门的麾下强者。更是目光锁定朱合,灵力涌动。察觉到这些人的目光。芊寒娇躯一动,便是出现在了地狱犬尸体之前,手中长剑轻颤,可怕的剑意席卷而开,令得那三大强大势力的强者面色一变。“三位,这地狱犬可是无主之物,这种事,本就是各凭本事,怎么?莫非三位还想硬抢不成?”朱合手掌一翻,便是将那地狱犬血脉收入空间轴卷,目光看向那三名八转乾坤境强者,淡笑道。“朱合,我知道你能耐不浅,不过这地狱犬是我们大家合力才斩杀,如今你一动手就将好处收了大半是不是做得过了点?”一名身材瘦高的八转乾坤境强者目光略有点阴沉的道。“没错,你将那廑龙犬的血脉拿出来,分成四份,你我四人各持一份,如何?”这次开口的是一名黄衣男子,他淡淡的看了朱合一眼,虽然话语中有着商量的意思,可那语气,倒更像是一种指示。虽然朱合打败了徐元,足以让得这些强者将其正眼相待,但这却并不代表他们忌惮朱合,他们可以默许在面对朱合时收敛一些傲气,但却无法忍受朱合这种反客为主,视他们如无物般的举动。朱合瞥了这两人一眼,先前他从周围的一些该话中,也是知道了这三波人马的来历,先前说话的人,其名为王岳,而他所在的山岳宗也是强大势力,比起血魔殿,只强不弱。而后面那位黄衣男子,名为唐殷,来自黄沙门,不仅是本身实力还是宗门实力都是与那山岳宗平等的层次。而那唯——名没有对朱合抢夺了大部分远古血脉开口的黑衣男子,则是名为郑冶,同样也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朱合目光平静的看了三人一眼,而后轻笑道:“这地狱犬血脉我有些作用,所以恐怕无法如几位所说而为了。”

    不提这家伙的语气令得他有些反感,而且落入了朱合手中的东西,可没交出去的道理,即便眼前有着三名八转乾坤境的强者,他也并不惧,而且他可不相信,眼前的三人,真会为了这地狱犬血脉跟他交手,毕竟现在的他可不再是进入远古秘藏之前了……听到朱合这么不给面子的回答,那唐殷眼神陡然阴沉了许多,似是忍不住的想要出手,但他在见到朱合那肆无忌惮的模样后,心头又是不知为何的沉了一下,当下目光闪烁着,竟是没有半点的动作。一旁的王岳与郑冶见状,嘴唇抿了抿。竟也没有接口,他们三人本就不算什么盟友,关系更是谈不上好。自然说合作对付朱合更是无稽之话,地狱犬血脉虽然罕见。但对于他们而言,除了淬炼一些**之外似乎并没有更多的作用,为了它来得罪一个足以跟他们抗衡的朱合,似乎并不划算。虽说他们心头也都因为朱合的举止略微有些不爽,但在朱合强悍的实力之下,那不爽,倒也是被他们生生的压制了下来。还是先得到这太轩殿的传承才是最重要的事……望着地狱犬尸体上突然松懈下来的气氛,那殿宇周围的众多强者不由得面面相觑。显然是没想到,连这三位在西北地域拥有着响当当名声的人物,竟然都是对朱合的这一霸道行径选择了忍耐,看来这段时间关于朱合的那些传言,的确不假。“走!”那王岳三人在此处驻了半晌,终于是一咬牙。目光狠狠的盯了朱合一眼,身形一闪,竟直接是对着那巨石殿宇暴掠而去。见到他们的举动,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望着巨石殿宇的双眼中泛起许些火热。然后也是急忙迅速冲了过去。朱合站在地狱犬的尸体上,望着这一幕。也是淡淡一笑,这便是实力所带来的好处。如果他现在的实力依旧是进入远古秘藏时的程度,想怕这王岳三人连说话的资格都不会给他。更别说竟还会在这地狱犬血脉的争夺上。被迫退了一步。虽然这也是有着在他们看来地狱犬血脉不值得如此大费周章的原因,但这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了他们对于现在的朱合的忌惮。“走吧,我们也进去看这太轩殿究竟有什么了不得的传承!”得到了这地狱犬的血脉,朱合显然也是颇为的满意,旋即对着芊寒招了招手。身形一动,也是迅速的掠出。几个闪烁下,便是冲进了那已经被众人轰破的巨石殿宇之内。殿宇之中。极为的辽阔。各和走廊交错纵横,看上去宛如迷宫一般。一种由岁月累积而下的沧桑。从四面八方的涌来。此时由于不少人的闯进,这亮原本寂静的石殿也是离度充斥了一些生气。朱合与芊寒也是顺着一条走廊而去,但让得他们错愕的是,这一路而来,别说宝物,甚至连一枚神元丹都是没看见。整个大殿,空空荡荡,犹如被彻彻底底的洗劫过一般。“难道在我们来之前,这里已被人搜刮了?”再度转过一间石室,朱合望着那空荡荡的一幕,终于是忍不住的道。“被人搜刮也不会这么干净的……”芊寒也是有些诧异这远古遗迹内的空旷,而后沉吟道:“难道这太轩殿根本就没留下来什么东西?”“先去主殿看看吧。”朱合也是无法给予什么答案,这种情况显然他也是第一次遇见,当即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加快速度,沿着走廊对着主殿而去。由于中途没了什么好留恋的东西,因此仅仅只是十数分钟时间,朱合与芊寒便是抵达了这片太轩殿的主殿,而在他们抵达主殿时,这里已是有着一些人影,那王岳等人,也是在此处,不过他们的面色算不得好看,隐隐还有点铁青的味道。朱合目光一扫,望着众人脸庞上的疑惑与不解,也是明白了过来,似乎他们,都是没有在这太轩殿的遗迹中得到半点收获。“该死的,这地方怎么空空荡荡,别说宝物,连根毛都没有!”“莫非已被人捷足先登?所以这遗迹周围方才没有能量罩的守护?”“被人捷足先登也不会这么干净,而且这里,也不像以前被人闯进来过……”直殿之内,众人窃窃私语,但每一个人眼中,都是充斥着茫然与疑惑。朱合微微皱眉,从石殿内那股封闭的古老味道来看,这里的确是有着一段岁月没有开启过,那为何宝贝全都不见了?沉思了片刻,朱合突然抬头看向这座主殿,主殿也是相当的空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唯一有点特别的,似乎就是大殿内矗立的一座石墩。石墩?朱合怔了一下,旋即脚步加快几步,来到那石墩之前。这座石墩并不高壮雄伟,但那静静的矗立间,却是有着一种无以撼动之感,石墩之上,有着诸多的痕迹,朱合的目光望去,看见了三个比较特别的东西。那是一个掌印。拳印以及一个黑色的指洞。朱合目光紧紧的注视着这石墩上的印痕,隐隐间,他似乎是察觉到了这上面所传出的一种奇异波动。“嗯?”主殿内人不少。因此朱合的举动立刻便是引来了一些注意,那王岳三人最先掠来。他们的目光,同样是第一时间凝在了石墩上面的三道印痕上,旋即目光便是一闪。“这是什么?”那唐殷最先忍不住,眼中光芒一闪,竟是第一个伸出手掌,对着那石墩上面的一个掌印摸了过去。朱合见状,双眼微眯,但出奇的没有说任何话。而在那众多的目光下。那唐殷的手掌也终于是触摸到了那石墩上的掌印,然后下一霎那,众人便是见到,他的面色,瞬间血红,嘭的一声巨声,其身体倒飞而出,重重的咂在殿壁之上,当即一口鲜血便是喷了出来,抬起头来时。眼中已是布满了惊骇之色。“嘶!”主殿内,不少人倒吸了一口气,原本靠近石墩的人。更是哗啦啦的退开了一些距离。“好刚烈劲爆的拳意。”朱合眼神也是逐渐的凝重起来,双目死死的盯着石墩上面的古老印记,在先前那唐殷触碰的霎那,他清楚的感应到,一股令得他头皮发麻的狂暴拳意,从那掌印之中渗透而出……到了现在,朱合方才恍然明白为什么这遗迹之中空空荡荡,然后,真正的传承。是在这里……大殿之内,众多惊愕的目光都是在此刻锁定了那古老的石墩。准确的说,是锁定在石墩之上的那三个印痕上。“好刚猛的拳意!”那王岳以及郑冶脸庞上也是涌上了浓郁的震撼之色。在那唐殷被弹飞的时候,他们同样是感受到了那石墩中传出的恐怖拳意。朱合目光微闪,已然是明白,这太轩殿的传承,想来应该就在这石墩之上,不过那种刚猛劲爆的拳意,却是相当的可怕……此时那被弹飞的唐殷也是再度冲了过来,面色有点铁青,视线死死的盯着石墩,似是想要忍不住的出手将其轰爆,但旋即他便是冷静下来,这石墩不是寻常东西,他若是再莽撞的话,恐怕说不得还要丢更大的脸。而且他显然也是明白了过采,这石墩恐怕才是这太轩殿遗迹之中最为宝贵的东西,这让得他欣喜了一阵,不管怎么样,似乎不会空手而归了……主殿中,一道道目光泛着惊异与喜色的将石墩给望着,不过却并没有人再度轻易的出手,一来是先前唐殷的前车之鉴还放在那里,二来便是此处这么多人虎视眈眈,谁敢轻易获得这里的传承,恐怕反而不是什么美事。在真正的宗派传平吸引之下,这里的人,心中的胆识恐怕会被放大无数倍,甚至就算是王岳等人,都无法以武力震慑。“各位。”大殿内的沉默持续了片刻,那王岳终于是率先开口,他目光环顾一圈,而后在朱合身上顿了顿,道:“我们来此处,所为的都是这太轩殿的宗派传承,看眼下的情况,那传承想来便是在这古老石墩中,我们并非是霸道之人,大家一同而来,自然都有传承的机会,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各凭本事,至于谁能够得到传承,就看各自机缘与能力了,如何?”这王岳的话,听起来的确顺耳,不过一些敏感的人还是能够听出一些端倪,从先前那唐殷被弹飞的情况来看,这石墩之中显然都是极为狂暴的拳意,那种拳意,就算是踏入了八转乾坤境的唐殷应付起来都是有些困难,更何况他们?这种说法,看似公平,不过显然对于王岳他们这种实力强横的人来说才占据着好处。不过对此,他们也并没有什么办法,这个世界本就是实力为尊,他们也没有幼稚的认为王岳会给他们绝对的公平,能够让他们也上来试试能否得到传承,说来已算是不错了。那唐殷以及郑冶对于这建议显然是极为的赞成,当即都是立刻点头,而朱合只是瞥了他们一眼,面色古井无波,倒也没说反对的话。见到无人开口反对,那王岳也是微微一笑,竟是退开一步,然后道:“接下来谁若是有兴趣,便请动手吧。”

    看他这模样,显然是不打算首先动手,想来是担心重蹈唐殷的狼狈一幕。不过王岳担心,其他人自然是更担心,所以一时间这主殿内竟是诡异的寂静下来,众人面面相觑着。无人敢上。但这种情况,显然也不会一直的持续下去,望着那散发着古老的石墩。一些人眼中也是不由得闪烁着贪婪之色,而后。终于是有着一名六转乾坤境的强者忍不住的走出,然后在那众目睽睽之下,来到石墩之前。有了先前唐殷的前车之鉴,这人显然也是极为的小心,体内灵力尽数呼啸而出,将他的身体牢牢的包裹,然后这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掌,摸向了石墩。主殿内寂静无声。所有的目光都是望着那六转乾坤境强者伸出的手掌,在这种注视下,那家伙显然也是有些紧张,额头上都是出现了一些汗水。在那众多目光之下,他的手掌也终于是触摸到了那石墩之上,不过他这次并没有去摸那拳印,而是伸向了那个漆黑的指洞。触摸的霎那,似乎并没有什么惊人的变化,但下一霎,男子面色剧变。身子犹如断线风筝,倒飞了出去,人在半空。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又是这种下场,一些跃跃欲试的人,当即心中猛地一跳,如此传承,倒是有些匪夷所思。不过,众人前来,本就是为了传承,现在即便有这等限制,他们断然不可能放过。就是这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断有人前去尝试。不断的被震的吐血而飞……终于。在一干人面色难看的注视下,轮到朱合出场。朱合知道。这是一种意境,所以也没有用任何力量护体。直接抬手将拳头放入那拳印之中。嗡!本源灵力不由自主的顺着朱合手臂涌出,结果灌输到石墩之中,整个大殿。在此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犹如空间转换,一股光柱暴冲而去,似乎要将朱合吸纳进去。王岳三人见状,一起踏入那光柱之中,而不一会,他们便是齐齐消失而去,恍惚之余,则是发觉自己身处一个奇异的空间之中。陌生的空间,仍旧有着一方石墩。只不过这次,石墩散发的可怕力量。让天地颤抖。而此时,朱合的拳头还盯着石墩,下一霎,在那股磅礴如雷般的拳意爆发开来,他的神智却是突然一阵恍惚,隐隐间,仿佛有着一道远古般的画面,从其脑海中闪掠而过。在那画面中,依旧是一个古老的大殿,依稀间能够分辨出似乎正是朱合他们所在的这座遗迹主殿,而在大殿中央位置,同样有着一座石墩静静的矗立。石墩之前,有着一道单薄而苍老的身影,他不及石墩一半之高,但那从其体内若隐若现弥漫而出的波动,却是刚猛得足以震碎天地,仿佛他的身体轻轻一动,便是能够令得大地震荡。画面中的那道苍老身影仅仅只是呈背面,而后,朱合便是见到,老人手掌抬起,轻描淡写的一掌拍出。轰!这一掌,看似平淡无奇,然而当其掌风挥舞时,大殿内的空间,都是瞬间扭曲,一种无形容的刚烈劲爆的拳意,如同匍匐的洪荒巨兽,猛然弹射扑杀一般,令人心神剧颤。砰!一掌落在石墩之上,然而那原本足以轰爆一片空间的可怕拳意,却并没有令得石墩有丝毫的毁坏,最后仅仅只是在其上面留下了一个不过半指深的掌印。这自然不是石墩材料太过坚固的缘故,而是这神秘老人,已是达到了那种将力量收发如心的超然层次。砰!一掌落,老人又是一拳轰出,一指点出,再度在石墩上留下了一道拳意以及指印,隐约间,朱合仿佛是见到了灵诀的迹象,想来这一掌,一拳一指应该是相当强大的灵诀,但隐隐间朱合又是觉得,似乎并非如此的简单。“石墩之上,太轩拳意,有缘人得。”而在朱合沉吟间,那道苍老的身影,则是逐渐的淡化,一道淡漠的声音仿佛自那远古传来一般,在朱合的心中响起。而随着那声音的落下,只见得那道画面仿佛诡异得变成了实质,而朱合的身体,则是直接出现在了那画面中的石墩之前。咻!随着朱合的出现,那石墩之上的掌印拳印,指印竟然是化为三道毫光暴涌而出,而后化为三道光团,悬浮在石墩半空。“这便是太轩殿的传承么?”见到这一幕,朱合心头顿时一喜,目光一扫,然后便是伸手对着那光团伸了过去。嗤!而就在朱合伸出手的霎那,他的面色猛的一变,目光一扫,只见得其身后竟走出现了三道身影然然便是那王岳三人。三人一出现,目光便是贪婪的看向了石墩上空的三个光团,这一暮,就算谁都不说,想来心中都知道代表着什么,因此他们仅仅只是一个愣神然后便是暴掠而出。那王岳与郑冶速度最快,他们对朱合显然是有些忌惮,所以倒也没敢抢朱合抓去的那拳印光团,面是分别冲着其他两个光团而去。两人速度极快一闪下,手掌便是抓住了光团,当即面露狂喜之色,想来是察觉到了那光团之内所蕴含的东西是何等的宝贵。见到这三个家伙出来搅局朱合显然是有些勃然大怒,那石墩之上的磅礴拳意被他吞噬了不少,显然这三个家伙也是趁着这种机会才能够得到,这一幕无疑是让得朱合有些动怒。从来都只有他在后面捡便宜的,没想到这次竟然会给这三个家伙当了一次先锋,而且看这些家伙的意思,竟还想把该轮到他的东西给抢走!就在朱合心头怒火涌动间,紧接着,他又是见到让得他忍不住怒极反笑的一幕,那之前就与他有过口角之争的唐殷,在见到掌印指印皆是被王岳二人所得后,他目光一闪,竟是直接对着朱合面前的拳印光团伸了过来。朱合眼中寒光涌动,然而,就在他要动手之际,芊寒一闪而来,挡住了他。“给他们吧!”东西到手,那王岳三人还未打算多留,这陌生空间仿佛便是散发出一股排斥力,将他们给推了出去。“如果你真去抢了那三个东西,恐怕就真要与这太轩殿的传承失之交臂了。”芊寒看向那石墩,此时石墩上的掌印,拳印,指洞已是消失不见,不过,她的眼神,却是愈发的凝聚。“手伸出来,放在石墩上!”’听得芊寒那淡淡声音,朱合略作迟疑,伸出手来,轻轻的触在那石墩之上。(未完待续)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妖冥相邻的书:重生爸爸是闺蜜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